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易燃易爆炸

设定是博士生以及代课老师叶X前不良少年现酒吧歌手学生蓝

我就想写个师生,雷者慎入

放飞自我,纯属脑洞,全靠瞎掰,文笔已经不管不顾了

没几章就完结,进展神速,瞎几把写写

真的慎入啊!

前文走【1】【2】【3】

以及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4】

 许博远在第三个星期的星期二推开了Manner地下室的门,老板特意翻修过这里,给他们乐队当做练习室。许博远进去的时候梁易春他们正在磨合一首新曲子,看到他都停下手头的事情同他打招呼。 

“我记得你有专业课的,”梁易春把乐谱放到一边,摆出知心大哥哥的架势,“这三个星期你每天都来,不读书了?” 

“梦想光芒璀璨,”许博远捂住心口,真情实意,“我要为它奋不顾身。” 

笔言飞铿锵打了一声架子鼓,像是为他这句真情流露炸响一记鞭炮,梁易春挑了挑眉梢,把他刚拉开的吉他背包拉链重新拉上,明显不信他的鬼话连篇:“我答应过你父母,等你读完大学再让你奋不顾身。我送你回去。” 

梁易春向来说一不二,在他们这个乐队里也是领袖一般的人物,一旦认真起来没人敢不听他的话,许博远知道他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还是捏着吉他背包的带子站在原地犹豫不决,梁易春便替他拉开地下室的门,极有耐心的站在门口等他。 

这便是彻底断了他的后路了,许博远心想,垂头丧气的坐进梁易春车里。



 他这会儿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叶修,他曾将最隐秘的部分剖开给另一个人看,结果不提也罢,一场高烧发过后连同那点隐秘的情谊都被燃烧殆尽,灰烬被他紧紧捏在手里,当做最后的遮羞布,再也不肯给别人看。

 因此他想,如果他再见到叶修,一定要抬头挺胸,目光冷峻,如同每一部香港黑道片里的大佬,眉眼里都要藏着锋锐的刀,叫别人不要把自己看扁了去。 

于是他便戴着这么一张精心准备的面具走进教室,讲台桌后站着头发花白照旧精神瞿烁的冯老,眉眼比他还锋利,粉笔几乎要把黑板戳出一个洞:“许博远,你好大的胆子!” 

许博远腿脚一软,差点喊陛下饶命,灰头土脸的跑回到座位上去。

 他竖起书本,对这一行行墨黑色的字体发呆,恍惚间又看到好像是叶修站在讲台上,懒洋洋的撑着桌子,讲起课来倒是毫不含糊,难以解答的部分到他那里总是一针见血,三两句话条理清晰,叫人很快就能消化理解。偶尔会抬起眼来,隔着大半个教室和他对上一个目光,不会太快的移开,反而专注的看他一两眼,再把视线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而许博远会在他看不到的角落,捂着一颗不安分的心脏面红耳赤,把喜欢在脑海里叫嚣一遍又一遍。

还好现在讲台上站着的不是叶修,否则他一定要打的叶修满地找牙,看叶修敢不敢叫他在告白之后这么丢脸。

许博远气势汹汹地想,过了片刻把脸埋进环抱的手臂里。

为什么讲台上站着的不是叶修呢。


许博远想自己真的是没救了,他一再告诫自己,要冷静自持,失恋并不可怕,谁他妈没撒过尿喝过水失过恋啊,放下叶修立地成佛,多简单的道理。可他在逃避的三个星期里除去练习时间,连吃饭睡觉都想着叶修的脸,想他弹电钢的模样,讲课时的目光,一双漂亮的手,还有盖在他头上的有烟草味的外套,想到后来下了课,站在教学楼下时看前面拿着伞的人都像叶修。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大的像天空漏了个洞,海水整个倒灌下来,许博远没拿伞,干脆站在楼底下盯着前面那个像叶修的人出神,大抵是他的目光太炙热,那人转过头来,嘴上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下巴上冒出一片胡子茬,眉目倒是很深邃,就是脸有点虚胖。

草!真他妈是叶修!

许博远连着在心里爆了两句粗口,火着了屁股似的跳起来,假想过许多遍的台词和表情全忘了,一扭头慌不择路的冲进大雨里。

他把书包顶在头上当雨伞,跑到两条腿都软了,喘着粗气回头一看,叶修也气喘吁吁的跟在他后面,双手撑着膝盖,连伞都没打,和他一样狼狈。

 “坐下来吧。”叶修说。 

许博远想特别有骨气地说老子就不坐,一碰上叶修的目光便什么都说不出来。叶修只是看着他,眼眸里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可许博远莫名其妙就很心虚,他想了半天给自己找个腿软想休息的台阶下,欲盖弥彰的说服自己听叶修的话。

于是他们在瓢泼大雨里找了一张被冲刷到油光水亮的长椅坐下来,道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偶尔有两片叶子被打下来,凄凄惨惨的在风雨里掉到地上。

 许博远盯着脚边的叶子,手指抠着书包边缘,硬生生抠出两段毛躁的线头,再往里面探一探能摸到一个小洞,突然就烦躁起来。

 玛这过的什么日子,前几天淋了一场雨害得脑子不清醒,稀里糊涂告白被拒绝,现在又莫名其妙淋了雨,跟个二百五似的跟暗恋对象坐在这坐在这,书包还被自己抠破了…… 

他越想越生气,一扭过头看到叶修不算太正经的倚坐在椅子上,和他一样浑身湿透,过长的刘海一缕缕黏在额头上,嘴里叼着一根软趴趴的烟,怎么点也点不上火,手里却还撑着那柄伞,一人占据一半空间。 

人叶修是谁,学院传奇!现在跟他一样,狼狈又傻气的坐在暴雨里,从头到脚都是湿的,还撑着个伞,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他突然又不生气了,只觉得浑身疲惫,沮丧像腻烦的雨全灌进心里。

 叶修适时开口:“聊聊呗。”

 许博远有气无力地:“聊什么?” 

叶修说:“聊你喜欢我这件事。” 

哦,人家来聊人生理想的。

许博远把包往怀里一抱,在心里计算如果叶修嘲笑他,他一拳打过去的几率有多大,最后悲哀地发现他数学实在太差,怎么算概率都是零。

 “再聊聊我也喜欢你这件事。”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没什么起伏。许博远却惊的差点叫起来,险些把自己脖子给扭了。他看着叶修把伞往上抬了抬,水珠从额角淌到下颌也没去擦,继续八风不动的坐在椅子上。 

许博远第一个反应是叶修来逗他玩的,第二个反应却是捂住胸口,唯恐那颗急速跳动的心跃出胸腔。他想说点什么来假装自己很平静,超平静,丝毫不为所动,一开口却打了个喷嚏。 

许博远:“……” 

叶修嘴里那根又皱又软的烟抖了抖,瞧着他笑了。许博远揉了揉鼻子,恶狠狠地绷直了嘴角,没几秒也跟着笑起来,压住心里头的天人交战,和叶修说想回去了。 

他们沿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小道往宿舍走,路过小药店的时候叶修进去买了一袋子常备的感冒药,全塞进许博远手里。他们始终保持着半个手掌的距离,连片衣角都没碰到。叶修把他送到楼底下以后就把香烟取下来,丢进垃圾桶里,冲他挥挥手,又走回那片连绵的大雨里。 

许博远站在原地不动,看不远处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叶修撑着那把女式的小花伞,踏进昏黄的光晕里,又从光里踏出去,拐个角就彻底看不见了。 

他这时候才上楼去。宿舍里没亮灯,几个舍友被大雨困住,干脆留在教室自习。他一个人去浴室里洗了个澡,没顾上擦头发,顶着块毛巾出来,坐在昏暗的宿舍里看窗外的大雨。 

他脑子里反复都是叶修说的“再聊聊我喜欢你这件事”,总觉得自己在这片回想里坐了一个世纪,直到一滴水落进他的后脖子,激的他打了个哆嗦,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才发现只过去一分钟不到。

他咬着嘴唇,从乱糟糟的桌面上扒拉出一对耳机,接上自己的手机,随机播放音乐。刚巧放到《告白气球》,周董声音在耳机里贴着耳朵唱,把他心里那点甜蜜无限放大。

他终于忍不住,捂着通红的脸,放肆的笑出声来。

TBC

评论(13)
热度(161)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