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俗不可耐(3)

阅读指南:

1.本文写作日常生活向,读作流水账。

2.原著衍生,有bug欢迎指出。

3.文笔最近退步,实在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希望大家轻拍。

前文走tag。




3.
叶修感冒了,究其原因,多半是在小许老板的楼梯口面对冷风睡了小半个时辰。陈果却不肯听他解释,非要说他是熬夜熬出的毛病。

“你都多大了!还当自己是十八岁的少年郎吗?”陈果一句话驳的他毫无招架之力,细细想来,他年少轻狂那会儿也曾在寒风凛冽的冬夜里和苏沐秋举杯高歌,把橙子味的汽水当冒着气泡的酒,喝下几口打个嗝,便能在荣耀里战上一个通宵,如今不喝又浓又苦的茶,在深夜里也只有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份。

然而不管年月怎么似水流,对于荣耀,叶修永远都是十八岁。不过他也知道陈果关心他,没将这话说出口,反倒顺从陈果的意思回上林苑住了一晚上。隔天不管别人劝阻,又偷偷摸摸溜回到兴欣。

坐在公交车上昏昏欲睡的时候他听到两个高中生在谈论荣耀,为卢瀚文和刘小别谁才是第一剑客争论不休,过一会儿又提到君莫笑,只一句话带过了。这是个新的时代,是他的后辈的主场,他更像一个难以触摸的传说,身还留在世上,然而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在人们的只言片语里被提及。

对此他既没有沾沾自喜,也没有满怀惆怅,好像他从不是这个故事里的主角。他这会儿寻思了一阵刘小别和卢瀚文各自的优缺点,不知怎么的想到许博远店里的那只肥猫,张牙舞爪间似乎更有剑客风采。

三十分钟后他站在甜品店前,不知道自己是想看猫还是想喝牛奶。

现在是晚上九点,天气无常,白天还晴朗着,现下正下着毛毛细雨,黏在衣服上瞧不大清,用手一摸便全湿了。马路上没什么人,大多数来去匆匆,只叶修一个戴上衣服上的帽子,蹲在店门口的荧光黑板前,既像贼又像流浪汉,十分引人注目,许博远出来丢垃圾,被他吓了一跳。

“……你在这干嘛?”

“你这画的好像不太开心,”叶修答非所问,指了指那块黑板上的Q版头像,“该画个笑脸。”

许博远便陪他发疯,在他身边蹲下,照着叶修的模样画了个胖胖的小人,笑容璀璨,和灯光一起闪亮。

叶修摸了摸下巴:“好像有点像我,不过我没这么胖吧?”

许博远心虚,连忙扯开话题:“你鼻音有点重,感冒了?”

叶修想起陈果教育他的话,打趣道:“老了嘛。”

“谁说你老了?”许博远拧起他那两道侠客似的眉,江南的蒙蒙细雨也柔和不了他严肃的目光,看起来很是当真,“你还可以再打十年呢!就算不打职业赛,你也比很多很多人都要出众,现在就说英雄迟暮是不是太早了?”

“哇,原来小许老板这么看得起我啊。”叶修在帽檐底下舒展开他的眉眼,笑容不太明显,但足够让许博远看清。

许博远这才回味过来,避开叶修的目光,别过脸去咳嗽三两声,掸着衣角去拉开店门:“外面冷,你先进来吧。”

叶修跟着施施然起身,他心想许老板实在太好懂,什么事都写在脸上。店里亮堂堂的,许博远耳朵尖上的粉红色一览无余,面上还要装作一副没发生什么事的模样,好像——不,是真的有点可爱。

许博远邀请他在柜台后坐下,店里其他的桌椅都已经摆放整齐,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停止营业了。叶修端端正正坐着,面前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画面暂停在夜雨声烦施展招式的场景,给了个特大描写,看不见队友和对手是谁。

没多久许博远端着两碗姜汤过来,味道极冲,放鼻子底下就能通气。叶修把它捧在手心里取暖,笑笑不知道从哪儿踱出来的,一看到叶修就高兴的摇尾巴,挠着他的裤腿想往上爬。叶修用一只手把它捞起来,猫鼻子正好对着碗,笑笑惨叫一声,挣扎着跳下地,几步蹿到楼梯口。

许博远气的把它抓回来,夹在胳肢窝底下不让跑:“有那么难闻吗?啊?我还是不是你亲主人了?”

笑笑叫声凄厉,一扭头委屈兮兮的看着叶修,耷拉着尾巴,看起来可怜极了。叶修老干部似的踱步过来,把碗递到许博远嘴边:“这猫太不懂事,来,你喝一口,熏晕它。”

许博远拿怀疑的眼神瞥叶修,过了七八秒才小心翼翼的凑到碗沿,唯恐叶修下了毒似的,小小抿了一口,下一刻倒吸一口凉气,连自己都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噫,好像是太浓了。”

叶修在一旁忍不住笑,许博远梗着脖子讲道理:“浓了才有效果好吗,我还陪你喝呢。哎呀你怎么还笑呢?”

叶修把余下那点笑意憋回去,猫从许博远胳肢窝底下一出来就躲叶修怀里去,两个人挨着坐在空间有限的柜台后,看荣耀解说。不到三分钟叶修就看出来这是第六赛季,蓝雨拿下冠军的那一场。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像喻文州和黄少天一样,将术师和剑客配合的这么好。

许博远在他身边看的津津有味,看到精彩处会扭过头来和他讲接下来黄少天会出什么招,看来已经看过很多次。叶修也会和他讨论,一碗姜汤捧在手里,十来句话里见了底,嘴里全是辣味。

许博远从一旁捧来一个糖罐子,里面放着五彩斑斓的水果糖,像很多的彩色星星,摇一摇就有响声。叶修把握在手里的烟盒不动声色的推回到裤兜里去,和许博远一起含着糖,用舌尖把糖果从左边推到右边。

许博远电脑里有很多比赛录像,几乎全是黄少天的,放完一场自动跳到下一场,起初还是许博远兴致勃勃的拉着叶修说来道去,结尾加上一句黄少真厉害啊,到后来只有叶修偶尔两句点评。叶修觉得不对,一扭头就看到小许老板用手支着脑袋一点一点,笑笑蜷在他怀里,尾巴跟着一甩一甩,张着嘴巴打哈欠。

叶修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了。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许博远披上,端着两口碗去后厨冲洗干净。前后花了不过五分钟时间,再出来时就见许博远已经趴在桌子上,手指紧紧抓着他的外套边缘,睡得很香甜。

叶修担心他和自己一样感冒,拍了拍他露在外面的手:“小许老板?去楼上睡吧。”

许博远不想理他,把脸一转,埋进自己的胳膊里。叶修没办法,下了点力气摇他,许博远不堪其扰,将眼睁开一条缝,看起来还是不清醒。他透过那条缝,看见叶修那张虚胖的脸,忽然笑了。

他松开外套,转而握住叶修的手指,眼底漏出欣喜的光来,呢喃道:“叶神。”

叶修突然想起被他丢在岁月里的剑客蓝河,他穿过层层光影和数据,在这一刻无限和许博远重叠。

叶修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也握住许博远温暖的指尖,试探着叫他:“小蓝?”

可许博远不再应了,他和猫一起打着轻微的鼾声,沉在梦里。




TBC

评论(48)
热度(291)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