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哨向】春风十里

本来想做生贺的,没赶上。

但还是祝我蓝生日快乐,永远爱你。

 

前文走【1】【2】 【3】【4】【5】【6】【7】【8】 【9】

【第十章】

叶修把蓝河送回到宿舍楼下,临走前叶修把一筐的满天星都塞到蓝河怀里。

他对于表达喜欢还停留于和苏沐橙一起看过的狗血言情电视剧的年代,骑着一辆车去见很有好感的少年,送他一捧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花,除了对象的性别不对,其他都美好到不行。

蓝河哭笑不得的抱着杂乱无章的满天星站在台阶上,灯光从屋里流出来,有风吹过,扬起他宽大的T恤下摆,露出一小截精瘦的腰肢,他微微弯腰,眼睛也弯起来,像江南精致的桥:“谢谢叶神。”

这一刹那叶修觉得那书里说的怦然心动都是真的,除了这四个字,他确实找不出其他词语来形容现在的感受。

然后他便在鼓噪的心跳声里目送着蓝河踏进明亮的大堂里,走动间偶尔掉落两枝满天星,拐个弯就看不见了。叶修在原地等了等,把自行车掉了个头,准备慢悠悠的推回去。

没成想还没走出几步路就被叫住,叶修回过头,看见蓝河不知怎么的又跑出来,满天星掉的更欢了,他踩着花枝向他奔来,像在演电视剧,浪漫的一塌糊涂。

“叶神,”蓝河拽住他的裤腰带匀一口气,眉间拧出两道褶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不安心,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叶修不着痕迹的扫一眼搭在他腰带上的手,伸出食指点了点蓝河眉心,把那一座小山川揉平,说道:“我知道,你先上去。”

蓝河仍旧拽着他不松手,叶修拍了拍他的脑袋,有些好笑:“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哥撒娇?”

说罢在蓝河炸毛之前赶忙从兜里掏出一颗糖放到他掌心,哄孩子似的哄他:“乖。”

这个字像女巫的咒语,成功让蓝河被烫着了似的缩回手。叶修拽了一把快掉下去的裤子,懒洋洋的挥挥手以作告别,用他一贯的姿态往来路前去。


“蓝河?蓝河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什么?”

蓝河从梦中惊醒似的一抖,满脸迷茫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曙光。笔言飞端着咖啡从他们身旁路过,游魂似的插一句话:“我看蓝河最近是魔怔了,半夜大喊着叶神叶神你在哪儿然后突然坐起来,把我吓得心脏病都要出来了。你看看我这黑眼圈!”

整间办公室骤然鸦雀无声,四面八方都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扎的蓝河头皮发麻。他尴尬的咳嗽一声,压着嗓音故意拉下脸:“二笔你别瞎说,我睡觉从不说梦话的。”

入夜寒蹬一脚地面,把转椅当轮滑用,拿笔杆敲了敲隔壁知月美女的桌面:“这话你信吗?反正我是不信。”

笔言飞摆出冷漠脸,直接掏出手机,打开录音界面,几声沉沉的呼噜过后猛然是一声拔高的“叶神”,颤巍巍的还破了音,分明是蓝河的嗓音。

知月摊开双手,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铁证如山呀蓝河大大。”

蓝河烧红了脸,追着笔言飞满屋子跑,誓死要砸碎那只手机,笔言飞举高双手东躲西藏,满屋子都是蓝河那几声惊悚的“叶神”。

曙光双手抱臂站在那看了一会儿,眼见着蓝河即将追上笔言飞才上去拦了拦,装的很正经:“蓝河别闹了,大春叫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说有任务要给你,很紧急的,你赶快去。”

梁易春的办公室在楼上,但他不常用,大部分时候都跟蓝河他们坐在同一间办公室,偶尔聊天吃茶打屁,十分亲民,那间独立的办公室便空下来,只有在会见重要客人的时候才能派上一点装逼的用场。

因此蓝河能猜到来客身份不低,却怎么也猜不到尊贵到这种程度。

前蓝雨部长魏琛,现任蓝雨部长喻文州,梁易春恭谨的站在他们身边,光这个阵仗都让蓝河行礼的时候都差点咬到舌头,更别提还有他的偶像黄少天。

“黄黄黄黄少!”蓝河激动的呼吸都要停了。

黄少天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首长似的冲他举举手:“哟!你就是蓝河啊?哎不是我说我们蓝雨就是人才济济,多么俊俏的向导。”

蓝河决定回去就给自己这张脸投保,毕竟是偶像亲口夸过的呢!

魏琛按了一把黄少天的头,顺手把烟灰抖落到玻璃缸里:“行了别耍宝了。蓝河,这回有事要让你办。”

蓝河抿紧唇,这两天一直挂在心上的不安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他看着魏琛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喻文州心领神会,双手交握着搁在桌上,严肃的时候眉目都有些清冷:“将军直接发布的S级任务——杀掉兴欣部长,也就是叶修少将。”

蓝河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我可能有些耳鸣……刚刚您说什么?”

喻文州便看着他,一字一顿无比清晰的重复:“S级任务,杀掉叶修。”

梁易春把任务文件递到他手上,一刹那所有声音远去,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叶修两天前失控,杀了两名哨兵,现下令抓到后就地处死。

“不可能,”蓝河几乎要在纸上攥出两个洞,“两天前我还跟他在一起过,他好好的!怎么可能失控!”

如果叶修失控,一个连都不够他杀,怎么可能只死了两名哨兵!这根本就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的!

“蓝河你先冷静一点。”梁易春握住他的肩膀,阻止他语句有些混乱的争辩,而他迫切的想证明些什么,越过梁易春的肩膀死死盯着还坐在沙发上沉默着抽烟的魏琛。

他想他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否则怎么会连黄少天都精简了言语,皱着眉头站起身来推了一把喻文州。可他实在听不见黄少天说了什么,他满脑子都是纸上的内容,那些字一小个一小个绕着他飞舞,变成咸腥的海水裹着他,人声隔着水声被扭曲成鬼怪一般的低吼。他能看见喻文州的嘴巴张张合合,足足花了两分钟才把他的声音从光怪陆离的嘈杂里分辨出来。

“如果你觉得做不到,这个任务我换一个人来。”

蓝河把这句话反复咀嚼,慢慢失了力气。他按了按梁易春的胳膊,示意他自己没事,重新变成一个冷静自持的向导。

“我可以,”他缓慢地重复,“我做得到。”



蓝河并不是太清楚自己怎么从那间办公室出来的 ,等他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蓝雨分部的门口。这两天天气一直不太好,天阴沉沉的,憋了许久的雨这时候攒足气势落下来,子弹似的凶猛,打的周遭的树木都蔫了吧唧的。他在廊下踌躇了一会儿,犹豫着是不是要回去拿伞,可他一恍惚好像看到叶修就推着自行车守在门口,于是他便放弃了拿伞的想法,游魂似的荡进倾盆大雨里。

这个点塔区里很安静,全世界似乎只剩下他和这场雨。他漫无目的的晃了一圈,沿着柏油路想往回走,走到一半看见一道长椅,于是他便在长椅上坐下。

雨砸在他的脑门上身上,浑身都是可以忍耐的痛,有些水顺着他的额发滑倒他眼睛里,惹得眼睛又酸又涩。他便闭上眼睛,夜里做过的噩梦在暴雨和黑暗中层层叠叠翻上来。

他梦见叶修骑着自行车带着他,骑到一半把他放到路中间,然后挥一挥手,说小蓝我走了。蓝河问他你要去哪里,叶修只是笑笑,双手插进兜里,突然就不见了,蓝河满世界的找他,可哪儿也没有他。好像叶修被深渊吞噬,就在他面前,可他什么也做不了。

“操蛋。”

他骂了一句,眼睛红的像是要流泪。

TBC

评论(21)
热度(215)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