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哨向】春风十里

前文走【1】【2】 【3】【4】【5】【6】【7】【8】【9】【10】【11】【12】

 

【第十三章】

视频通话才开始半小时,搜救人员名单就已经定下,以喻文州为首一共一十三人,全是万里挑一的精英,就算去刺杀首相也不过就是这个阵容。

“叶神发来的定位是位于中央市西部的中央医院,防守不能说不严,不过入侵这里对于几位来说可以说是小菜一碟,”江波涛的脸猛不丁在屏幕上来了个特写,吓了大家一跳,一秒钟后他移到合适的距离,抱歉的笑了笑,把一张建筑图的照片发到每个人的电脑里,“中央医院建成之后两年,参与建设的人都在两年内‘意外’身亡,幸好有个工程师偷偷留下一张图纸并且藏了起来。从这张图纸里可以看出中央医院地下有巨大的空间架构,十有八九叶神在这里。”

方锐凑到老魏身边摸着下巴研究了一阵:“没那么容易进去吧?这儿可只有一条通道。”

“没错,问题就在于要进入地下只能乘坐特殊电梯,这台电梯入口在院长办公室,需要医师李望的指纹解锁,机会只有三次。”

孙翔忍不住吐槽:“高层有毒吗,为什么要一个普通医生的指纹解锁这架电梯?”

张新杰推推眼镜架,猜道:“俗话说大隐隐于林,这个李望身份一定不简单,或许是参与人体实验的重要人物。”

“说起来轮回掌握的消息可真多。” 楚云秀说。

江波涛笑眯眯地回答:“可不要小看我们的财力和情报网呀。”

快穷疯了的魏琛硬生生从这句话里听出“爸爸有钱”的迷之底气,而有钱的大佬此时在屏幕里敛起眉目,神情严肃:“但这是我们能知道的所有的了,地下的兵力部署和结构全是迷,也有可能叶神并不在那里,到时候全靠大家自己的本事,请务必小心。”



7月28日,20:30分。

一位浑身浴血的向导被背进中央医院,他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面容被血糊的看不出本来样子,送他进来的青年戴着黑色口罩,看起来惊慌失措,眼眸里含着泪,几乎要承载不住而落下来。

没多久向导被推进手术室,李望作为主刀医师匆匆做好准备,手术室门前的灯挂起亮眼的红色。戴口罩的青年被拒之门外,只能坐在门前的椅子上,每过十分钟看一次表,似乎很是担心。

21:00分。

本该安静的医院门口突然喧闹起来,几十人拿着棍棒和啤酒瓶气势汹汹的要冲进来,其中半数都是哨兵,说前些天他们的一个好兄弟,同样是个哨兵,在医院死去,他们怀疑是医生的问题,非要在这里讨个说法。

滋事的哨兵们释放出各自的精神体,一时间人声加兽吼,热闹的像是进了动物园。一部分哨兵持枪赶去前门,口罩青年最后看了一眼表,起身走向最近的办公室。

一分钟后,手术室的灯灭了。

李望出来时身后还跟着一个男护士,病人被推出来时半张脸都蒙在深蓝色的薄被里,很快被其余人送到加护病房。而李望和男护士没去管门口的喧闹,径自穿过走廊,从后门走出这栋楼,往院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宇走去。

后门早有一个人在等着,穿着白大褂,口罩从黑色换成蓝色,一双桃花眼里弯着笑:“不愧是我的部长,精神控制对你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嘛,我已经预料到了结局,这次肯定是大成功的!”

穿着护士服的喻文州揉揉他的脑袋,夸赞道:“少天的演技也很不错,可以拿奥斯卡了。”

黄少天笑嘻嘻的应承下,还没来得及自夸通讯器里便传来方锐极其愤怒地嘶吼:“你们搞死我兄弟还想不负责?我告诉你们没有这么美的事!不给个八十来万咱们这事儿没完!”

喻文州用手指扣了扣耳麦,调侃道:“看来方影帝也想拿奥斯卡。”

他们嘴上瞎侃,步子倒是迈的飞快。整栋楼都是黑的,但电梯还可以使用,到达院长办公室的门口花费了不过三分钟。周泽楷双手持枪站在门前,安静的犹如一座俊美的雕塑,五六个哨兵昏迷在他脚边,叠成一撂,孙翔坐在最顶上扛着冲锋枪曲着一条腿,活像土匪进村。

“你们两这pose摆的可真有意思,”黄少天说,“一个像山大王,一个像宁死不屈的富贵少爷,就这架势看起来一言不合就要玉石俱焚。”

孙翔跳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只白鹤便从楼梯的拐角处横冲直撞过来,在他举起的枪口前堪堪停下。王杰希从白鹤身后缓步踱出,很有一番仙风道骨。跟着他过来的还有苏沐橙、楚云秀跟李轩,方锐、唐昊和张佳乐都化过妆,此刻聚在门口闹事,替他们吸引目光,争取时间。

王杰希抚了抚兴奋异常的白鹤的脖颈,让它暂时回到自己的精神世界,同时对喻文州说道:“这楼里的哨兵已经全部解决。”

“辛苦了。”喻文州对王杰希点点头。李望在他的精神控制下如同木偶,替他们打密室的机关,在通往秘密的电梯上摁下指纹。

21:06分。

他们顺利进入这个地下空间。这里就像撒旦的宫殿,阔气并且阴冷。以电梯为点,在他们面前展开一个扇形,在弧形的部分有十扇门,两边的直线上全是玻璃罐,里面充满着蓝色的液体和虬结着的黑色粗管,每个玻璃罐子里都囚禁着一个人,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

正中央的空地上站着一支军队,他们装备着武器,瞳孔无光,脸颊上都有数字的刺青,喻文州他们认出了好几个熟面孔,都是在调查资料上登记的已死亡哨兵。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坐在一旁,听到电梯门开时下意识起身行礼,待到认出他们就变了脸色:“你们是……?!你们没有进入这里的权限!是入侵者!喂你们这些木偶,干掉他们……”

军官浮夸的动作一瞬间僵硬,瞳孔里倒映出黄少天的脸。他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小虎牙,看着稚气又无害——如果他没刺穿军官心脏的话。

“看在你能认出我们的份上就给你一个忠告,坏人死于话多知道吗。”黄少天抽出短刀,舔了舔尖牙,这个动作让他看起来像是咬断猎物脖颈的狮子,血腥气随着他的动作溢出去。

然而指令已经完成,在正中央的哨兵军团发出“咯咯”声响,如同机器坏掉的声音。王杰希扫视一眼,皱眉道:“看来说他们死了确实没错。”

孙翔从他后面踱出,舒展了一下筋骨,随即枪口迸出一道火花,一个冲过来的哨兵随着他的枪响而倒下。

“那就开干呗。”

他年少尚且轻狂,意气风发,入战场时像去赴宴,武器是他的礼服,枪响即是他的交响乐。

而苏沐橙和楚云秀早已冲上前线,喻文州和王杰希是向导,在后排为他们做坚实的后盾。

21:30分。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堆尸体,几个哨兵都受了伤,幸好不算太严重。敌人还剩最后一个,在濒死的边缘挣扎,看起来很辛苦。

王杰希在他身边蹲下,像长辈一样摸了摸他的脑袋,宽慰道:“这些日子难为你了。”

那个哨兵突然就不挣扎了,瞳孔里隐约亮出一丝清明的光,很快又黯淡下去。他费尽所有力气抓住王杰希的衣袖,在他掌心动作微小的挨蹭两下,缓缓闭上眼睛,嘴角还挂着笑,面容安详,像去赴一个好梦。

在场的人都静默了一瞬,最后还是由黄少天打破沉默:“怎么我们打了这么久这些门里面一定动静都没有?是没人吗?进去看看老叶在不在这?”

像是为了应和他这句话,其中一扇门被人从内里打开。黄少天一瞬间绷紧神经,把手中的短刀当做飞镖掷出去。

“黄少天你打招呼的方式真够恶劣的。”

这一副开口就带着拉仇恨式的嗓音让在场诸位都有些恍然的感觉。叶修穿着肥大的病号服,双手插兜,他背后是灼灼火光,给他周身都镀上一层温暖的橘光。

苏沐橙看他慢慢走近,捂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再坚强终归是个女孩子,怎么安慰自己也会在夜里频繁的做着叶修离去的噩梦,和苏沐秋离开时的场景反复交替,半夜醒来空空荡荡的房间只有自己一个人,恐慌漫上来便再不能寐。一颗心吊在嗓子眼这么久,一下子落回到原处,竟也硬生生砸出痛的感觉来。

幸好叶修最后安然无恙的在她面前站定,眉眼温柔,问她:“有烟吗?”

22:00分。

一辆小面包车在中央市内横冲直撞,直到出了关卡才缓缓平稳下来。

驾驶员是肖时钦,周泽楷安安分分坐在副驾驶,双手死死抓着车门上的把手,跟抓救命稻草似的用力,连指节都泛着青白色。

方锐那一边有张新杰负责,这时候从另一条路撤离,再过几个弯道就能跟他们会和。叶修离开前炸毁了整个地下实验室,得益于高层将它造的铜墙铁壁,地面上只有轻微的震颤,窗户上抖落几簇灰。但就算这小小的震动也足够惊动高层,他们必须在此之前全部撤出中央市。

“叶修的洗白材料之前就已经递交上去了,我们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加上中将亲眼看蓝河‘杀’了叶修,高层以为我们已经放弃了,给叶修撤回罪名,重新给了少将的荣誉。”

肖时钦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急转弯,车子甩了个漂亮的漂移,这下周泽楷连脸都白了。幸好接下来的路不长,不过十分钟就已经到达旧码头。这个地界成为中央市之前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海岸城市,因而这个码头造的太过小气。在城市繁荣起来之后这里就被废弃,政府下达通知,下个月就要拆掉了,他们十几个人是它最后一批客人。

船就停在岸边,方锐他们到的比较早,此刻都聚集在船边等着他们。肖时钦和张新杰把车沉进海里,跟在叶修后面上船。

船舱里亮着一盏灯,正中央摆着三张小桌,放着酱鸭炸鸡还有些小菜,几扎啤酒堆在桌边,电饭煲里的饭还是热着的。叶修一进去就惊呆了:“嚯,你们倒是会享受啊,还在船里搞这些。”

“这可不是我们准备的,”方锐和黄少天抢着一只鸡腿,还要分神来和叶修说话,忍不住挤眉弄眼的,“你自己去驾驶室看看就知道这菜哪儿来的了。”

苏沐橙和楚云秀在喝酒,听到方锐这话放下酒杯,对叶修笑道:“好好说话,他可没我这么好哄。”

一屋子人都对叶修投以暧昧的目光,只有孙翔一脸状况外,拽着周泽楷小声问他怎么回事。

周泽楷在灯光下流出一丝笑来:“喜欢。”

孙翔红了脸,随手夹了一块酱鸭胡乱塞进周泽楷嘴里,吊着眉梢故作凶恶:“你没事对我说喜欢干嘛!”

周泽楷觉得很委屈,他想解释是叶修喜欢别人,看了看孙翔那张恶狠狠的脸还是什么也没说。叶修早跑出去了,此刻站在驾驶室门前,扒拉扒拉乱翘的头发,理一理折皱的袖口,清了嗓子两三遍才握住门把手,极为庄重而缓慢的推开。

这里同样有一盏小灯,一个人从椅背后探出头来,见到他时愣了一愣,随即礼貌地问候:“叶部长怎么来了。”

叶修一听这语气就知道自己一时半会儿落不了好,左右他脸皮厚,假装没听出来蓝河语气里的疏离,自顾自坐到副驾驶座去。这个角度望出去能看到平静的海面,一轮弯月垂的很低,像是要落进海里,又像是要把海和天都勾在一起。他在这时候回忆起蓝河跟他讲的机械心的故事,主角和他的机器人生活在一片不被打扰的空间,就像他们现在一样。

却又很不一样,比如他的小主角现在就在生气,而不是跟他谈论风花雪月,也不知道他唱歌蓝河爱不爱听。

“蓝啊。”叶修想了想,还是喊了他一声。

“我在,叶部长有什么指示。”蓝河一板一眼地回答。

一口一个叶部长,非得把距离拉远了说。叶修也不去纠正,反而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下三寸:“这里已经没事了。”

蓝河应声去看,那块地方有个小小的疤,他咬了咬牙,一刹那攥紧了轮盘,一张脸血色尽失。

“啊,原来我让你这么难过啊。”叶修心疼于他的反应,立马拢好衣服,手指抚上他的眼角不断摩挲,好像那里有许多泪,事实上蓝河一滴泪都没落,他只是哆嗦着嘴唇,连个音节都不能发出,最后颓丧的闭了闭眼,睫毛扫过叶修的指尖,又很快睁开。

“你让我超级难过,太过分了,”蓝河重新把目光落在海面上,却卸去了全身的防备,像一只刺猬收起全身的尖锐,把最柔软的部分敞开给叶修看,“过分的要死,本来都不想理你了,不过要是你再骑一回自行车带我去兜风,我就考虑原谅你。”

叶修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松了一口气,刚刚那个时刻比只身入敌营还让他紧张。他应承下这份甘之如饴的惩罚,哼唱起不着调的《水手》。

“叶神你唱的什么呀,都跑调了。”

蓝河听了几句忍无可忍,暖黄的灯光裹着他,笑的时候脸颊上会漾出一对酒窝,镜片后的眼睛里有柔软的无奈。

叶修便看着他,想揉揉他的头顶,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只是看着他。

你看啊,他笑起来多好看啊。


TBC

评论(10)
热度(232)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