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易燃易爆炸

设定是博士生以及代课老师叶X前不良少年现酒吧歌手学生蓝

我就想写个师生,雷者慎入

放飞自我,纯属脑洞,全靠瞎掰,文笔已经不管不顾了

没几章就完结,进展神速,瞎几把写写

真的慎入啊!


【序】

“说出来你不要害怕,”许博远握住叶修的肩膀,他身后光影重重,色彩斑驳,而眼睛里明澈的只剩下一种情绪,“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1】

叶修真正意识到许博远是个不良少年,还是在一条鲜有人迹的小巷里。

这条巷道连通他租住的公寓和代课的大学,路灯年久失修,灯罩里结满蛛网,只作摆设用。穿出小巷再走一段路就有一家酒吧,因此叶修能在极少数时候遇到一些醉了酒的男男女女在这里吐到天昏地暗,有些醉的厉害的前一秒吐完下一秒就把脸埋进呕吐物里睡得香甜。

但他确实没料到会有人选在这里干架,其中一个还是自己代班的学生——平常他都戴着黑框眼镜,头发虽然挺长,但好歹是黑色,看着还挺文艺。不像现在,头发染成显眼的蓝色,化着夸张的烟熏妆,穿衣风格十分朋克,浑身的银链铁链稍微动一动就叮当响,脚边还躺着两个不断呼痛的混混,一看就很凶。

他靠在墙上匀了两口气,背起放在一旁的吉他,脚尖往叶修的方向转了转,还是选择目不斜视的往反方向走去。叶修把炒粉干换只手提,出声留住他:“小许同学,周四不上课,在这挥洒青春呢?”

许博远果真停住脚步,脊背僵硬了一瞬,随后肩膀放松下来,半是惊叹半是无奈的回过头:“不是吧叶老师,这你都能认出来?”

叶修盯着他那两坨熊猫式的黑色眼影,自己都佩服自己:“眼力好,没办法。你怎么把头发染成这样了?”

“很早就染了,”许博远干脆站在原地跟他唠嗑,笑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伤口,轻轻嘶了一声:“平时都戴假发,不喜欢走在学校里别人老盯着我看。”

叶修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抖出一根叼在嘴里,摸遍口袋也没找着打火机,干脆又把烟夹到耳朵上,摆出退休老干部劝慰熊孩子般语重心长地口气:“小许啊,年轻人嘛,热血一点是好事,穿衣风格艺术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周四逃课我也不说什么了,但是遇事不要冲动嘛对不对,你逃课来打架是不是不应该呀?”

“叶老师,您误会了。”许博远扶额,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贴心的从兜里掏出一只打火机递给叶修。

他这时候离叶修极近,叫叶修能看清他被浓墨重彩包裹的眼睛,清澈到过分,像躺在天山上的一池湖泊,能映出天地间种种风采。他向叶修摆摆手,擦身而过的一瞬间,路灯跟发癫痫似的发出兹拉两声,随即回光返照般投下一束昏黄的光,恰巧笼罩在许博远身上,把他还渗着血的嘴角衬出几分艳丽来,浑身的烟酒气擦过叶修的鼻尖,又轻飘飘的远去了。

事实上叶修对于许博远的印象并不深,他成绩中上,做事也中规中矩,除了周四必定逃课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而在大学生涯中不逃课总像缺失了些什么,因而这点特别也被看成是年轻人惯有的小小懒惰,偶尔有两句风言风语传到叶修耳朵里也没能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这个晚上,非主流造型的许博远实在和平时形象反差过大,像个章一样戳在叶修的脑子里,以至于叶修半夜做梦都是蓝头发的许博远弹着电吉他,竖起手指,眉目狰狞,声嘶力竭地喊着“Rap!yeah!!”,硬生生把自己吓醒了。他靠在床头拍拍胸口,开了一盏小灯,摸过烟盒跟打火机,点一支烟给自己压压惊。

打火机还是许博远给他的那只,深蓝色的外壳,烫着一串华丽的金色英文,叶修把它举起来,放在灯光底下看,莫名觉得这串英文十分眼熟。

随后他把打火机搁回原处,把思绪跟烟一起掐掉,重新躺进温暖的被窝里,许博远也被他暂且抛到脑后,姑且没再出来到他的梦里作怪。


等到许博远再次被提出来,是在叶修已经认出打火机上的英文的时候。

彼时他就站在Manner的门前,被包荣兴和陈果生拉硬拽进去。

这间酒吧离他公寓不远,在这之前他从没来过。酒吧里空间狭窄,明明五光十色的灯到处乱晃,仍旧叫人觉得昏暗,人们便在这一方天地里伴着酒精放纵。叶修趁包子几个人不注意,悄悄溜到吧台边,点了一杯果汁抱着不肯撒手。等他喝了小半杯,整间酒吧的灯忽然全灭了,人群安静了一秒,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一叠声的尖叫浪潮般翻涌起来,舞台上一盏聚光灯随着尖叫咔哒亮起来,落在一台架子鼓上。

紧接着亮起第二盏、第三盏,从两边往中间递进,最后一盏灯亮起的时候,叶修看到了拥有一头蓝发的青年。

——是许博远。他今天没挂许多装饰品,只是风格依旧浮夸,牛仔裤上的破洞能露出整个膝盖,妆容也不夸张,只打了一层底,嘴角的伤被好好遮盖着,嘴唇是粉嫩的颜色,眼角画了颗金色的星星,笑起来的时候星星也跟着活泛的动了动。

“大家好,我是蓝河,”许博远眨眨眼睛,引起许多女孩子狂热的应援,他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手指勾了勾琴弦,弹出一段乱音来,“今天第一首歌是翻唱的《易燃易爆炸》,希望大家喜欢。”

叶修曾在看电视时听过这首歌,陈粒唱的时候有烈酒般的热烈和色气,而许博远唱时完全不同,他起初压着嗓音,过了前奏猛然拔高,如同战士吹响号角,烟火般炸裂全场,色气荡然无存,甚至让人忍不住想抖腿,末了尾音飘飘荡荡的低下去,隐隐入了三分寂寥。

叶修用手撑着下巴,隔着重叠的人群望向舞台。许博远离他很远,唱歌的时候像在发光,不像学校里那个呆板的眼镜仔,也不像后巷里被劣质的烟和酒包裹的小混混,站在聚光灯下的他笑起来神采飞扬,整个人闪闪发亮,眼角的小星星也跟着璀璨耀眼,飞越人海落尽叶修眼里。

叶修想他点的果汁可能掺杂了酒精,要不然他怎么觉得有些醉了呢。

TBC

评论(23)
热度(186)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