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俗不可耐(6)

阅读指南:

1.本文写作日常生活向,读作流水账。

2.原著衍生,有bug欢迎指出。

3.文笔最近退步,实在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希望大家轻拍。

前文走tag。




6.

南方的热气总来的快些,四月才刚开个头,许博远就已经穿上了短袖,他那四个许久不见的好兄弟一路踩着春天来杭城看望他。

许博远热情邀请他们在炎炎烈日下,人群攒动的西湖边挤出一身热汗,一条苏堤来回走了三遍,眼中景色除了人头就是人头,后来还是曙光出谋划策,大家一起登上雷峰塔,在老塔的遗迹上丢下三五张一块钱的纸币。四个人绕着遗迹走了一圈,顺着楼梯往上爬,许博远趁他们不注意,又悄悄返回去,放了一张红色毛爷爷。

他看着那张纸币晃晃荡荡的飘落下去,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事有什么用,可他还是默默祈愿,望叶修一生平安顺遂,健康喜乐。

纸币落在老塔的土墙上,他便松了一口气,兀自高兴起来,觉得这点祈愿和他的纸币一样,落到了实处,天上诸佛都能听见。

五大高手逛到暮色四合,一个两个累到手指都不想动。许博远作为东道主理应请客吃饭,笔言飞早前就嚷嚷着要在楼外楼甩开膀子吃个够,然而小许老板开个店还没能赚回本,捂着空空的口袋眉目狰狞的要实现诺言,几个兄弟体谅他,改去找便宜又好吃的大排档。

大排档坐落在小巷里,灯火通明,内裤与油烟起飞,啤酒共唾沫一色,热热闹闹的,是最俗气的样子。几个人上来一落座,便派头十足的点了一筐啤酒,小许老板举着酒瓶子豪气干云:“喝他个不醉不归!”

几杯黄汤下肚,荤段子说上两个,英雄好汉忍不住追忆往昔。

笔言飞举筷作剑,慷慨激昂道:“我和阿远第一次见面啊,那可真是!想我们蓝团长当年英俊潇洒,唰的一下拔剑,跟我说别怕大兄弟我来保护你!一秒以后他就被怪砍死了。”

曙光和入夜寒拍桌狂笑,许博远拿花生米打笔言飞,呸道:“你怎么话这么多?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还要拿来讲!再说当年你那狗刨一样的走位真是烂到家了,要不是为了你,我能死吗?”

笔言飞抱头躲开,嘴里嚷嚷:“那不说以前说现在呗,你上回不跟我们说叶神认出你来了?怎么回事?”

许博远一提这事儿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他愁苦地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他怎么认出来的,他就打游戏的时候叫我一下小蓝,我当时没反应过来,答应他了,就……”

下半句话被吞回肚子里,很是一言难尽的模样。大家给他一个“我懂我懂”的同情眼神,纷纷嘲笑。只有梁易春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斟酌再三,一句话像刀一样插进来:“苦不苦?”

许博远一时之间回答不出来。他想说不苦,可是他揣着一腔思绪这么多年,如果把它们一丝一缕都放进坛子埋进土里封存,足够酿成一坛好酒,可他实在说不出苦这个字,总觉得现在得到的全是瑰宝。

梁易春便不再问了,他把每个杯子都倒满酒,白色的泡沫满溢出来也不管。大家为了过去的热血方刚干杯,为了永不坍塌的友谊干杯,为了许博远这一场孤注一掷的爱情干杯。

事实上几个人酒量都不好,喝多了就要发酒疯。五个人全拿着筷子敲碗碟,从《忘情水》唱到《窗外》,再唱到《甜蜜蜜》,最后勾肩搭背歪歪扭扭的走在H市的马路上,一人一句接着唱《七月上》,这是他们几个最爱的歌,唱了几年,歌词烂熟于心。

轮到许博远的时候,已经距离他的店门口不远了。他一路高歌,唱:“我欲乘风破浪,踏遍黄沙海洋,与其无悔一场,也要不负勇往。”

一字扭一步,扭完二十四步,他看见店门口站着一个人,在这个天气还穿加绒的卫衣,橘红色的烟头在夜色里像星星一样,烟雾在空气里袅袅腾腾,眉目隐在烟雾后面,很好看。

歌词还剩下一句,是“我愿你是个谎,从未出现南墙”,许博远在心里补完,或许是夜色太美,而他正醉,叶修出现的恰到好处给了他莫大的勇气,心想叶修这堵南墙,他总要上去撞一撞。

于是他在路边拦下一辆的士,把好兄弟们一个接一个塞进去,豪情万丈地挥挥手:“兄弟们,我搞大事去了!”

说罢车门一甩,正正衣摆,一扭头撞进叶修怀里。

他们身量相仿,叶修比他高出一点儿,许博远便在他怀里仰起脸来,酒气合着烟味,最后一点理智都被蒸腾掉。

许博远动作豪放的搭上叶修的肩膀,粗着声音说道:“大兄弟,我挺喜欢你的,你喜欢我吗?”

叶修弯下一点腰,让他能搭的舒服些,顺手扶着他的另一只胳膊,生怕他摔倒:“喜欢喜欢,你怎么喝的这么醉?”

路上有一辆车开过,许博远借着灯光看叶修的眼睛,那里面坦荡分明,可是许博远在那里面看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听见自己在一瞬间加快的心跳在对视里逐渐落下去,忽然就清醒了,可他假装自己还醉着,大着舌头问:“老板娘也喜欢吗?苏女神也喜欢吗?包子也喜欢吗?魏老大也喜欢吗?唐美女也喜欢吗?”

叶修说:“嗯,都喜欢。”

许博远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转过身把脸埋到叶修的肩颈处,活像个醉鬼,突然放声大笑:“我也喜欢,你们都是超级好的人!”

叶修觉得他在难过,可是许博远怎么也不肯抬起脸来,叶修便站直身子,希望他能靠的舒服些,一只手不断轻拍着他的脊背以作安抚,听他的笑声渐渐低下去,最后从喉咙里滚出一声类似于哭腔的哽咽。叶修吓了一跳,用了劲把他从怀里拔出来,许博远摇摇晃晃了半天,勉强站直身体,冲他打了一个满是酒气的嗝,露出一个傻气的笑。

叶修看不出他哪里不对劲,但又分明觉得他哪里都不对劲。许博远没给他多看两眼的机会,行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道过一声再见,逃也似的开门进店,

他把灯打开,脊背挺直着,不知道在故作姿态给谁看,在空荡荡的店中央站成一座雕塑。直到笑笑从楼上踱下来,在他面前蹲下,安安静静的望着他,他就好像突然被抽空了所有力气,颓丧的蹲在猫对面,把脸埋进怀里。

“啤酒超苦的。”他说,闷着声音。

笑笑把爪子摁上他的脚背,轻轻喵了一声。



TBC

评论(66)
热度(283)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