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俗不可耐(7)

阅读指南:

1.本文写作日常生活向,读作流水账。

2.原著衍生,有bug欢迎指出。

3.文笔最近退步,实在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希望大家轻拍。

前文走tag。





7.
叶修这两天回了一趟上林苑,再回来的时候照旧先去许博远店里坐坐,笑笑不知道在哪儿撒野,他孤零零在专属位置上等了半天,却只等来小姑娘的一杯热牛奶。

叶修开门见山地问:“小许老板呢?”

小姑娘一脸惊奇地反问:“诶?叶哥你不知道?老板昨天就回G市了。”

叶修心想我还真不知道,又问:“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看起来有什么话想说,憋了半天只憋出干巴巴地一句:“老板没说。”

叶修便不再问了,低头喝他的牛奶。他心不在焉,猛一口含进去,烫的舌头发麻,眼角冒泪,滚烫的液体和火一样烧进身体里,顺着血液流淌到心里。

直到回到兴欣网吧里,从唐柔她们训练开始看到训练结束,那团火也在心脏里蓬勃的跳动着。苏沐橙替他端来一杯水,问他:“你好像有心事?”

水是温的,叶修把它捧在掌心,莫名想起许博远指尖的温度,也是温热的,收拢在掌心的时候是干燥的,带着一点茧。许博远的呼吸远比这个温度烫人,他曾伏在叶修的肩颈间,笑起来的时候背部跟着颤动,两片蝴蝶骨撑起短袖的单薄衣料,叶修甚至不敢把手搭上去。

叶修想许博远那时大抵确实是难过的,所以笑的那么大声,唯恐别人识破。

“小许老板好像发生了一点事情,”叶修把水杯搁到一旁,用烟来替代温水,咬进嘴里,“现在他回G市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稍微有点担心。”

这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不是指叶修担心某个人这件事,而是指叶修提起某个人时眼眸里的那点光,它像万载银河里最亮的那颗行星,但它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些人究其一生也无法触及,如果找到了,那整个宇宙都融合在这点光里,全捧到一个人面前去,人们通常将这称之为爱情。

苏沐橙忽然很好奇如果叶修看见自己眼眸里的小行星会是怎样的反应,但她没有说破,只是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你可以直接call过去嘛,都21世纪了,空间完全不是距离啊。”

叶修恍然大悟,他踢趿着拖鞋去找陈果,他记得陈果是有许博远的电话的。

打电话的时候他躲回到自己的储物间,把门合上,把许博远的号码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看了五六遍,看到已经会背了才深吸一口气,戳着屏幕按出拨号选项。

电话铃声响了很久,又好像才过一分钟,当叶修想挂断再拨的时候那边才接起来,许博远清清朗朗的声音隔着电流有点失声,一点儿也不落的传进叶修耳朵里。

“喂?陈姐?”

叶修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裤兜,刚好摸到烟盒,于是他抽出一支烟来点燃,那边跟着沉默,直到他吐出一口烟雾,许博远才重新开口:“叶神啊。”

他的语气很笃定,隐约带着一丝笑,很温和的那种,好像前几天夜里是真的喝醉了。叶修松了一口气,那点莫名的担心和紧张和烟雾一起腾到空气里,开个窗就不见了。

两个人聊过几句,叶修才知道这次许博远回去是为了给父亲过生日,再过一个星期左右就能回来。叶修也向他说了这两天在上林苑发生的事情,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包子追着罗辑说要罩着他,魏琛抽了太多烟被老板娘骂了一通,唐柔战斗法师玩的很不错,下午去店里没有看到笑笑。许博远仔细听着,说罗辑是不是想打人了?哇魏老大肯定会被骂的很惨,唐柔女神长得好看操作也这么生猛呢,笑笑被他拜托给在H市的一个朋友照看。

两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连今天走过马路,路边开了几朵花都想和对方分享。直到陈果敲开储物间的门,叶修才发现他和许博远已经打了三个小时的电话。

“长途加漫游很贵的好吗,你居然直接给我打停机了!你要是想给阿远打电话就自己买一个手机!”陈果捏着发烫的手机,气的脸都红了。

叶修摸了摸鼻尖,觉得老板娘说的很有道理,隔天万年足不出户的宅男先生戴着口罩帽子,兜里揣着一张银行卡,晃晃悠悠踱进手机店。

他避开导购小姐的热情推荐,指着一台黑色的老年机,毫不犹豫的刷卡付账。他把昨天晚上背下来的手机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输入进去,最后按下保存,好像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眼角眉梢都露出一丝得意。反复看了两遍,才把手机和烟放在一处。等到了晚上,大家训练都结束休息了,他才把手机重新拿出来,把那串数字重新按过一遍。

铃声响过一声就接通了,叶修感叹:“挺快啊小蓝。”

许博远轻轻笑起来:“我接了两个诈骗电话才接到你的呢,本来还以为这个也是诈骗的。”

叶修琢磨他这句话,寻摸出些旁的意味来。这两句话的意思是不是许博远一直在捧着手机等他的电话,以至于没有保存的电话号码都要接一接,生怕漏了他这一个。

叶修越想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候他听见“咚、咚、咚”的声音,好像就在他耳边响起。他问:“小许老板,你在干嘛呢?我老听见咚咚咚的声音。”

许博远疑惑地:“我什么也没干啊?”

叶修把手机移远了些,那点声音还在持续的响动,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腔,发现那是源自于自己急速跳动的心脏。

他觉得有些事情正在发生,可他捉摸不透,也猜不分明,他只是觉得他在这一刻特别想见到许博远,想看他谈及黄少天时神采奕奕的眼睛,和给笑笑做马杀鸡时温柔的眉眼。

他说:“小许老板,老板娘让我和你说她想吃草莓圣代。”顿了顿,他又添上一句:“我也挺想吃。”

许博远在电话那头静默了一瞬,过了片刻似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有这句话,叶修便觉得拿到了一份盖章签字的保险——许博远说过两天,必定不会太久。这份自信不知从何而来,但叶修就是肯定,甚至于晚上入眠时都带着笑,没有梦境相扰,睡得很香甜。

或许是睡眠质量太高,叶修在天还没亮透时就醒了过来。他坐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窗帘缝里漏出一条微光,他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许博远本人后,他上来补觉,也是像现在这样无端端从好眠里醒来,总觉得有一件要紧事即将发生,这点神秘的感觉促使他去拉开那块厚重的窗帘,把晨光都放进房间里。

可是晨光在他眼里都失去亮度了。因为他看到在朦朦胧胧的天色里,许博远拖着行李箱从路那头走来,穿着一件咖啡色的风衣,到兴欣楼底下的时候抬了抬头,目光撞进叶修的视线里。

许博远的面容难掩疲惫,可他还是向叶修招招手,在将明的天色和暖黄的路灯光底下笑起来。

叶修又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恍惚间似乎听到好几天前的夜里,喝醉的许博远对他说我喜欢你。一只蝴蝶捅破了薄薄的窗户纸,所有心绪都在清晨和许博远的笑容里明朗起来。他终于明白他觉得要发生的那件事、或者说已经发生的是什么事情。

——是爱情啊。

叶修没有关上窗户,也没有穿好衣服,只随手拿了一件厚重的外套披上。他忘了他刚买的手机,和摆放在桌子上的电脑,没有拿纸和笔,他只是踱着他惯有的步伐,利用从楼上到楼下这段距离的时间里理清楚他的思绪,组织好他的言语,路过柜台时抽了一枝被陈果精心养在花瓶里的月季。

现在他的面前只剩下一扇玻璃门了,许博远就在门外面等他。

然后他毫不犹豫的推开门,把月季插进许博远的风衣口袋里,轻柔的摸了摸他的脑袋:“欢迎回来啊小许老板。哦,还有,我喜欢你,想送花的这种喜欢。”

叶修感慨他二十九的时候竟然像他十九岁时一样热血沸腾,在这个清晨不管不顾,莽撞的开辟一场新的旅程。

而可能成为他未来伴侣的许先生惊讶的长大了嘴巴,看起来像是信息过大,直接当机了。叶修也不去叫他,难得站直了身体,一语不发的绷紧肩膀。

直到许博远探过身体,握住他汗津津的手,明明脸红的像九月的柿子,眼眸里却闪闪发光,仔细看还有一层薄薄的水雾。许博远抽了抽鼻子,说:“怎么办,我现在超想亲你的。”

叶修反手握住他干燥的手指,微微低头,贴上他柔软的唇瓣,轻轻的亲了他一口。



TBC

总觉得这个节点可以打end

评论(52)
热度(339)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