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俗不可耐(5)

阅读指南:

1.本文写作日常生活向,读作流水账。

2.原著衍生,有bug欢迎指出。

3.文笔最近退步,实在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希望大家轻拍。

前文走tag。



5.

许博远心惊胆颤了好些日子,从寒风凛冽担心到阳春三月,也没见得叶修对于他身在此处提出任何疑问,好像他来这里是理所当然,对他的态度也顺遂自然,没有任何变化。

倒是他的小甜品店发生了那么一点改变。天气回暖,甜品店的生意也一日比一日好了起来,虽还不够填上开店的成本,也忙到他需要在店门口贴出一张招聘信息了。

叶修趁着街上行人不多时来帮他的忙,手里拿着浆糊,在许博远指定的位置刷上两层,一张画着荣耀图标和蓝衣剑客的招聘启事往上一拍,立马变得皱巴巴的。许博远把边角小心翼翼的扣出来摊开,再把褶皱仔细抚平,这才满意的蹲下身去写今日推荐甜品。

“叶神今天想吃什么?”

叶修想了想,觉得昨天吃的布朗尼巧克力味十足,苏沐橙很喜欢,便说道:“布朗尼。”

许博远便在第一位写了个布朗尼,第二位写了舒芙达,模样认真,从叶修这个角度看下去能看到他锋利的眉尾,好像总带着一股子凌厉,可是一笑起来,那点凌厉就像烟一样,轻飘飘的散了。

叶修不自觉的扣着许博远刚刚才弄平的招聘启事的左下角——那里画着一个举高一只手的Q版小剑客,带着(﹒︠ᴗ﹒︡)的表情,憨厚又可爱,像蓝河,像绝色,最像许博远。



那张被叶修又弄得皱巴巴的招聘启事没过两天就被揭下来。店里新来了三个女孩子,都是附近大学的在读生,一个中文系,一个旅游系。中文系的那位是气质美女,身高身材都足够傲人,做得一手好蛋糕,一脑袋扎进厨房里就不肯出来,那张漂亮脸蛋也没能在店里露过几次。旅游系的那位嘴皮子厉害,见人就夸,店里空的时候就钻到厨房去和漂亮小姐姐说话,被叶修看到好几次。还有一位是许博远一表八千里的小表妹,音乐系的才女,包上总挂着两只泰迪熊,课余时候来许博远这儿,坐在一张高脚小板凳上,抱着吉他唱两首情歌。

来了新人,店里生意愈加红火起来,除去觊觎许老板高分颜值的诸位姑娘们,有喜欢中文系女神的男孩子一路追到店里,也有为了听小才女唱歌的男人女人,大半还是因为店里甜品好吃。叶修是不顾及身份的,他从来没把自己往该被人仰望的角度上摆,踏进许博远店里的时间全看自己开心,最多戴上一个帽子一个口罩,还是前些年被陈果念叨出来的习惯。

反倒是许博远提心吊胆,深怕大神身份暴露。他把那一整个木架子连同多肉都搬进店里,又从网上订购了书架,亲自去新华书店搬来好些厚重的英文德文法文书,还有四大名著,以及一些文艺杂志。两个架子在店里框出一方天地,叶修脚边跟着笑笑,一人一猫雄赳赳气昂昂的跨过一条狭窄小道,皇帝般在唯一的位置上落座。

“这和金屋藏娇有什么区别?”旅游系的小姑娘私底下和她最喜欢的那位漂亮姐姐吐槽,叶修端着热牛奶经过,将这句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回到自己的宝座上思考自己和陈阿娇的相像之处,笑笑又爬上了他的膝盖,在他腿上蜷缩成毛茸茸的一团,他用手揉了揉它的脑袋,笑笑便把脸仰起来,下巴搁进他温暖的掌心。

叶修顺着它的意挠两下,笑笑舒服的眯起眼睛,阳光透过窗格和木架,抚过多肉的花瓣,全投在他身上,暖融融的。他沿着花盆间的缝隙看小许老板的猫咪围裙,没多久那抹黄色就拐了个弯,朝着他所在的位置来了。

叶修在心里默默倒数,数过五个数,许博远便推开两盆最大的多肉,拿着一个水壶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叶神,”许博远踮着脚尖,假装在给花浇水,同他搭话,“你在干嘛啊?”

叶修夹着笑笑的胳肢窝把它提起来,面目严肃:“在想我和陈阿娇哪里像。”

许博远不是很懂,他和笑笑一样歪了歪脑袋,阳光给他的发梢和衣角都镀上了一层浅淡的金色毛边,黑色的眸子里映着叶修和笑笑的模样。

小表妹正在唱歌,是谢春花的《借我》,听说是许博远央着她学来唱的。木吉他和小表妹干干净净的嗓音并在一处,那句“借我怦然心动的往昔,借我安适的清晨与傍晚”忽然就唱进了叶修的心里。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日光充沛,甜品店里人来人往,生意兴隆,叶修在这些沸腾的热闹里无端端感受到了安适。

他这会儿想明白他和陈阿娇是半点都不像的。比如陈阿娇不会身在这样一间小小的店里,不会有一架子的多肉,不会有一只叫笑笑的精明的肥猫,也不会有一个,让他这样喜欢的许博远。




TBC

评论(31)
热度(258)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