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今夕何夕

点文之一,是写叶蓝领养孩子带孩子的日常,要温馨逗比一点,然而我好像并没有写出以上任何一点OJZ

希望不要嫌弃呀@墨迹有痕 




正文:

【今夕何夕】
1.
叶修曾经是黑道大哥,传说中他有三头六臂,嗜血阴冷,专治各种不服。

许博远曾经是道上小有名气的黑医,以前叫蓝河,专治不孕不育,做手术不给打麻醉,下刀仿佛杀猪。

就这两个巨可怕的大佬居然大发善心去孤儿院领养了两个小孩,怎么想怎么匪夷所思。

2.
两个孩子并不是亲生姐弟,叶修把他们领进门的时候姐姐十岁,弟弟七岁,跟垃圾堆里捡出来似的。尤其是姐姐,身上新伤叠着旧伤,手臂上豁开一道大口子,还滴滴答答淌着血,弟弟在一旁红着眼睛流泪,不敢哭出声,怕姐姐担心。

两个人不知道受了多少苦,许博远第一眼看到就心疼的不得了,和叶修嘀嘀咕咕商量半宿,第二天就去把领养手续办的妥妥当当。

两姐弟一个叫毛毛一个叫豆豆,连个正经的名姓都没有。叶修和许博远翻烂新华字典也找不出什么合适又好听的名字,最后还是叶老爷子给取的名——姐姐叫叶今夕,弟弟叫许何夕。

这名字着实太浪漫。叶老爷子对自己的两个儿子要求严格,近乎冷酷,在生意场上雷厉风行,铁血手腕,但他这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和她过了风风雨雨的几十年,走路上都要牵着她的手,生怕她磕着摔着,一转眼被人流冲散了。

他们相识那天阳光正好,微风轻拂,叶妈妈穿着白裙从桥上走过,恰好落下一只发夹,被叶老爷子捡了去。

一切都是刚刚好,恰应了那句话。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3.
两姐弟很懂事,学习成绩优异不说,在家还会帮忙做家务,除了不大爱和家长交流,几乎没让叶修和许博远操过心。

不过那也是“几乎”,叶今夕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把许何夕同班的几个男孩子给揍了一顿,一打五,还下狠劲的那种。

班主任电话打到家里来,把事态说的无比严重,声色俱厉,吓得许博远以为今夕被人打残了,穿着睡衣拖鞋骑着小毛驴一路狂飙到学校去。

等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叶今夕好好的站在那,就嘴角破了点皮,双手插兜,看起来又酷又帅,其他几个孩子鼻青脸肿,站在家长身边哭到撕心裂肺。

先开口的是叶今夕,看到许博远的时候她便放下了那酷帅狂霸拽的姿态,像是卸下了冷硬的面具,低声喊他:“爸。”

许博远应声,摸摸她的头:“别怕,爸在呢。”

叶今夕咬了咬唇,那点故作的强硬和死活不肯低头的倔强在许博远一句话里溃不成军,于是她放松肩膀,低下头,向他好好道歉:“对不起,爸,我不是故意想给你惹麻烦的。但是他们欺负何夕,要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打他们的。”

许博远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好好护着,迎上对面家长们要杀人的眼神:“实在抱歉,我家孩子下手太重,这样,大家去医院检查一下,该出的医药费我一分都不会少。但是,”许博远顿了一顿,言辞陡然犀利起来,“欺负何夕是什么情况?我希望有人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哪还有什么情况!不就是小孩子家家的小打小闹!你看看你女儿,什么教养,上来就打人,来你看看我儿子,你看看!多重的手,这要是成年人是要算犯罪的!要坐牢的!”

一个家长把自家孩子拎到许博远面前来,指着孩子鼻子底下两道血痕破口大骂。许博远皱起眉宇,并不理会,反而转向其中一位班主任说道:“我家何夕呢?”

许何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门外的。叶修和许博远每天都换着法子给两姐弟做菜式,今夕吃胖不少,何夕却还是瘦瘦弱弱的模样,个子也矮,看上去并不讨喜,再加上他沉默寡言的个性,总被人骂哑巴,垃圾也往他桌子上堆,甚至撕了他的书本,把死虫子放进他的铅笔盒。

叶今夕去给他送小零食的时候恰好看到这几个小孩把蟑螂塞进何夕的课桌。何夕和两个爸爸缺少交流,不管生气委屈都是一个模样,是以叶修和许博远没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却瞒不过从小和他相依为命的姐姐,所以今天今夕才会找个借口去他教室看看,也就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许博远了解情况后快气笑了:“这就是小孩子之间小打小闹?你们的小打小闹就是校园欺凌?如果今天被撕书本骂哑巴丢死虫子的是你们的孩子,你们是要怎么做?”

一个妈妈昂着脖子死不承认:“你家儿子这不好好的吗,我家孩子可是被打成这样了,你不要借口转移话题好不好的啦!”

其余家长附和成一片,许博远冷眼看着,忽然就冷静下来了。教养是个好东西,但不是人人都有。他听着对面孩子哇啦哇啦哭,看着家长们群魔乱舞,竟觉得道上的人也不过如此了。

他把两个孩子护进怀里,打断他们激烈的表演,一字一句地道:“我说了,拿医院的单子到我面前来,该出的医药费我一分也不会少,当然,一分也不会多。这件事校方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希望能做到公平公正。”

他说罢便要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问了何夕的班主任一句:“他们这么欺负何夕,你这个老师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班主任讷讷,一时间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许博远也不再为难她,把孩子带回家里去。

他出门的时候给叶修打过电话,等回到家的时候叶修已经做好了一桌子菜,正准备给他打电话问问情况。

许博远言辞激烈,面目通红的把何夕所受的欺负添油加醋叙述一遍,然后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今夕打人的事情。

叶修没说什么,只把围裙摘下来搁在椅背上,让大家先吃饭,期间今夕一直惴惴不安的偷瞄叶修。这家里看起来是许博远凶,叶修懒懒散散的很宠他们,但其实是叶修最不好糊弄,今夕曾经听到过许博远被他摁在床上打到哭的声音,他这样平平淡淡的,反倒让今夕更害怕了,像是蓄力发大招。

果然,吃完饭后叶修就把何夕叫进书房去了。今夕急得在书房门口打转,许博远连手上的洗洁精泡沫都没冲干净就奔到书房门前,和她一起打转。

“爸,打人的是我,阿爸叫何夕进去干嘛啊?”

许博远仔细想了想:“可能是我刚刚把何夕被欺负的情况说的太严重了吧……”

今夕:“多严重啊?”

许博远:“就……就感觉快要被人欺负到要活不下去的那种严重吧……”

今夕:“……”

书房外一大一小眼巴巴蹲在门口等,书房里的一大一小眼瞪眼,还是叶修先开的口:“在学校遇到这种事为什么不和我们说?是觉得还没熟悉吗?”

“不是的,”何夕垂下眼,“我只是觉得这件事不重要,以前在孤儿院我经历的比这个还要过分,所以没有必要说出来让你们担心。”

叶修把窗户推开,准备点上一根烟继续说教,想起来这是在孩子面前,又把拿出来的烟盒放回抽屉里,说道:“那今夕呢?你什么都不说,今夕只会更加担心你。今天这件事,如果你早点和我们沟通,就会避免现在这个情况。”

何夕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又无力的松开,最后连眼睛都红了一圈。叶修见状握了握他的肩膀,说:“我知道你也想保护她,如果你想不依靠任何人去守护,你就要自己强大,如果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就要知道寻求帮助。多和我们说说话吧,我和你许爸爸好歹多吃了几十年的饭,总会给你一点帮助的。”

何夕抬起头来看他——这是他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清叶修的模样,在此之前他的世界里只有今夕,其他人都是无关的路人,他实在不愿意承认自己当下的无用,却在今天愿意承认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弱小的、需要被人保护的小孩子。

于是他放纵自己掉下眼泪,拿叶修的衣服擦鼻涕,断断续续地喊他:“阿……阿爸……”

把耳朵都贴在房门上偷听的许博远很揪心:“哎哟,这怎么哭起来了?”

今夕一听吓坏了,“砰砰砰”开始砸门:“阿爸!阿爸!打人的是我呀!你骂错人了!”

门应声开了,叶修一衣服的口水鼻涕和眼泪,何夕一边抽噎一边去牵今夕的手:“姐,我现在还不行,但是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今夕一脸懵逼的看看叶修,又看看许博远,最后看着还在哭鼻子的弟弟,忍不住笑出声:“傻弟弟,说什么呢,”她蹲下身,给何夕抹干净眼泪,“我保护你才对呀。”

然后她就被叶修提进书房从打人是不对的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了整整一小时,出来的时候脚步虚浮,满嘴“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法治、公正、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4.
后来叶今夕被记过并通报批评,几个熊孩子也被记过,附带停学一周,学校还开展了关于校园欺凌的讲座,加强管理。

5.
叶今夕和许何夕都很聪明,尤其是今夕,打小学开始就跳级读书,后来她上了初中,何夕还在小学部挣扎。她便不跳级了,等何夕跳级来追她。

许博远一脸骄傲的和自家好兄弟们吹嘘:“哎呀你们说说我们家那两个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我跟他们说读书嘛,不要着急嘛,他们就是不听,老跳级,哎哟。”

笔言飞听不下去,跳起来要打他:“你鼻子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好吗!来来曙光按住他!让他继续炫耀!”

6.
等到今夕十八岁,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黑直发,大长腿,长得也漂亮,往那一站自带气场。

何夕自打过了小学五年级,加上练了跆拳道个子跟抽条似的疯长,一身校服愣是能穿出模特感。

两姐弟走哪儿都受人瞩目,饶是叶修也忍不住嘚瑟,人家说哎今夕何夕长得真好看啊,叶修就忍不住笑弯了眼,嘴里叼着的香烟也跟着一颤一颤,说那可不是嘛,我家的我家的。

7.
炫子狂魔两夫夫,啧啧啧。

8.
最近两夫夫有了新的烦恼。

起因是今夕跟何夕坐在一起看新闻联播,刚好放到一女子深夜回家被抓去弓虽女干,还被抛尸荒野。

今夕开玩笑地问了一句:“弟弟,要是这个人是我……”

她一句话没说完,何夕就打断她:“以后我接你上下学,如果我没护住你,我就想办法让自己活着,再把那人全家都杀了,然后我就自杀,下去陪你。”

许博远从他们身后路过,一字不漏的听完对话,吓得锅铲都掉地上了。

等晚上叶修回来,许博远把情况如此这般那么一说,吓得叶修把他摁在床上打的兴致都没了。两个人屋里亮了一夜的灯,担心到嘴上都冒了泡。

第二天叶修说什么都要去接送今夕上下学,每天何夕放学回来,许博远就给他放动物世界,跟他普及这世界是多么美妙,生命是多么珍贵。

然后电视机上狮子开始吃捕获到的猎物,血淋淋的。

空气诡异的寂静了一瞬,许博远假装没看到何夕憋笑憋到肩膀都在诡异抖动的模样,坦然自若的换了个台,开始看《大耳朵图图》。

另一个爸爸往女儿包里塞一堆防狼喷雾,每天还要拉着今夕学防身术,恨不得24小时贴身保护,有一回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根电棒,也要往今夕包里塞。

还好许博远看见,把棒子从书包里拿回出来,恨不得敲叶修一顿:“你把电棒放进去干嘛?让咱女儿打架去吗?惩奸除恶?抓住犯人?”

叶修想了一想,觉得这个方法也不是不行,毕竟叶今夕从小到大都是大姐头。

许博远:气成河豚.jpg

在许博远的反对下,叶修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每天兢兢业业送女儿上学放学,只有一次公司有事,实在走不开,许博远的诊所里又忙,两个人拜托梁易春去接一下女儿,哪知道梁易春打电话来说根本没找到。

两个人一下慌了神,也不管事情做没做完,匆匆忙忙赶回家里。屋子里是黑的,两人又扭头慌里慌张的往外赶,恰巧今夕何夕提着两袋子菜从电梯里出来。

一直吊着的心霎时间安回原处,许博远松下紧绷的神经来,这才发现自己腿都是软的,扭头一看,叶修也好不到哪儿去,满脑门都是汗。

何夕向来善于察言观色,他知道两个爸爸担心今夕的安全,也不当众点破,只轻声和许博远说:“爸,我看着姐呢,我会保护她的,你别担心。”

许博远欲哭无泪——就是因为你保护的方式太独特他们才操碎了心的好吗?!

9.
姐弟两在叶修和许博远的胆颤心惊以及循循善诱里健康快乐的长大。

虽然长大的方向不大对。

比如今夕,去做了法医,因为她从小收到许博远医生的影响,立志当个只医死人的好医生。

又比如何夕,去当了Jing察,没过几年当了刑exo侦大队长,立志要抓坏人,护今夕。

10.
曾经道上的妙手黑医许博远不是很懂他对于今夕的教育在哪里出了问题,他是治不孕不育的啊?

前黑道一哥叶修也觉得心里很苦,何夕抓的人里面好几个都是道上的,但他不说。

11.
总而言之,两个曾经混黑道的,养出了两个正道的。

世界真奇妙。

12.
后来今夕到适婚的年龄了,有人问她想要个什么样的做男朋友。

“我弟弟这样的,有吗?”

那人看了看她弟弟,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剃了个寸头,还桃花眼,英俊的不得了,围着个大眼仔的围裙,在给今夕熬鱼汤。

“哎呀,做人嘛,要求不要这么高嘛。”

今夕很不屑一顾:“连我弟弟都比不上,还想娶我?”

于是那人又去问何夕喜欢什么样的。

何夕不假思索:“今夕这样的。”

今夕什么样?一等一的美女,看起来就高贵冷艳,学历又高,本事又大,上哪儿找个差不多的?

叶修很欣慰:“哎呀,我们家孩子宁缺毋滥嘛。”

心里还美滋滋。

倒是许博远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晚上在卧室里和叶修嘀嘀咕咕:“我觉得这两个孩子这样下去不行啊。”

叶修抖抖烟灰:“怎么不行?”

“你觉不觉得……就是怎么说呢,就有那么一种感觉,是吧,就……”许博远支支吾吾,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屁来,最后狠一狠心,说,“我觉得这样下去他们要搞姐弟恋啊。”

叶修很淡定:“你才看出来?”

许博远说:“是啊,我才……卧槽你说什么???”

许博远差点从床上跳起来,瞪大眼睛跟看鬼似的看叶修。

叶修把烟摁灭,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说:“这都是孩子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选择吧。”

许博远一把握住叶修的手,气的脸都红了:“不是,可他们是姐弟啊?”

“可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啊,”叶修把被子铺平,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孩子都能理解我们,这些年来没多问过我们一句,我们也应该给他们一样的尊重。如果他们真的选择了那条路,社会并不会对他们友好,但最起码在我们这,要让他们能感到安心。”

许博远不说话了,他们关了灯,黑暗里只有叶修的呼吸是清晰的。他们两面对面,许博远便忽然想起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走在路上牵手都会被人骂恶心,幸好叶修从不放开他的手,幸好家里人从不觉得他恶心。

他又想起今夕何夕刚到家里的时候,两个小孩子浑身脏兮兮的,只有眼睛很明亮,怯生生地喊他爸。

那是他和叶修的孩子啊,许博远只要这么一想就心软的一塌糊涂,多少年来他都是给予他们尊重和爱,希望他们能健健康康成长,这一回也应当如是。

而他们也会不负他的期望,一路向前,若有坎坷,叶修和他也会坚定的站在身后,天塌下来,两个爸爸总会撑住。

而现在,天没塌,地没陷,孩子们好好的,他在叶修怀里,一切都还很美好。

于是许博远放下心来,和叶修挨得更近,搂住他的腰。在睡着前,他迷迷糊糊的想明天快睡觉的时候一定不准叶修再抽烟了。



END

评论(44)
热度(384)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