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哨向】春风十里

说不更新仿佛就是在放屁

前文走【1】【2】【3】【4】

【第五章】

蓝河把向导素包装好,寄了一份到蓝雨分部,又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画了哨兵的肖像画,拍成照片传给梁易春,拜托他帮忙查一查这个人的身份。

电视上一直没有商场这件事的相关报道,白塔内部没有任何风声,梁易春除了一开始回复的一个“嗯”也没什么后续消息,日子紧赶慢赶,等蓝河晃过神来,已经到了除夕夜。

按照陈果的意思,兴欣的第一年,该怎么热闹就要怎么热闹。红灯笼是一早就挂出去了的,玻璃门窗擦得锃亮,魏琛和包子一起去贴春联,一个站左边一个站右边,罗辑站在两个人中间,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硬是从相差无几的高度中看出了一丝丝不对称,指挥着魏琛和包子挪来挪去十分钟有余。

“处女座吗?”包子发现新大陆似的冲罗辑叫,“小弟你是处女座吗?”

魏琛趁罗辑分神的空档把对联往墙上狠狠一拍:“完美!”

陈果拿着横联从屋里进来,抬头一瞧气得直跺脚,喊道:“歪了!歪了!”

方锐不知道藏在哪儿偷吃,苏沐橙和唐柔用叶修的电脑逛淘宝,乔一帆和安文逸在厨房做饭,一个差点砸了锅,一个撒盐的时候恨不得有个秤能量一量。

叶修一早就躲到蓝河房里抽烟。房间是不久前才打扫过的,被子平平整整的铺着,床头柜上搁着半幅画,黄少天的海报堆成小山,和蓝雨分部的徽章放在一起。主人不在,空间不大的卧室里莫名有些空荡荡的。

叶修抱着造型独特的烟灰缸接住掉落的烟灰,在房间里漫无目的的逛了两圈,又坐回到窗台上去。

他照旧拉开半格窗户,冬日里阳光暖融融的,给楼底下吵吵闹闹的各位都镀上一层浅淡的金色。陈果双手叉腰还在训,魏琛坐在高架梯上赔着笑,视线一转恰巧看见叶修鬼鬼祟祟的躲在窗后头吞云吐雾,忙不迭向老板娘告状。

叶修心道不妙,赶紧把脑袋往后缩,却瞧见一天都没看到的蓝河也从屋子里走出来,听到魏琛的嚷嚷跟着昂起头。

“叶神,你怎么又在抽烟啊,”蓝河冲他招手,“老板娘叫你下来帮忙啦!”



横联上写的是平安喜乐,叶修拿着它在门框上来回比划,压根没管对称,在自我感觉良好的位置贴下去。

陈果刚训完魏琛,一看叶修也贴的歪歪扭扭的模样,一时之间气得连话都说不出。蓝河怕叶修不高兴,拽着他小声安慰:“没关系的叶神,你看魏老大不也贴歪了嘛。”

两个人一齐抬头看,歪歪扭扭的对联配歪歪扭扭的横联,像被风吹歪的杨柳。

“平安喜乐,叶神。”蓝河照着字念,眨了眨眼睛,对他笑起来。

哇,叶修紧紧盯着他的笑,在心底感叹,今天的太阳好像真的很大啊。



晚上吃的是清汤火锅。

一堆人围着一个大圆桌,陈果善心大发,特意买了一些酒过来,哨兵们事先都被调低过五感,此刻没了顾忌,敞开了肚子吃吃喝喝,嬉笑打闹。电视机里在放春节联欢晚会,魏琛就在桌前追忆往昔。

“想当年啊,老夫也是个神一样的少年,老叶呢,还是一个毛头小子。”

魏琛指了指不知道什么时候醉倒在座位上呼呼大睡的叶修,扯着嗓门宣扬他的黑历史:“你们是不知道,他十八岁的时候多牛逼,居然敢在指挥中心的楼顶上抽烟,还扔易拉罐,被白塔的哨兵们围追堵截了一晚上。”

众人跟着发出惊叹或哄笑,话题一转,又绕到苏沐橙身上去了,说曾经有个好喜欢好喜欢她的哨兵,不送她玫瑰,不送她香水,只在雨天的时候替她拿一把伞。

“后来呢?”乔一帆问。

“后来?”苏沐橙似乎忘了,她费劲的想了一会儿,举起酒杯,“不讲这些,干杯!”

承载了酒液的玻璃杯高高低低的举起,碰在一起的时候发出特有的清脆声响。方锐拿筷子敲碗,孤狼嚎叫似的唱《难忘今宵》,魏琛不甘寂寞,也跟着嘶吼起来,包子是个爱凑热闹的,唱的比谁都响,安文逸几个被这气氛感染,跟着低低哼。陈果拿手机给他们拍照,魏琛感觉到了,神奇的安静下来,透过镜头对她笑。



闹到最后横七竖八躺了一地,魏琛的外套盖在陈果身上,苏沐橙在梦里呓语着继续喝,又一迭声地叫着“哥”,挂在眼角的不知道是泪还是汗,唐柔蜷在沙发上睡得香甜,方锐在喊老林,包子打着呼噜,罗辑还挂心他的方程式,乔一帆瘫倒在桌上,安文逸睡姿像个小孩。

依旧坚挺的蓝河挨个数过去,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最后数到叶修。最早一个歇菜的此刻伸个懒腰,眼神清亮,一点也不像醉酒。

“你他妈装的?”蓝河不可置信。

叶修很大方很不要脸的承认了,夹了一筷子生菜放锅里涮。蓝河在对面睁大了眼睛瞪他,似乎是反应不过来。

“年轻人,少喝酒多吃菜,你看看,都傻了。”叶修把软趴趴的菜叶放到蓝河碗里,语重心长道。

蓝河大抵是喝多了,乖乖低下头,兔子似的咀嚼,嚼完两口猛然惊醒,反驳道:“什么傻,是你阴险!”

叶修不接话,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火锅摆在两个人中间,咕噜咕噜冒泡。

蓝河已经吃饱了,他闲的没事,用筷子戳破那些气泡,突然问了一句:“叶神,你有没有喜欢过别人啊?”

“没有,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有喜欢过。”

他的表情得意洋洋,好像在炫耀着从龙穴里取出的瑰宝,稚气的像个小孩。接下来他开始述说他喜欢的那个女孩,喜欢穿驼色的衣服,带白色的围巾,有一把透明的雨伞,每天早上八点十五分会在十一路公交站牌底下等车。

“我那时候想她是不是在等我,守着这样一个时间,是因为我刚好在,”蓝河咬着筷子,在氤氲的热气里模模糊糊的笑,“很少男吧。我那时候不敢和她搭话,央求我爸给我买了一辆自行车,我想让她在八点十五分以后能坐上我的车后座。”

后来呢,叶修问。

“后来我就进了塔区,在我爸给我买了那辆崭新的自行车以后。2011年的月全食那天我看着天上的月亮,想我一定要去再看一眼她,告诉她八点十五分的时候那个站牌底下不会有公交车,最好八点半再来,可是我没能出去,一个入侵者成功把我阻拦下来。”

叶修听到最后总觉得这场景有点似曾相识。蓝河看起来喝的很醉了,一小部分精神体慢悠悠的晃出来,在火锅冒出来的水汽里游来游去——是一条天空蓝的孔雀鱼,尾巴却像是流淌着银河,散发出星辰的微光。

叶修一下子就想起来2011年的月全食,那时候天空中有像宝石一样的红月亮,单薄的少年被他锁在怀里,还有鱼群组成的璀璨星光。

真是日了狗的巧,叶修尴尬的摸了摸鼻尖,心想哪能叫阻拦,哥那时候都把你摁趴下了。

蓝河没注意到他的怪脸色,他趴在桌上昏昏欲睡:“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我老爸给我买的自行车压根没有车后座。”

叶修等了一会儿,没再等到什么声响。他直起身子探过去瞧了瞧,蓝河已经睡熟了,脸被酒气熏出艳丽的红,嘴巴微微张着,还在流口水。

于是他又坐回到位置上,一个人吃剩下的肉和菜,没过几秒又觉得太孤独,把自己的精神体也放出来。

他的精神体是一只高加索,叶修给它取名叫君莫笑,别人家的高加索都是霸道总裁式的猛犬,他家的却散漫的要命,不需要战斗的时候能睡一年。这会儿从精神图景里放出来也没精打采的,在房间里溜了小半圈,懒洋洋的趴下了。孔雀鱼原本悠哉悠哉的在半空里游动,没注意到君莫笑,一脑袋撞上去,吓得拼命摆动尾巴逃开,全叫叶修看在眼里。

“唉,真笨。”他说。

不知道是在讲鱼还是讲狗。

TBC

评论(13)
热度(240)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