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里

【叶蓝】俗不可耐(完)

阅读指南:

1.本文写作日常生活向,读作流水账。

2.原著衍生,有bug欢迎指出。

3.文笔最近退步,实在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希望大家轻拍。

前文走tag。



8.
叶修和许博远一起去接的笑笑。现在叶修也算是它半个主人了,站在许博远身边看他敲响朋友的门时格外有底气。

朋友把他们请进屋里,笑笑就窝在阳台上晒太阳,听到动静懒洋洋的扭过头,猫儿眼一眯,旋即睁大开来,那股慵懒劲儿全抛在阳光里,蹿下阳台奔向叶修。叶修配合着张开双臂,将它抱了满怀,笑笑在他怀里探出一个爪子和脑袋,朝许博远喵喵叫,直到许博远揉了揉它的脑袋才舒服的眯起眼睛,咕噜两声,乖乖的甩着尾巴。

“你们这猫成精了吧,”朋友惊叹,“它在我这可谁都不理呢。”

叶修坐在沙发上给笑笑做马杀鸡,也奇怪道:“不能啊,它第一次见我就很热情。”

笑笑在这时候拿尾巴拍他的手,抬起头冲许博远叫,叶修也同他一起看许博远,小许老板在一人一猫的视线里捧着水杯,眼睛一弯,像江南的桥:“大概是笑笑喜欢你吧。”

——就像我一样的喜欢你。

和朋友告辞之后他们去了一趟超市,猫粮需要储备了,许博远自个儿的冰箱里也需要塞些新鲜食材。叶修意外的居家,挑的菜是最新鲜的,称肉的时候侧过半边身子问许博远:“晚上煮排骨汤?”

他的脸还是带点虚胖,有些病态的苍白,眉目却很好看,说话的时候看着许博远,眼睛里像揉着一片汪洋大海。

许博远不知道自己应了些什么,只觉得身在梦里,脚都踩在云尖上,晕乎乎的。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天,搞得好像在一起三年一样,谈着一碟菜放多少盐,晚饭吃什么,笑笑太胖了是该减减肥。

许博远趴在手推车的扶手上看叶修挑完肉挑生姜,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人家说晚上喝姜汤不好。”

叶修就把手里的姜放了一块回去,像揉猫一样揉了揉他的脑袋;“嗯,那我们少买一点,不让你有机会煮姜汤。”

你看你看,这话接的这么自然,俨然是老夫老妻的架势,只有许博远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用力搓了搓脸,耳尖上红了一片。

叶修真的炖了排骨汤,一手包办,端上餐桌的时候香气四溢,许博远和猫坐在一处,眼巴巴盯着他看。汤咸淡刚好,味道一绝,许博远把锅底都倒了个干净,肚子撑起小小的弧度,仰躺在沙发上打嗝,碗还堆在桌子上,他拉住叶修的手,谁也不愿意去管。

笑笑趴在沙发另一端,像老太爷,懒洋洋的看电视上出演的儿女情长。叶修用空着的手撸毛,喊它:“笑笑,笑大爷?”

他喊着喊着问了个很没营养的问题:“为什么叫笑笑,不叫哭哭?”

许博远翻他一个白眼:“那你为什么叫君莫笑,不叫君莫哭?”

“哟,听这意思,我们小许老板是用我的账号卡来给笑笑取名的?”

“对啊。”

这句“对啊”回答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许博远坐直身子,目光探进叶修的眼睛里。他想这真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如果抖开来讲,能从第十区一路讲到神之领域,从最初的一面叙述到后来和叶修失去联系的每一个深夜里,他所有的挣扎与苦恼,到最后孤注一掷,自断后路。

但是这些他都不会和叶修说,他把这些栓在自己心里,谁也不告诉。而这以后,他们会一起喂猫,一起赖床,一起晒棉被,一起看荣耀比赛,一起喝排骨汤,也会吵架,生气,互相不搭理,过着像这世上大部分人一样俗不可耐却光华璀璨的生活。

可这也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他只是侧过身子,和叶修面对面,勾着叶修的手指,问他:“要接吻吗?”

叶修说:“好啊。”

于是他们互相靠近,鼻尖相抵,然后贴上彼此的唇瓣,交换一个绵长而温柔的吻。


END

评论(36)
热度(334)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