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过拔毛

【叶蓝ABO】尸体档案

久等啦!!

【尸体档案】

第一章回:镇妖塔

4.

许博远被关到第二日的中午才放出来,刚好赶上午餐的末尾。他寻了个小角落坐下,隔壁刚巧坐着叶修。

周遭没有什么犯人,只有几个狱警守着,许博远只管埋头吃饭,好像昨晚给叶修提醒的人不是他一样,两个人隔着几米的距离,只有筷子打在铁制的餐盘上的响动。吃着吃着许博远就觉出不对劲来了,叶修击打餐盘的声音有轻有重,对于别人来说并没有什么规律,但对于【领域】里的人来说,就是接头暗号。

许博远心里一阵激动,但面上不动声色,藏在桌子下的手搁在膝盖上,跟着叶修打出来的密码进行解析,得到一句话:我当诱饵,见机行事今夜捉鬼。

许博远手上的筷子没拿稳,被叶修这一...

【叶蓝】尸体档案

【尸体档案】


第一章回:镇妖塔


3.


洗浴间里的小插曲除了叶修仿佛没人在意。晚间在食堂吃饭时光头就坐在叶修身后,有两三个囚犯打趣他:“不愧是光哥啊,都不嫌晦气,李川也敢要。”


光头啐他们:“滚,小心老子揍你们!”


几个囚犯被光头凶恶的目光吓得噤了声,只有个戴眼镜的二五仔还不知死活地开口:“光哥,李川那人不干净,咱们在这牢里这么久了,又不是头一回见到那样的……”


猝然间“嘭——”地一声巨响,随即是餐盘被打翻在地时丁零当啷的混响,跟奏乐似的。二五仔被光头照脸打了两拳,这两下打的实,连牙都崩出来两颗。吃饭的桌子也被光头踢到一旁,许博远就坐在不远处,正看着这场突然的...

【叶蓝ABO】尸体档案

【尸体档案】

第一章回:镇妖塔

2.

和叶修同住一屋的狱友是那个守门员,起初叶修本着大家有缘千里来相会的良好心态和他打招呼,哪料到守门员秉承的信念是无缘对面不相识,整整三天,愣是没对叶修放半个屁,连眼角的余光都吝啬。

他每天回到牢房里就坐在床上,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当就寝铃响便直愣愣倒下去,一举一动都像是被设定好了。他常被人欺负,也是不言不语,浑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也难为那些被憋在监狱里没点娱乐生活的人,把日复一日的欺负他作为监狱生活里的一点排遣。

奇怪的是最近欺负他的频率逐渐少了下去,今日叶修坐在操场角落观察,没有一个人去搭理守门员。

“就李川那死样子,被打了也一声不吭,...

大家给个面子,劳烦我发新文的时候多夸夸我的新文,不要一下子给我的旧文全点小心心和小蓝手


不然我总有一种越写越退步的感觉,怪尴尬的_(:ᗤ」ㄥ)_

【叶蓝ABO】尸体档案

我流ABO,非典型灵异,私设众多



【叶蓝ABO】尸体档案



第一章回:镇妖塔



序:


他站在尸体堆上跳舞。


最底下是累累白骨,往上是层叠的尸体,最顶上是刚死不久的犯人,血还未干透,顺着死人的指尖滴滴答答往下落。

而他折下腰肢,软若无骨,踏着尚有余温的血肉,成了壁画上的飞天。



1.


正午十二点,常虹监狱。


这是阳光热烈的时候,在监狱的地界却没多少该有的热度,叶修是近半个月来唯一一个远道而来光临这片阳光的囚犯。


他所有的物品早在被抓捕时被掏了个干净,搜身的狱警搜遍他全身上下,只在裤兜里摸出半截脱...

文手二十题

我很努力的写出来了!请夸我! @对酒忽暝 



1.笔名由来

许里拆开来看就是”许博远的里面“,隐藏了一个前缀是“叶修”,所以正确并且完整的笔名是“叶修在许博远的里面”

妙不可言,嘻嘻


2.什么时候开始写作 是什么动机让你继续写下去

小学时候就喜欢写作,我还写过《四彩天仙的爱情故事》我会说吗!

动机之类的,只是单纯的想要给别人看我的故事。


3.感觉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 别人对你的文风又有什么看法

自我感觉没什么文风可言吧

其实我连文风是什么都不太清楚,临时去问了我朋友,大概就是酸酸...

【叶蓝】无数个平平无奇的傍晚

之前给别人的G


【无数个平平无奇的傍晚】



1.


这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傍晚,蓝河在看梁易春和另外几个大帮派来的人玩骰子。



桌边还围着一圈人,抱着剑扛着斧缠着鞭捏着银针的,混着骰子声和烈酒,显得热热闹闹的:“君莫笑这魔头不除不行,看看这才几个月,把武林搅和成这样子!要是再给他几天,还不得到武林盟门口前兴风作浪呐!”



一干人等附和:“是是是,对对对,兴风作浪呐!”



游峰电一甩罐子,骰子在里头当啷两声闷响,站在他身后的夜寒潭跟着笑眯眯开口:“此魔头诡计多端,实在狡猾,我们不可硬拼,只可智取。”



该押注了,天...

【叶蓝】喑哑

副本模式源自《惊悚乐园》和《头号玩家》 @Gurunaruiii 


3. 

笔言飞一上游戏就看到许博远在线,登录奖励还没来得及领,许博远的入队邀请便弹出屏幕,简直神速。

笔言飞啧啧感慨:“你都不睡觉的吗?”

许博远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低哑:“睡过一会儿。”

笔言飞从他的语气中揣摩了一下他现在的境况,了悟道:“你回家了吧,和你哥说上话了?”

许博远那边静默了一瞬,再开口时声音又低哑了一分:“老样子。”

老样子就是一句话也没说上,连眼神交汇都显得极其珍贵。笔言飞觉得自己都快劝成老妈子了,还是忍不住多嘴一句:“你这是何必,兄弟哪有隔夜仇,实在不行打一架呗。...

【叶蓝】喑哑(上)

@Gurunaruiii 给你的生贺呀!

什么时候写完不一定,点的梗是竹马竹马加灵异,被我改的面目全非,别说真竹马变假兄弟了,连灵异都没有

文笔拙劣

《喑哑》

1.
许博远罕见的在半夜十二点登录游戏。

他玩的这款游戏名叫《绝望》,是一款惊悚解密游戏,在全息网游普及并且发展迅速的时代,游戏里的鬼怪也和真的一样,一旦解密错误或者超时就能享受群鬼环绕的特殊待遇,确实很绝望。

许博远一般不作死,通常选在阳气最盛的午时三刻,手旁供着老妈去普陀山上专门用钱开过光的观音菩萨,才敢戴上头盔进入游戏。一旦他开始脑抽,那就只有一种情况。

被许博远用电话狂轰滥炸,硬生生从梦里拽出来陪壮胆子的笔言飞很是疲惫:“你大哥又给你...

【叶蓝】踏空(7)

退圈状态,除了《踏空》和《天降》不写别的

有点少,将就看看

【正文】

7.
许博远终于知道叶修的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了——一件薄外衫,和一个野营用的睡袋,还有一台便携式电风扇。

叶修把睡袋在床上铺开,外衫当做被子,盖在两个人的肚子上。睡袋不大,许博远一只胳膊还搁在外面,木板床上的毛刺轻轻扎在他手上,并不是太舒服,另半边和叶修挤在一起,闷着汗和热,叫他动也不敢动。

许博远有记忆以来是头一回和别人一起睡,没有来的紧张,只能瞪着眼睛看上铺的床板,但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大片一大片的黑色,有些浅淡,有些深浓,像没晕好的墨。他能听见远远近近的蛙声,间或叫一叫,显得有气无力,他越听越清醒,放在两个人中间的那只手由于姿势不太...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雁过拔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