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俗不可耐(1—2)

阅读指南:

1.本文写作日常生活向,读作流水账。

2.原著衍生,有bug欢迎指出。

3.文笔最近退步,实在不知道自己写些什么,希望大家轻拍。




1.

叶修从楼上下来那会儿天才刚擦亮。这是他退役的第三年,仍保持着当初的习惯,隔三差五来兴欣网吧的储物间住上一遭,通宵一整夜,拿着各个小号荡漾在荣耀女神的怀抱里。他这会儿困意盎然,肚子却咕咕直叫,催着他去找寻些吃的。网吧还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昨天元宵节,老板娘都给大家放了假,陈果倒是起来了,正在和一个年轻人说话,柜台上面摆着一个精致的草莓蛋糕,和一杯热腾腾的牛奶,叶修稍微走近一点就能闻到甜腻的奶香味,在还算寒冷的早晨氤氲成香甜的温暖。

叶修缩着脖颈凑到草莓蛋糕旁边,准备趁陈果不注意吃个几口。没料到陈果后背上也长了眼睛,冷不丁回过身来,一巴掌拍掉他的贼手,瞪了他一眼:“这是阿远给我的,你少碰,自己找吃的去!”

叶修这才把注意力放到面前的年轻人身上来,他长眉似剑,是很英气的长相,像金庸古龙笔下的少年英雄,持剑便能闯荡四方。

“你好,我是许博远,”年轻人歪了歪脑袋,露出两颗小虎牙,一笑便更加活泛起来,“大家都叫我阿远。”

叶修伸出手去和他礼貌性的交握,回报自己的姓名,掌心却被塞进了点东西。许博远冲他眨眨眼睛,叶修心下了然,如同地下党接头,不动声色的将手掌抽回,在陈果看不到的角落偷偷摸摸摊开手掌。

是两颗大白兔奶糖。

叶修一下子笑出来,陈果不明就里,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许博远在她的目光底下虚握着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客客气气的同他们道句再见,故作淡定的迈着平稳的步伐踏出网吧,全然看不出方才那点稚气的模样。

陈果便调转视线,盯着叶修剥开糖纸,塞了一颗奶糖进嘴里。

“你哪来的糖?”

“小许同志给的啊。”

叶修把糖纸摊平了递给陈果:“呐,糖是没了,这珍贵的糖纸就送给你了老板娘。”

陈果气不打一处来:“谁要啊!”

叶修便心安理得把另一颗糖揣进兜里,去寻他那些口味繁多的宝贝方便面们,吃饱喝足了再溜回楼上,盖上被子睡得昏天暗地。

他一向不设闹钟,且睡眠质量良好,一旦睡下,要么等陈果上来敲他的门,要么等他自个儿睡到心满意足,否则绝不会醒。今天却格外反常一点,睡下没到四个小时就被楼底下偶尔鸣响的车笛声从朦胧的梦里拽出来,他在床上辗转两个圈,明明眼睛还困,脑子反而异常清醒,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索性坐直身子,拉开那块厚实的窗帘。

从他这个角度望下去能看到对面的店铺。那里空置了半个月,现在搬进了新的主人,门口摆放着一整个木架子的多肉,在这个时节依旧欣欣向上,甜品店的老板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和暖黄色的猫咪围裙,正蹲在他那块荧光黑板上写今日推荐甜品,不少路过的女性对他投以惊叹的目光。

叶修想小许同志的确是有点帅的,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他这念头一落下,许博远便抬起头来,似乎早知道他在那儿,直直撞进他的目光里,过不到一秒就笑起来,又在那块荧光黑板上画来写去,最后站直身子,冲叶修摆摆手。

叶修也对他摆摆手,好像主席巡兵一样端正,店里大抵有人叫他,叶修目送许博远急匆匆踏回店里,这才眯着眼睛去看黑板上的字。

——今日推荐:

1.草莓圣代。

2.巧克力奶茶。

3.大白兔奶糖。

末尾画了一只呆萌的兔子,在黑板上卟啉卟啉闪着光。

叶修鬼使神差的趴在窗台上看了许久,等到那点困意细细密密的泛上来才躺回床上,继续会周公。

睡过去前他还在想着许博远,总觉得他们似乎很熟稔,一点也不像今天才见面的陌生人。大抵是周公也知趣,不来他的梦里打扰他,他便用这空档梦见了一个故人。

梦里他是君莫笑,是刚出嘉世身无分文的惨淡,只有一身装备亮丽到扎眼,茫茫然站在荣耀大陆上,面前十几个对话框,全是同一个人发来的好友申请。他删掉了所有,就同意了最后一个,在他按下确定键的那一刹那,大陆边缘泛起晨光,破开沉沉云霭,一个人便在这光里骑马踏浪而来,一身剑客装束,面容却很模糊,对他说:“兄弟,认识一下,我是蓝河,大号蓝桥春雪。”

这一梦就是半天,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也觉得自己还身在梦里。他点燃了一支烟,尼古丁在嘴里肺里转了一圈,变成白色的烟雾,他在烟雾里看不到过去的时光。

他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和蓝河断了联系,君莫笑还是叶修,等他兜兜转转去找的时候,蓝河和蓝桥春雪的背后已经不是给他发十八个好友申请的那个人了。

他想他或许是有过遗憾的,然而地球转的这么快,一圈又一圈的时间里,那点遗憾和他手上的烟一样,不过三五分钟就燃到尽头。

于是他抖落烟灰,把烟摁灭在玻璃缸里。




2.

陈果常说叶修退役以后作息时间和他们是隔着一个太平洋的,魏琛看热闹不嫌事大,说老叶没退役前也是这样,实在该打,末了还夸赞陈果把有时差都说的这么委婉。叶修照单全收,及时认错,坚决不改。

他通常熬夜到早上五点,趁所有人都昏昏沉沉或是醉在梦乡的时候下来找吃的,今天他在下楼之前难得拉开了窗帘。

路灯还亮着,杭州路边栽种的树常年都是绿的,在灯光和晨曦里摇曳出浓淡不定的光影,而对门的甜品店里一丝光亮也无。叶修等了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看什么,刚想放下窗帘,那边就亮了灯,不多久整间店都亮堂起来,许博远打着哈欠拉开玻璃门,头发翘起来一簇,脚上趿拉着深蓝色的棉拖,站在街头抻了一个惬意的懒腰。

他没有初见面时的体面,却让叶修又想起埋藏在时光里的蓝河,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许博远在门口做了两个伸展动作,扭脖子的时候一昂头,又瞧见窗户后面跟个鬼似的叶修。

许博远吓了一跳,往后面躲了小半步,看清人后才松了口气。他站在原地想了想,把小黑板上的字全擦掉,写了一个硕大的‘早’,在右下角画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再推亮荧光灯的开关,牛奶和早安一起发着光。

叶修想他也应该去向许博远问个早,面对面的那种,顺便问问他有没有早饭。他花了十五分钟穿衣洗漱,找到包荣兴落在角落的黑色棒球帽,从客厅的玻璃桌上抽一个陈果买来的一次性口罩,全副武装的下楼,穿过电脑机群,推开兴欣的门,走过一条马路,来到许博远的店里。

这里的墙壁上画的是荣耀的各个职业,收银台的机子上还贴着荣耀图标,一看就是同道中人。

叶修站在原地参观一圈,问了一句废话:“你也喜欢荣耀?”

许博远找出一罐蓝莓果酱,又去面包机前守着:“荣耀很好。”

叶修琢磨着这句话,想许博远是不是和自己一样,不仅仅把荣耀当成一个游戏。可他没再问,因为面包机已经“叮”了一声,许博远把面包片给他送过来,问他要牛奶还是咖啡。

“作为一个男人,”叶修说,“我选牛奶。”

“好品味,”许博远竖起大拇指,“反正你选咖啡我也不给你做,因为我也喜欢牛奶。”

叶修笑了笑,看许博远背后的墙上挂着的明信片,有些是荣耀的,有些是风景,还有些是卡通人物,各式各样都有。许博远注意到他的目光,把涂着厚厚蓝莓酱的面包叼在嘴里,从抽屉里翻出一张散人的明信片递到叶修面前:“写点什么呗。”

叶修坦然接下明信片,在背面挥毫泼墨一番,极潇洒的递还给许博远。

“借我十年,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这是歌词吗?”

许博远举着明信片念一遍,得到叶修一个肯定的回答。

事实上叶修并没有这么多的浪漫情怀,除去大神光环,不过也就是个俗人,很少很少的时候听周杰伦,也听李健,但不太能记得住歌词,更别提民谣。此时此刻写下这一句,全因不知哪年哪月哪天的兴欣聚会上,魏琛捧着话筒,用小马哥般的咆哮,撕心裂肺地反复嚎叫这么一句。好像他们短暂而绚烂的青春全在这么一句歌词里,反复嘶吼,青春跟着滚滚回头。

许博远没有多问,他搬来小板凳,琢磨着该把明信片夹在哪里合适。叶修还在啃面包片,忽然觉得脚边暖融融的,他低下头去看,一只肥胖的黄猫卧在他脚边,乖巧地“喵”了一声,用尾巴卷住他的脚踝。

叶修一边想它是不是在撒娇啊,一边把它抱起来放在膝盖上。猫成了精似的舔舔他的手指,继而把两只前爪放在桌子上,在叶修的杯子里舔了一口热牛奶。

猫舌头太敏感,当即和犯癫痫一样,张牙舞爪的惨叫,叶修差点抱不住。许博远刚把明信片夹到最顶端的绳子上去,回过头来看到这一幕,又气又急,作势要拎猫脖子:“笑笑!谁叫你喝这个的!”

笑笑听懂了他的话般,一脑袋扎进叶修怀里不肯出来,“喵呜喵呜”叫的委屈。

叶修跟它亲主人似的把猫圈在怀里,拦着许博远让他冷静:“哎谁没犯过点错误呢,别冲动别冲动。”

许博远哭笑不得,刚要答话,店门上挂的铃铛便清清脆脆的响起来,一个女孩子踩着铃铛声踏进店里:“老板,你什么时候……”

她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死死盯着叶修,末了颤着声音,似乎很是激动:“叶神?你是叶神?!”

许博远当机立断,一把抓过帽子给叶修盖上,推着他上楼:“不,他是我哥,你认错了,哥你先上去啊。”

叶修想就一个女孩子而已,实在用不着这么紧张,末了还是什么也没说,乖乖抱着猫顺着许博远的意思踏上楼。

可他又不知道该进哪个房间,唯恐侵犯人家隐私,便在楼梯口坐下来,呼噜两把蜷在他膝盖上的猫。

或许是猫太温暖,或许是熬到现在实在撑不住,又或许是许博远在楼下安抚女孩子的时间太长,总之叶修靠着扶手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他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蒙间听见有人喊他叶修,问他怎么睡在这里,他也不知道自己应了还是没应。

喊他的人没了声息。许博远蹲在他下面那一格台阶上,看他因为睡得不舒服而在眉间拧出的褶皱,和卧在他膝盖上甩尾巴的笑笑,轻轻地叹上一声:“叶神。”

叶修便忽然展开了拧做一团的眉宇,好像在做一个好梦。



TBC

评论(39)
热度(439)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