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哨向】春风十里

前文走【1】

以及我流哨向,设定bug很多,考据党慎入


 

【第二章】

蓝河融入兴欣的速度超乎他自己的想象。

起因是一碗泡面——哨兵们五感超绝,一点点刺激都被勒令禁止,据方锐所述他自打十八岁以后就没能舔过一口泡面汤,一边说一边祥林嫂式的抹泪,可惜他倾诉的对象是罗辑,根本不为所动,神色自如的翻着书吃完最后一口,当着方锐的面连汤带勺丢进垃圾桶。

恰巧路过的蓝河被方锐撕心裂肺的韩剧女主式表演打动,犹豫着把自己手里的老坛酸菜面搁到他面前,抿出一个和善的笑来:“我没碰过的,你要不要吃?”

他伸出自己的精神触须,在得到方锐允许后从精神屏障的一个小缺口里探进去——尽管这废了他一点时间,适当调低了方锐的五感,甚至还很贴心的帮哨兵清理了一堆精神垃圾,重新构筑了一下糊的像几百张厕纸一样的精神屏障,方锐成了兴欣历史上第一个在十八岁以后吃泡面的哨兵。

用方锐的原话来说,就是“仿佛见到了天使。”

蓝河也适当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感想:“我从没见过这么具有艺术性的精神屏障,这是哪位向导的杰作?”

兴欣唯一一个向导罗辑坐在他身后,硬生生折断了一支笔。

后来他有幸见到罗辑的笔记本,里面记述的向导知识丰富和精确到连蓝河都自愧不如,但是每当罗辑真枪实弹上阵的时候他总是把精神屏障当给厕所糊墙一样刷,尤其是包子,蓝河甚至怀疑罗辑其实想把包子的嘴也给糊上。

总而言之,由于罗辑一星期七天里面有六天要去学校上课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原因,来找蓝河的哨兵们络绎不绝,饭点更甚。然而蓝河精力有限,魏琛和方锐还为了谁能吃一盘辣子鸡差点撸起袖子干架,闹到最后陈果罚他们喝半个月的白粥,偶尔看他们可怜会加两根青菜。



但这绝不是叶修在半夜十二点偷偷摸摸敲他房门的理由。

蓝河眯着眼睛,指了指门板上贴着的表格,好脾气的发逐客令:“一三五是沐橙唐柔包子莫凡,二四六是魏老大方锐乔一帆安文逸,星期天我休息,而且晚上我不工作。”

“这表格制定的不科学,”叶修伫在门口不肯走,“怎么没我啊?”

“这是陈姐制定的,所有解释权归她。”

蓝河说完就想关门,叶修眼疾手快的用自己的脚卡住,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打火机跟烟:“老蓝啊……”

蓝河毫不留情的打断他:“我比你小。”

“哦,小蓝啊,”叶修从善如流,“我就抽一包烟。”

蓝河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

“那半包?”

“……”

“五根,五根总可以吧?”

“……”蓝河突然有了一种菜市场里两个大妈在砍价的错觉,但他还是不说话,用沉默表达自己的不情愿。

“那三根?”

“两根?”

“……一根总行了吧。”

蓝河莫名其妙的心软了,面前这个人可是传说中的哨兵,向来被人仰望,此刻为了区区一根烟竟然跟人讨价还价,蓝河觉得叶修在他心目中高贵冷艳的大神形象更加幻灭,还有点心酸。

“好吧。”蓝河妥协的松开手,侧过身子放叶修进门。

屋里没打空调,叶修却察觉不到冷似的,径自坐到窗台边,将窗帘和玻璃窗都拉开半格。夜风灌进来不少,蓝河戴上眼镜,打着哆嗦从床上扒拉下一条毯子披到叶修身上,自己也裹了一条,蹲到风吹不到的地方,准备帮他调低五感。

可蓝河怎么也找不到叶修精神屏障的缺口,摆在他面前的简直就是一座珠穆朗玛峰,无论如何也翻越不过去。他咬着牙在山脚下盘旋,反倒被叶修的精神力逼迫的喘不过气来。

直到他手腕被人攥住,温热的体温传递过来,沉重如山的威压骤然一松,铜墙铁壁般的精神屏障顺从的为他开出一扇门,门的另一端是叶修最脆弱的部分。蓝河将精神触须小心翼翼的探进去,以十二分的用心帮叶修调整,临走前照旧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带走一堆垃圾。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叶修已经点上烟了,口齿不清的和他说谢谢。手腕的温度和其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温度没什么不同,想来刚刚那点温热只是错觉罢了。蓝河搓了搓冻僵的手,拿过手机看一眼时间,竟然过去了四十分钟,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脚已经麻掉了,于是他干脆坐在原地,拿过散在一边的铅笔和白纸,也不知道该画点什么。

直到他抬了抬头,看到叶修坐在一片寂寥的阴影里,窗户上铺陈着冰冷的雾气,橘红色的烟头在夜色里闪出一点暖光,眉眼都很安静,霎时就有了作画的冲动。

蓝河先在纸上画出几根线条和一个圆,他的笔触算不上细腻,更像是在画草稿,却在寥寥几笔后就勾勒出叶修此刻十分之二三的神韵。叶修被纸笔摩挲的声音惊动,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问他:“画什么呢?”

“画你。”

叶修没有计较,反倒笑了一声:“看不出来你还会画画。”

“在白塔里学的,”蓝河的笔有一瞬间的停顿,过后跟没事人似的继续说道,“白塔还会教我们插花,茶艺,可惜我学的都不太好,只有画画还行。那时候我画了一副梵高的《向日葵》,还得到了老师的夸奖。”

叶修把蓝河的那丝停顿收入眼底,探过身子看了一眼画里的自己,绕过关于白塔的部分,毫不吝啬地表扬他:“画的不错,像我。”

蓝河把他往后推开去,让他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咬着笔仔细打量他的眉眼,弯着眼睛调侃道:“必须像啊。到时候叶神给我签个名,我拿去高价出售给崇拜你的哨兵和向导。”

叶修摸着下巴仔细思考了下,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四六分,我四你六,再加每天帮我调低一次五感,怎么样?”

“你想的美,”蓝河拿笔敲着纸和板子,一本正经:“每一分钱我都要拿去买黄少的手办和冰雨的模型的!”

叶修:“……呵呵。”

对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叶修没有再说话,他掸去积了长长一截的烟灰,没有再吸。蓝河又画了几笔便停下来了,透过那半格缝隙看H市连绵的灯火和清亮的月辉。

“今晚夜色真美。”蓝河说。

“还不错。”叶修同意道。



TBC

我百度了一下,向导进入白塔以后要学习茶艺啊插花啊什么什么的课程,主要是为了磨掉向导的个性,以确保送到哨兵身边的向导都是温驯无害的,这也是蓝河没有像序章里面那样有狼的凶狠的原因之一。

但是这并不代表蓝河温驯到柔弱无害。

梵高的《向日葵》有着原始的激情和生命的热烈,蓝河的本质还是没有改变,只是更加成熟温和。

他在我心里,永远是一个热烈的少年。

评论(13)
热度(292)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