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俗不可耐(4)

阅读指南:

1.本文写作日常生活向,读作流水账。

2.原著衍生,有bug欢迎指出。

3.文笔最近退步,实在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希望大家轻拍。

前文走tag。





4.

许博远醒的时候是凌晨五点钟,店里空调暖气打的很高,叶修走前摆了一小盆水放在空调底下,让许博远迷蒙间以为到了春天。

他缓缓坐直身子,腿和手麻的很,一时半会儿动不了,身上挂的外套随着他的动作掉在地上,他歪了歪脑袋,似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半晌后才把那件厚厚的羽绒服从地上捞起来抱在怀里。

他还是很困,脸埋在衣服里老半天,鼻腔里满是烟草味。他恍恍惚惚的想以后一定要在店里挂个禁止吸烟的告示牌,又想这衣服烟草味实在太浓了,被烟熏了一天一夜似的,就算是叶修这个老烟枪的衣服也不过如此。他想到这儿脑海里便豁然跳出叶修那张有几分耐看的脸来,和他一起捧着难喝的姜汤看着蓝雨的比赛,身上穿着的衣服和手里抱着的这件有十分相似。

许博远一下子就清醒了,把手里这件衣服翻来覆去的看,确认不是自己的。

他楞楞的透过玻璃门看外面,兴欣网吧的彩灯在未明的天色里闪烁成五彩斑斓的浮世,他隔着一条街两扇门,看不见内里的情况,也想象不出叶修此刻的光景。

于是他把下巴搁回到叶修的羽绒服上,过了半刻把整张脸都埋进去,颤着肩膀笑出声来。

他跨越千百公里,从G市来H市,用手头所有的积蓄开一家甜品店,幻想过许多许多和叶修在一起的场景,但是所有幻想都比不上几个小时的现实。

他想他现在得到的已经太多了,多到心里的欢喜都要满溢出来,怎么藏也藏不住了。

许博远抱着三分感激七分迟点还衣服的私心把那件羽绒服洗的干干净净。这两天天气很好,许博远把晒得暖融融的羽绒服折叠好,在关店之后跨进兴欣的大门。

他和网吧里的员工混的很熟了,一半是因为他的脸,一半是因为他时不时免费的甜点和饮料。前台帮他打了个电话给陈果,没几分钟陈果站在楼梯口冲他招招手,把他带到楼上的客厅。

叶修就穿着中老年款的厚毛衣,没个正形的仰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个体温计,听到他们上楼来的声音抬起个头,懒洋洋的摆摆手。

陈果去给他们倒水,许博远把羽绒服还给叶修:“前几天谢谢你,不过你现在这是……?”

叶修把羽绒服裹到身上,把手里的小游戏机递给许博远:“有点发烧,就测一下体温。玩打地鼠吗?本人亲自改装,包你爱不释手。”

昔日荣耀冠军倾情推荐,许博远实在没有拒绝的道理。他撸起袖子,和叶修隔着一个人的距离坐在一起,捧着游戏机手指如飞。陈果端着两杯柠檬水上来的时候仔细看了两眼,衷心赞叹:“阿远你好厉害啊,这个我有好多都按不上。”

她这话一落下许博远便按漏两个地鼠,他不好意思的挠挠鼻尖,笑道:“陈姐太夸赞我了,我脸都要红了。”

叶修把体温计取下来,他烧已经退了,体温正常,再递给陈果看让她安心,转头对许博远说道:“你这个手速在网游里已经能被尊为高手了,要不要打一盘游戏?”

“现在?”

“嗯,有问题?”

许博远还是有些担心他的身体,这场高烧或许是因为叶修把最保暖的那件外套披到他肩膀上,担心之余又多了两分愧疚,总觉得叶修该好好休息。陈果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他的疑虑,格外开恩替叶修说话:“带他去玩一下吧,这两天都没让他碰着电脑,离憋坏不远了吧。”

叶修感谢非常:“百年难得一遇啊老板娘。”

陈果眼波流转,巧笑倩兮:“半个小时,不能更多了。”

叶修的脸僵硬了一瞬,许博远在一旁憋笑,实在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又尽力忍了回去。

叶修转过头去看许博远,陈果沿着叶修的目光看他的眼睛,莫名觉得里头有一分无可奈何的宠溺,清淡的像西湖上的水雾,太阳一照就全散了。

陈果以为自己看错了,专门给两个人开了包厢。许博远没带自己的账号卡,叶修就从抽屉里拿了两张小号,一个是叫归日的战斗法师,一个是叫去时的剑客,并在一起念,像是一对情侣。许博远用了蓝桥春雪许多年,此刻看到这对ID,文艺气息翻涌,连着一点情怀,恨不得高声吟一句“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幸好他忍住了,和叶修一起登录游戏。

账号卡等级不高,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决定去刷冰霜森林,这是现下升级最快的方法了。

荣耀版本更新了好几次,开放了更高的等级,也降低了几个低级副本的难度,现在冰霜森林两个人也可以快速通关,只要配合得当,技术过硬。这要求对叶修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当初叶修用的君莫笑,现在单用战斗法师,打法又和之前不同。不过许博远全身心信任他,纵使到现在还惊叹于叶修的技术,一想到这是叶修啊,便觉得这么厉害的操作都是理所当然的,不像当年的蓝河一样,看到发呆,都忘了自己该做什么。

换句话说,只要是叶修,奇迹的出现就是理所当然,因为在许博远看来,叶修就是奇迹本身。

他越过电脑偷偷看叶修的额头和眉宇,还有香烟腾起的烟雾,叶修没注意到他的视线,专注于电脑,过了片刻喊了他一声:“小蓝,补刀。”

许博远吓了一跳,慌乱握紧鼠标,敛回心神,冲残血的Boss补上最后一刀,嘴上还记得道歉:“刚走神了,对不起叶神。”

他这一句叶神落地,惊觉不对,却没敢抬起眼睛。屏幕里战斗法师和剑客站在一处,长枪寒剑站在一片狼藉里,犹如刚过厮杀的江湖人,血气豪情下莫名有些般配。

叶修也不说话,他又点燃了一根烟,包厢里只有打火机的咔哒一声。许博远用指尖反复抚摸鼠标滑键,想他现在是装傻呢还是装傻呢还是装傻呢。要不然就当自己是一时口快,没听清叶修叫的谁才应的。虽然这个谎言拙劣,但是只要自己死不承认,叶修也会当做是认错了吧?

他抱着这么一点侥幸心理,董存瑞炸碉堡般壮烈的抬起头来,撞进了叶修的眼睛里。

那双眼睛底下有淡淡的青黑色,眼眸里有一点柔和的光,像雨夜里的路灯,又像装着山河和时光,从这个时刻回到几年前的神之领域,再到千波湖,最后翻过冰霜森林,回到那十八个好友申请里。

叶修抖落烟灰,打破沉默:“小蓝。”

许博远嗫嚅一阵,终究说不出谎话来,垂下脑袋低低应了。

叶修便笑了,只嘴角上扬,没有发出声音。他揉了一把脸,眼睛弯起,整个人都神采奕奕起来。可他没有作出任何动作,没有激动的站起来,说我去找到你了,也没有绕到许博远身边,说你怎么来了这儿。

他只是把归日转了个身,面对许博远用的去时,轻轻拍了拍他的头。




TBC

评论(34)
热度(281)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