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哨向】春风十里

前文走【1】 【2】 【3】 【4 【5】 【6】

 剧情的bug就忽略吧……我只想写他们的感情,认真的

 

【第七章】


蓝河按照梁易春给他的地址找过去,那儿已经成为一片平地,几架挖掘机停靠在空地上,三三两两的工人们围着铁锅吃饭,对衣冠楚楚的陌生人投以疑惑的目光。
    蓝河站在外围看了一阵,挖掘机的铁臂把碎石砖块和土壤都翻搅在一起,所有痕迹都被清理的很干净。或许是他多心,可他总觉得这一带的拆迁太过巧合了些,还有两年前就已经是死人身份的哨兵,仿佛背后有一只手在操纵着,把他们想知道全部埋藏。
    分部的调令已经下来了,蓝河被要求三天之内返回塔区,新调到兴欣的蓝雨向导他也见到了,是柳绕岸。
    柳绕岸跟他长得有几分相似,都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只是眉眼之间张扬跋扈许多,方锐几个人私底下讨论说蓝雨和尚庙里的人是不是都长这个样,一个两个派下来全是四眼仔。
    魏琛这个蓝雨庙的前主持非常不同意:“哪里一样?一个能做你叶嫂,一个只能做你叶嫂的同事,差别大了去了好吗。”
    蓝雨的两位当事人对此番议论毫不知情,坐在一块儿交接工作。柳绕岸不比蓝河差,单就向导而言的能力甚至比蓝河更出众,再加上他们两个人一直被放在一起比较,柳绕岸一直有想要踩到他头上的意思,眼神里都带着刺儿,蓝河看见他就不想多说话,尽量简洁的交代好必要的事情。
    将最后一项注意事项也交代完以后,蓝河停了停,说道:“如果叶神晚上来敲你的门……”
    他皱起眉头,做出一个难以启齿的表情。叶修刚好端着水杯从柳绕岸身后走过去,对上他的眼睛,嘴角牵起一个亲近的弧度来。
    “算了,”蓝河把文件合上,露齿一笑:“估计他也不会找你。”
    话最怕说半句,配上蓝河那个笑,怎么看怎么意味深长,柳绕岸细思恐极,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对叶修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蓝河走的那天兴欣众人把他送到机场,陈果说蓝河有空常来玩,魏琛说回去以后要是见到黄少天他们记得替老夫问个好,苏沐橙说你走了我们会想你的,就连一向不爱说话的安文逸都说常联系,他们一个个向他告别,除了叶修。

蓝河处在告别的中心,他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坐在LV的箱子上,也听见东北大汉操着一口大碴子味儿讲电话,甚至发现了安文逸和乔一帆不适的皱起了眉头,便极贴心的抚慰他们的精神。

可其实他什么都没想,脑袋放空着,周围声音起起伏伏,他在声音的群山里行走,不知道走到哪里才是终点。

直到他看到叶修分开人流,用特有的闲散和漫不经心从外围走来。

红裙子的女人成为一枝红玫瑰,讲电话的东北大汉成为打鼓点的乐手,机场里的拥抱和离别都成为舞台上的默剧,而一瞬间所有声音和画面都如同潮水般退去,唯独留下一个叶修。

唯一的主角走到他面前,把一支绿箭递给他,说:“起飞和降落的时候嚼着,就不会耳鸣。”

他接过这支绿箭,莫名有了一种很可笑的想法——哦,原来终点是一支绿箭。

这场告别轻易又简单,让人觉得电视剧里的撕心裂肺着实演的太过,蓝河向他们挥挥手,带着笑走进安检口。只是他后来不知怎么的回头看了一眼,越过重重人海,他看见叶修点燃一支烟,和兴欣的人走在一起,周遭都热热闹闹的,侧脸在缭绕的烟雾里有模糊的温柔笑意。

于是他便想起在某一个开小灶的夜晚,叶修似乎也用这样的笑跟他说下了雪的西湖好看的不似凡间。

可惜今年的H市不下雪。

他突然有点难过起来,不知道是因为雪还是因为其他。

 

回到塔区的蓝雨分部用不了四个小时,宿舍里没有他在,袜子和内裤齐天飞,脸盆与电饭煲相亲相爱的盖在一起,他找了个空闲的角落搁好行李箱,决定晚上拿藤条抽着笔言飞叫他整理房间。

在此之前他简单整理了一下床铺,先去向梁易春报道。笔言飞窝在办公室里吃泡面,看到他来感动的鼻涕眼泪都掉进汤碗里。

“我靠你终于回来了,这几个月我红烧牛肉和老坛酸菜混着吃,我都要吃吐了!”

“哇,没我你过得这么苦啊。”蓝河浮夸的表演了一番,坐下来打开电脑。

笔言飞蹬一脚地面,坐着转椅滑到他身边,把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放到他桌上,十分谄媚:“蓝哥,你就是我亲哥!趁着你刚回来大春不忍心压榨你,晚上就给我做一顿好吃的吧,明天没准你跟我一样只能待在办公室吃泡面了。”

“最近这么忙?”蓝河疑惑地翻开文件夹,里面全是哨兵的资料,其中有几个是和他同一期进白塔的,多少算是眼熟,生命体征那一栏全部登记着死亡,从2011年到2016年的都有。

蓝河翻阅了一遍就看出些许端倪,近两年来哨兵的死亡率比之前高出将近一倍。笔言飞指了指他手里的文件夹,脸上不见一丝笑容:“在2011年之前,哨兵的死亡率甚至连现在的一半都没有,而且之前的体检根本不需要抽取向导素,哪像现在。抽的越来越多了。白塔上层不知道在搞什么鬼,总部的意思是要我们在私底下尽可能收集情报。”

蓝河摸了摸后颈的腺体,那里似乎还残留着针管扎进去的刺痛。乌云从远方过来,顷刻间笼罩了整座城市,从窗户看出去只能看到几乎要和天空融为一体的黑色电线和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乌鸦,血红色的眼睛冷冷的俯瞰底下的哨兵和铜墙铁壁。

天要变了,过不了多久就要有一场暴风雨。蓝河不知道,或许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会被淋湿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暴雨里。

他不合时宜的想起四个小时前才见过的叶修,不知道H市会不会下雨,只希望叶修有一把伞,能在雨里来去,片衣不湿。

 

TBC

评论(7)
热度(203)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