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里

【叶蓝】易燃易爆炸

 本章有喻黄出没

本章有喻黄出没

本章有喻黄出没

设定是博士生以及代课老师叶X前不良少年现酒吧歌手学生蓝

我就想写个师生,雷者慎入

放飞自我,纯属脑洞,全靠瞎掰,文笔已经不管不顾了

没几章就完结,进展神速,瞎几把写写

真的慎入啊!

前文走【1】【2】  【3】【4】 




【5】

他们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见面。许博远恢复正常作息,照常在周四逃掉一节专业课去乐队练习,没有特意去遇见叶修,也没有特意去避开叶修。

再次相见是在校联欢晚会上,许博远被选为主持人之一,在后台换衣服的时候看到叶修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在摆弄那些音响器材。他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招呼,刚好旁边的女孩子叫他过来对词,他便把刚迈出一步的脚给收回来,手上拿着那叠小卡,眼角的余光却一直锁定在叶修身上,直到上台后还下意识看了那边一眼,刚好对上叶修的视线。

叶修用手撑着下巴,对他露出一个笑,他突然就觉得很安心,面对乌泱泱的观众席也没再紧张。

晚会上节目一个比一个精彩,压轴是蓝雨乐队。

蓝雨乐队三年前就在乐坛里闯出一片独属于他们的天地,乐队里的人都是即将毕业的学长们,不同于许博远,他们不知道在舞台上光芒万丈过多少次。主唱是喻文州,吉他手是黄少天,第一个鼓点敲下去就燃爆全场。黄少天璀璨的如同烈日,旁边的女孩子们都在捂着心脏压抑着声音尖叫,许博远也跟着激动起来,却还死要面子的控制住自己不要跟着音乐跳起来,只是拽住一个人跟他叨叨偶像黄少天的光荣事迹,说他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厉害,说到一半莫名其妙的一扭头,看到叶修双手抱臂坐在椅子上,面上没什么表示,脚却跟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打拍子。

心里面那点想要炫耀赞美偶像的欲望无限膨胀起来,只是倾诉的对象换了一个人。许博远跑到叶修那儿,在他身边蹲下,眼眸里亮晶晶的:“黄少是不是特别厉害!”

叶修把目光落到他身上,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动作很轻柔,稍加触碰就离开了,赞同的“嗯”了句。

许博远高兴起来,离他更近一点,说这是理所当然的,这可是黄少啊!黄少天!偶像!

压着他的话音落下的是音乐,喻文州摩挲着话筒,转头朝他们这个方向望了一眼。叶修像是收到某种暗示,跟着动作起来,把舞台上的灯光全都关掉,只留下一盏聚光灯,空茫茫打在没有人的中央。

喻文州的声音就在黑暗里响起,像尼罗河畔失传已久的歌谣,一圈圈扩荡开去,带着不可言说的深情。

“接下来这首歌,我想唱给一个人听。”

伴奏乐缓慢响起,许博远听了会儿就知道是薛之谦的《意外》。蓝雨乐队只唱自己的歌,翻唱是第一回,所有人都是茫然的,聚光灯还是没笼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观众席上抱怨声越来越大,有人骂灯光师会不会打光啊,搞个屁啊,黄少天还抱着吉他,不轻不重地喊了声队长,似乎也不知道情况,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喻文州没管任何人,自顾自的唱下去。他脊背挺得笔直,像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只有唱到“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的时候转过身。他和黄少天都待在黑暗里,隔着一道光芒对视,谁都没再移开目光。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为梦想粉身碎骨的时候,这首歌曾给了他们多大的勇气,在无数个为生活为梦为爱情拼搏的日夜里,有多想彼此能问出这一句。

许博远蓦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有满腹疑惑,看到舞台上黑漆漆的两个剪影之后却觉得什么疑惑都有了答案。他又去看叶修,叶修注意到他的视线,投下目光来。

许博远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天的大雨里,他和叶修被裹在一张绵密的网里,谁也逃不出去。

喻文州还在唱,唱:“明知这是一场重伤害,你会不会来。”

叶修说:“会。”

许博远同样毫不犹豫:“会。”

——异口同声。

 

表演结束后大家都松了口气,许博远和其余的主持人上台说了谢幕词,这场晚会便彻底落下帷幕。

演员和观众都已经离去,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在后台整理器材,中央的舞台上只留下一盏灯,许博远和叶修自愿留下来,一人握着一柄拖把,负责清洁地面。叶修把拖把当笔,在木地板上龙飞凤舞一番,许博远从另一旁过来,问他在写什么东西,又赶忙叫他别玩了,早点弄好一起去西门的小吃街吃夜宵。

叶修敷衍地嗯了一声,一抬头看到许博远站在唯一的光源里,全世界都是黑漆漆的,只有他披着光芒,大胆露出蓝色的头发,万众瞩目。

许博远被他看的久了,无意识的往后退开一步,用刚拧过拖把,还湿答答的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看起来有些局促:“我脸上有东西?”

叶修笑着摇摇头,把他拽回到聚光灯底下,说:“这样好。”

许博远挠挠鼻尖,笑意漫上眼角眉梢,像平静无波的湖面,被风一吹,整个都生动起来。他把拖把拽到面前,假装是话筒,向空无一人的观众席挥挥手,有模有样的清清嗓子摆足派头:“咳咳,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啊,我是许博远,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一首歌,希望大家喜欢。”

他讲完自己先笑场,耳根子红的像熟到烂透的樱桃,歪过头问叶修:“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叶修点头,表示赞赏:“很好,很有气势,很男主角。”

“我以前就想,我是一定要站在聚光灯底下的,”许博远闭上眼睛,脖颈拉出好看的弧度,张开双臂的时候好像拥抱整个礼堂,又像是在迎接即将掀翻屋顶的尖叫,“后来我遇见了黄少,他太帅气了,有那——么帅!我也想有一天能站到他的那个高度去。”

许博远放下手臂,把叶修拉进光里,自己退进黑暗,继续说道:“还有你,叶老师,我曾经不敢想我能再次遇见你,也不敢想现在发生的这一切,但是我这个人啊,有个优点,就是胆子超级大。”

他牵起叶修的手,一脚踏进去,和叶修挤在小小的一个圆圈里,眼眸里好像绽放着能点亮夜空的烟花,说:“我胆大妄为到,想和你一起站在聚光灯底下。”

叶修抵上他的额头,望进他的眼睛,说话的时候有着淡淡的烟草味:“好啊。”

他想起许博远唱过的《易燃易爆炸》,此刻只觉得自己站在爆炸中心,在漫天大火里捧着心脏,交付给这个纵火犯。

所以来恣意放纵吧,我任性的不良少年。

 

END

评论(17)
热度(151)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