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易燃易爆炸

 

 

设定是博士生以及代课老师叶X前不良少年现酒吧歌手学生蓝

我就想写个师生,雷者慎入

放飞自我,纯属脑洞,全靠瞎掰,文笔已经不管不顾了

没几章就完结,进展神速,瞎几把写写

真的慎入啊!

前文走【1】【2】

 

【3】

叶修被尿意憋醒的时候天才刚亮,从窗户望出去能看到一条宽阔的柏油路,路边种满香樟树,枝叶郁郁葱葱的伸张出来,在将明的天色里蔓延出层叠的阴影。许博远就靠坐在窗户边,头搁在玻璃上,指间夹着一根燃到一半的烟,整个人笼罩在朦胧的天色里,隐隐带了点锋利的色彩。

“你也抽烟?”叶修坐起来,在床头柜上摸索自己的烟盒。

许博远像是被他惊到了,脊背僵硬了一瞬,很快柔软下来,像只猫一般蜷起来:“不常抽,对嗓子不好。”

“有心事?”

“没有,”许博远盯着手里的烟,把额头也贴上玻璃,“只是想到一个抽烟抽得很帅气的人。”

叶修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于是他把抽出来的烟放回去,从地铺里钻出来,揽过许博远的肩膀,掌心贴上他的额头,这才发觉许博远发着烧。

叶修替他把烟摁灭,从床脚翻出一件皱巴巴的外套披在他身上,许博远异常乖顺的任由他动作,唯独攥着他的手指不肯放松,叶修没办法,只得牵着他一起下去。

他们走到那条种满香樟树的柏油路上,花还开着,行人不多,公交站牌下空空荡荡的,叶修帮他裹紧外套,许博远坐在椅子上,靠着广告牌闭上眼睛又睁开,笑嘻嘻地拉了拉叶修的手:“叶老师,我有没有说过你抽烟的样子超帅。”

他不等叶修回答便继续说下去:“本来我真的没想告诉你的。其实我们六年前见过,有一次我被几个小混混堵在巷子里敲诈,是你叼着烟出现在我面前,像英雄一样,送给我一把伞,我一直都记得呢。”

叶修随着他的叙述努力回想,终于在杂角旮旯里翻出这么一段时间过于久远的回忆。

那会儿他才十八岁,正当年少轻狂的时候,专挑自习时间和苏沐秋一起翻墙去网吧打游戏,唯一一次打架就是因为在去网吧的小路上遇到三两个小混混堵着一个又矮又瘦弱的初中生勒索钱财。

他读过古龙,也喜欢金庸,一腔英雄气概无限膨胀,把小混混们打的落花流水不说,还为了耍帅把自己唯一的一把伞送给那个被欺负的初中生。

初中生攥着他的衣角,声音也是细细弱弱的:“我以后一定会找到你的,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十八岁时中二病爆表的叶修想自己的姿势一定要酷,语言一定要帅,于是他端着架子踏进暴雨里,极其潇洒的挥挥手,如同热血动漫里每个主角的离去:“叶修。”

叶修望着坐在长椅上追念往昔的许博远,忽而感慨,原来在他未曾注意的时候,他们已经那么早的相逢。如果他那时候就知道以后会遇到这样的许博远,他一定不当英雄,不错过那么长一段时光。

许博远还在说,眼眸里的怀念一点点褪去,换上温柔的色彩:“所以啊,如果叶老师你昨天晚上没送我一把伞,没把我带回你的公寓,没给我弹琴听,而我今天没发烧,脑子还清醒,我一定不会告诉你……”

“从六年前开始,我就喜欢你这件事。”

公交车从路的另一头开过来,初秋的风呼啦啦吹过街道,草叶和花朵都跟着摇摆,春天一下子越过两个季节降临在这个小小的公交站牌底下,叶修望着他眼里明晰的期盼和紧张,相贴的掌心有着对方的手汗,震惊到松开了手。

许博远还仰着手心,似乎反应不过来,叶修惊觉不对,难得慌忙的想把手伸回出去,许博远却已经把手揣进了口袋。公交车的轮胎和地面摩擦时发出一道尖锐的声响,硬生生在他们面前停下,许博远扶了扶吉他背包的带子,越过他踏上车。

他站在车门口和叶修挥挥手,用勉强挤出来的笑说再见,叶修刚踏出一步,车门就紧紧闭合上,司机唯恐来不及似的踩了油门,只留给叶修一车尾气。

叶修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反应,直到柏油路上行人渐多,环卫工人在他身边捡了三次垃圾他才大喘了一口气,好像溺水的人终于浮出水面,整张脸都涨红起来。他从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花了足足五分钟都没点燃,于是他又深深吸一口气,继而蹲下身用手臂抱住自己的头,肩背都震颤着,极大声的笑起来。

完了,叶修想,他眼睛里有着要满溢出来的欢喜,胸腔里好像发生了一场地震,心脏鼓噪的不像话。

完了,高兴地要发疯了。

TBC

 

老叶你还高兴,小蓝都误会了!!

评论(26)
热度(164)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