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易燃易爆炸

 

设定是博士生以及代课老师叶X前不良少年现酒吧歌手学生蓝

我就想写个师生,雷者慎入

放飞自我,纯属脑洞,全靠瞎掰,文笔已经不管不顾了

没几章就完结,进展神速,瞎几把写写

真的慎入啊!

 

前文走【1】

 

【2】

叶修没想到他和许博远竟然这么有缘分,除去上课之外,一星期之内接连见了三次面。

地点依旧是昏暗的小巷道,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修好的,一束暖光垂直落下来,把靠着灯柱坐在地上的人包裹进去。

叶修在他面前蹲下。现在下着倾盆大雨,整座城市笼在蒙蒙烟雨里,他们处在一个无人问津的小小角落,叶修匀出一半的伞遮在许博远头顶,替他隔开初秋的雨。许博远愣了一小会儿,从紧紧抱着的吉他后面仰起小半张脸,眼影和粉底被雨水冲的一塌糊涂,整张脸看起来像农村里掉了漆的小土墙,额头豁开一道口子,血蜿蜒着流淌下来,许博远不得不闭上一只眼睛,以免血水冲进去,看起来狼狈至极。

叶修盯着他惨不忍睹的脸倒抽一口凉气:“唱完歌打架是你的个性?”

许博远仍旧仰着脸,从这个角度能清楚的看到光束穿透透明的雨伞,极尽温柔的熨帖在比他大了没几岁的老师眉眼间,他抿了抿唇,把下巴搁在膝盖上,轻轻笑出声:“叶老师,您真好看。”

叶修坦然接下他的夸赞,扶着他站直身体:“说好话也不行,先跟我去处理一下伤口。”

许博远吐了吐舌头,倒是没有反抗,小学生似的跟在叶修旁边走回到他的公寓去。陈果刚好下来扔垃圾,看见叶修领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从暴雨里冲进来,吓得差点尖叫着回厨房拿半罐子盐来驱魔辟邪。叶修看出她的惊慌失措,趁许博远还在拍身上的雨水时赶忙脱下衬衫外套罩在他头顶,许博远不明就里,把衬衫掀开一小半,委委屈屈的看着他,眼角瞄到陈果那张血色尽失的脸便什么都明白了,自个儿把衬衫重新放回下来,不用叶修多说就抱着吉他站在一边,像个人形花瓶。

叶修把门关上,一回头看见许博远快挨到墙角去了,浑身滴滴答答淌着水,看着有点可怜。他握着许博远的手腕把他牵回来,隔着衣服拍了拍他的头顶:“别瞎想。我房间在二楼的楼梯口,门没锁,进去先洗澡,晚上先穿我的衣服。”

许博远从衣服的缝隙里偷偷看他,只能看见他还残留着胡渣的下巴,可他只凭这一点点就能想象出叶修的眼睛——必定坦荡,毫无怜悯或把他带回来见人的羞耻。就像六年前,或是刚刚无人的巷道,叶修次次都从雨里来,撑着一把伞,赐予他半壁安宁江山。

于是他又垂下眼去,拽了一把叶修的衣角,小声跟他道谢,随后向陈果微微躬身表示问好。

陈果已经平复好心情,也向他打招呼,目送他顶着衬衫缓步上楼,刚想扭头询问叶修这是个什么情况,却见叶修捏着衣角,耳尖冒着鲜艳的红。

要完,陈果想,她捏紧垃圾袋,以女性超乎常理的直觉起誓,叶修绝对要完。 

 

叶修问陈果借了医药箱回到房间的时候许博远已经洗过澡,换上了他的衣服。他们身量相仿,许博远穿着挺合身,正背对着他查看自己的电吉他。

叶修注意到他赤着脚,不由分说就把人赶到床上去坐着,从浴室里翻出一条新毛巾盖在他头上。许博远胡乱揉了两把自己的脑袋,把自己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在毛巾底下朝叶修笑出一颗小虎牙。

叶修在床前蹲下,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眉心,摆出严肃脸:“笑什么,小许同学你才刚刚犯过错误,这么不思悔过合适吗。”

许博远摸了摸鼻尖,盘起腿挺直脊背,很快进入角色,装的像个三好学生:“叶老师我错了。”

叶老师很受用,没再追究他的过错,撩开他湿嗒嗒的刘海,用蘸了酒精的棉签清理他额头上狭长的伤口。许博远疼的直嘶声,条件反射的往后躲,叶修便举着棉签蹲在原处等他,许博远看看他,又看看他手里的棉签,可怜兮兮的瘪瘪嘴。叶修挑高眉毛,不为所动,他就又乖乖凑过来,董存瑞炸碉堡般壮烈的闭紧眼睛,整张脸都皱起来。

“叶老师,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染头发啊?”

叶修从善如流:“为什么?”

许博远兴致颇高的解释:“因为酒吧老板说现在的年轻女孩喜欢这个款,GD你知道吗?就是权志龙。”

叶修:“?”

“不是吧,叶老师你不知道啊,他好火的!那Bigbang呢?”

叶修:“???”

“哇,”许博远惊叹,“老师你有没有青春啊。”

“当然有,我说我以前是东区扛把子你信不信。”

“我信呀,”许博远乖顺的低着头,让叶修给他额头的伤口上药,听到这句话以后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一路望进叶修眼底,“你说我就信。”

叶修觉得自己又看见了那颗金色的星星,它缀在许博远的眼角,在他睁眼的一刹那,穿过亿万光年,啪嗒摔进心里。

 

叶修帮他把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处理好,许博远一身花花绿绿的药水,坐在床上不敢乱动,只敢左右转着脑袋,末了指着离床不远的电子钢琴问叶修:“叶老师,你会弹电钢?”

“会一点,”叶修把医药箱寻个地方放好,一只手撑在电子钢琴上,骚包的摆了个pose,“想听?”

“好——想的。”许博远举高手,弯弯的眼睛里满是期盼。

叶修便超有范的在琴凳上落座,许博远注意到他有一双极出众的手,在黑白键上落下的一瞬间,所有的光都汇集到他的指尖,时间骤然停止,直到第一个音迸发出来,星辰在他手指间爆炸,音符如同银河流转,整个宇宙都容纳于一排琴键上,以至于许博远的眼睛里再容不下其他。

许博远不自觉屏住了呼吸,听到一半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叶修弹得是时下最热门的一部韩剧的OST,经过一些改编后整首曲子都热烈明朗起来。

“叶老师你好厉害,”许博远惊讶的连下巴都要掉在地上,“而且你居然还看韩剧啊……”

叶修在琴键上按了两个音,无缝切换到另一首同样是OST的曲子里:“当然,哥也是个有生活的人嘛。”

他这会儿弹得轻柔舒缓,室内温暖,灯光也很柔软,窗外雨势渐小,偶尔有两滴敲在玻璃窗上也像给他伴奏,他们被逐渐温柔的风和雨锁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就像身处在一座有着万千星火的小小孤岛上。

叶修落下最后一个音,回过身的时候发现许博远已经睡着了,横躺在他的床上,衣摆向上掀起,露出一小截白白软软的小肚子。叶修任劳任怨的把他摆正,再替他捻好被角,许博远寻到温暖的地方,小动物似的往被窝里钻,只留下小半个脑袋在外面。

叶修只留下一盏床头灯亮着,灯光映着蓝色的头发,好像他的床里躺着一片海洋。

 

TBC

 

叶神给蓝河盖上衬衫外套更多的是为了照顾蓝河的面子,他想小蓝肯定不愿意很多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才这么做的

贴心好叶神,小蓝值得拥有=v=

评论(16)
热度(164)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