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天降前夫(1—2)

#2017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6:15(时间)


注意事项:

1.狗血

2.很狗血

3.非常狗血



1.

蓝河把处理好的最后一份文件堆到手边,从桌底下摸出一桶速食面,以极快的速度撕开包装,往里注入热水。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垃圾食品几经改革也没能逃脱没落的命运,如今已然不受欢迎,然而战事吃紧,蓝河作为指挥官,已经三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能填饱肚子实属不易,实在没有挑剔的资本。


系舟就是在这当口推开他的门的。蓝河首先往他手上瞟,见他两手空空率先松了一口气,这才把目光往上移:“什么事?”


系舟扶了扶眼镜:“义军的指挥官到了,就在基地门外。”


蓝河花了两秒钟来处理这个信息,随后他把速食面放到眼前,埋下头假装自己没听见。


系舟也不说话,只看着他。没过一分钟蓝河垮下肩膀,咬牙切齿地:“我这都三天没怎么吃东西了,他怎么非要挑这个时间点来?”


他说着站起身来,自觉走到系舟身边,临出门前还依依不舍的回头看看放在桌子上的面。系舟拍拍他的肩膀,深感同情:“别看了,命里有时终须有。”气的蓝河抿紧嘴角,步子踩得气势十足。


荣耀国这些年内忧外患,昔日强国只剩下一副空架子,边境战争不断。有心人为了国家立志改革,成立新军队,蓝雨军团便是当中一支精锐。除却新军队,民间也有一支起义军,发展势头迅猛,不容小觑。对抗外来强敌,义军是不可或缺的力量。高层反复思量,决定和义军尝试着合作,第一次就从蓝河镇守的平城开始。


蓝河对于义军的指挥官君莫笑是很有些好奇心的。如果不是庸才,能将他拉拢到自己这边来,这几年只有利无害。因此他在见人之前先在门口顿住脚步,拉直军服的下摆,把脊背更加挺直几分,堆砌起七分真心三分客套的笑容,打开了基地大门,亲自去迎接这位人物。


平城常被人叫做贫城,这里风一吹就能起漫天黄沙,阳光毒辣,不适合庄稼生长。几道土墙在年岁里龟裂出交错的疤痕,房屋早就不见了,如果不是战争年代,这几道百来年的墙或许也会被保护起来,供一群又一群的游客参观。一个人就蹲在这些土墙圈出来的阴影里抽烟,穿着一件藏蓝的布褂子,露出来的脚踝晒得有些黑了,烟雾在日光里打出不成规则的形状,不过十秒就散了。


蓝河却觉得那些烟雾像蛇一样缠绕过来,他明明没有闻到烟味,鼻腔和胸口都像燃起了火,腾腾烧灼着,心脏被火烧的生疼,连呼吸都不敢,半天下来也挪动不了一步。系舟站在他身后半步,觉出他的不对劲,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怎么了?”


蓝河被他这一拍才恍过神来,双腿终于恢复知觉,他忙不迭的拽住系舟扭头想走,那一头君莫笑已经抬起头来了。他挥挥手,拍走缭绕在眼前的烟雾,以便于能看清蓝河的脸,然后他举起手掌,打了个招呼:“哟,小蓝,好久不见。”


蓝河便被他的声音钉在原地不能动弹,肩背绷的很紧,似乎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有血海深仇的敌人。他戒备的盯着君莫笑,咬着牙,什么也不说。君莫笑也不说,只把手上那点零星的火苗摁灭。蓝河看着地上的烟蒂,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太小题大做。他们两个共同生活的那三年就像一支抽完的烟,从肺里转一圈再出来,就什么都不剩了。


于是他尽量的放松自己,或者用强迫更加合适。让自己能挤出一个虚情假意的笑模样来,和他改名换姓的前夫打招呼:“别来无恙,叶修。”



2.

蓝河跟系舟坐在一起吃速食面。


君莫笑,或者说是叶修被请到早就安排好的房间休息,两个人话也没聊上几句,甚至连客套都显得很僵硬,回来的时候速食面泡的太过头,都有些烂了。系舟本着和长官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伟大精神也去泡了一桶,状似不经意地询问:“哎,你和那位认识?”


蓝河撩起眼皮看他一眼,哧溜吸上一口面,闷声点了点头。


要真说起来,他们俩哪儿能是认识,那可都是互相摸过彼此小兄弟的革命情谊了。结婚三年,同床共枕两年,叶修脚底板的痣他都知道在什么位置。


可再往深处说,他们也不过就是睡在一张床上的陌生人,肉体接触最过火的一次就是互相帮助,谁也没进入谁,其余时间灯一关,盖着棉被纯聊天。


蓝河想,这或许是世界上最纯情的单恋了。他们的婚姻始于一纸契约,为了搪塞彼此的父母而捆绑在一起,一开始就约好了三年以后离婚。


他们胸怀大志,誓死为摇摇欲坠的帝国奋不顾身,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儿女情长,在欢愉里顾着家长里短。因此分开显得理所当然——这段婚姻本来就不是爱情的产物,而是两个男人为了彼此的抱负委曲求全。


除了蓝河在签离婚协议书的时候,突然手抖的不成样子。


他用同样颤动的左手握住连笔都拿不稳的右手,签了出生以来最难看的一次签名。叶修背对着他抽烟,烟草味很呛人,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总觉得很疼。他说:“叶修,别抽了,呛着我眼睛了。”


叶修果真不抽了。他打开门窗透气,外面没有刮风,没有打雷,没有下雨,天气晴朗,机械观赏鱼在半空游动,是一个很好的日子。不像他们结婚的时候,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可蓝河觉得空气很闷,一点儿也没有下雨时的凉快。他开始怀念暴雨天,在怀念里忽然明白——哦,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契约丈夫。


没有惊心动魄,也不够甜美浪漫。他的喜欢这样微不足道,抵不过协议书上名字的重量,甚至于把这点喜欢回想一遍,也就花了吃完一桶速食面的时间。


系舟问他:“刚刚听你叫他叶修,难道君莫笑不是他本名?他为什么要换个名字,为了掩饰身份?”


蓝河摇头:“不知道。”


系舟又问:“你们以前是朋友?”


蓝河摇头:“不是。”


系舟便不再问了。他打开天气系统,外面正在下雨,他和蓝河报告一声,蓝河低声应了,表示自己知道了。


随后他沉默下来,看着吃完的速食面发呆。他想起系舟十几分钟前说命里有时终须有,现在速食面他有了,大抵叶修才是他命里的没有。

评论(18)
热度(347)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