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哨向】春风十里

【序】

叶修还记得2011年的一个冬夜。

天空中只有一轮圆月,探照灯在被电线框架出的一小片区域里扫出白茫茫的光,士兵们就在他的脚下拿着枪巡逻。

他和苏沐秋坐在白塔的指挥中心的楼顶,一旦探照灯扫过来就得撅起屁股往阴暗处挪一挪。他们一人一罐百事可乐,假装这是啤酒,两个刚成年的小孩学着课本里学到的李白的潇洒,把碳酸饮料往嘴里灌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酷毙了。

叶修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在苏沐秋意味不明的目光里把它夹在指间。

“还要多久才出月全食?”他问。

“谁知道,等着呗。”苏沐秋在地上躺下来,声音轻轻地,像是怕惊扰一个美梦。

 

出月全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月亮先是蒙上一小块不甚清晰的黑影,再一点点变成漂亮的古铜色,像一颗古朴的钻石缀在上面。

叶修想再喝一口可乐,可是铝罐里已经空了。苏沐秋还在望着天,惊叹道:“厉害了我的月亮,好看啊!”

“好看好看。”叶修敷衍的真心实意。

“我觉得我现在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我这一腔热血和这美丽的月色。”苏沐秋说。

叶修扭过脸去看他,少年人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烈火,不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恐怕怎么都不会平息下来,叶修在烈火里看见了自己,一样有着一副不作就会死的表情。

好兄弟之间无需多言,于是苏沐秋捏扁了易拉罐,朝着月亮奋力丢出去。叶修听见易拉罐落地时发出的声响,像一个讯号,叫塔区里巡逻的哨兵们以为有人入侵,他们拉响警报,脚步声此起彼伏,朝着指挥中心聚拢过来。

叶修站起身来,抖抖衣摆,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了他先前夹在指间的那根烟,烟头燃起橘红色的光,宛如一个小小的红月亮。

他抽了一口,吐出烟雾,在苏沐秋张狂的笑声里和他分头逃跑。

 

叶修在边界停下,这里耸立着巨人一样的高墙,铁网上通着电,绕着墙围了一层,看管的哨兵正在换班,此刻边界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铁网下站着一个人,正举着能够缴断铁丝的工具,惶然看向叶修。

下一刻他就挥舞着工具朝叶修扑过来,夹带着一股狠劲。叶修错开身,在躲过攻击的一瞬间绊倒他,把他的双手卡到身后,轻轻松松的拖着这个瘦弱的男孩躲到沙堆的阴影里。

不过五秒高墙上换班的哨兵接连走出来,快速回到岗位上,一大群在塔区巡逻的哨兵端着枪跑过来,询问他们有没有看到入侵者。

叶修紧紧捂着那个人的嘴,胸膛剧烈起伏,呼出来的气倒是轻得几乎听不见,直到在追捕的哨兵离开后才敢重重的吐出一口,手上的劲却一丝未松。

直到他看见一群群闪烁着微光的孔雀鱼,它们在半空摆动尾巴,优雅而闲适,在他们两个身边点缀出不甚明亮的星光。

他还看见一双像狼一样的眼睛,可是那双眼睛里蒙着泪水,像蒙着江南的烟雨。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刚觉醒的哨兵,苏沐秋还没死,他们两个和陶轩雄心壮志,誓死为梦想奋不顾身,却在进入白塔的第一天就闯个大祸。

那时候他还叫叶秋。

那时候他不知道,有一天还能再遇见这双眼睛。

 

【第一章】

叶修接到蓝雨的通知函那天正在休假,窝在兴欣的据点里捧着一台电脑敲敲打打,极难得才出去买一回吃的,穿着单薄的汗衫,趿拉着露脚后跟的棉拖,甫一出门就被兜头兜脸的冷风吹得直哆嗦。他犹豫了一秒不到,跳着脚钻回到屋子里去了,搓着双臂嘀咕:“啧,天气怎么这么冷。”

“十一月底了呀。”

身后有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嗓音替他解惑,叶修转过头去,看到一个穿着浅灰色毛衫的年轻人正在脱围巾,黑框眼镜上蒙着一圈白茫茫的雾气。他随手把眼镜也一同摘下来,眯着眼看叶修,一边笑笑一边打招呼:“哈喽叶神,我是蓝雨分部的蓝河。”

“哦,你好,”叶修同他点点头,从兜里摸出一把散乱的纸币,“远道而来我请你吃点东西。呐,出门左拐沿着街走到头有个馄饨铺,味道一绝,这钱你拿着买,不用感谢我,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碗就行。”

陈果刚巧拿着手机从楼上下来,听到叶修这一番没皮没脸的话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下楼梯,一巴掌拍上他的后背,顺带没收了那些钱,横眉冷目的:“楼上有粥,自己热去。”

一转脸对上蓝河又笑的温柔:“蓝先生,我是刚和你通过电话的陈果。不好意思啊,让你见笑了。”

 

蓝河被请到二楼的小会客厅里,陈果去拿饮料了,房间里空调暖气开的不是很足,叶修蜷在沙发一角捧着大瓷碗喝没什么味道的白粥,电视机里在放刚出的狗血偶像剧,开的是静音,墙角桌底全都安着白噪音,连黄少天的房间都没这么多。

蓝河不动神色的扫视一圈,把推荐信往大衣里面塞得更深,说:“看起来叶神身体很好啊。”

叶修‘咕噜咕噜’喝粥,看着他点点头。

蓝河又说:“我觉得我的资质也没法给您做临时向导,而且你体魄强壮,完全没有任何不对劲嘛。这样吧,我跟上级领导反应一下,今天咱们见个面就行,过会儿我去给您买一碗馄饨,您也不想要有个完全不认识的向导束缚您对不对?”

“你说的很好,”叶修把碗搁在茶几上,抽出纸巾擦了擦嘴,“但是不行。”

他把双腿盘起来,老僧似的坐在沙发上,问他:“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白噪音有这么多吗?”

蓝河想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于是他开口:“为什么呢?”

叶修给他一个‘这你都不知道’的眼神:“因为这里几乎全是哨兵,所以我才问蓝雨借向导,喻文州没跟你说吗?”

经他一提醒蓝河才想起来喻文州似乎是一笔带过的讲过一句,他那时候满心都是以为又要做卧底的不甘愿,恰好漏了这么重要的一句。叶修一直在观察他的神色,看他似乎是记起来了便拍拍掌,一行人推开门鱼贯而入。

一二三四五六七,最后是唐柔沐橙加罗辑。

叶修指了指站在队伍最末尾的罗辑,宽慰道:“不要担心,工作量不会很大的,你看这儿不还有一个向导吗。你只要适当安抚一下他们,清理一下精神垃圾,糊两层精神墙就行。”

蓝河仔细看了看罗辑,连眼镜都挡不住罗辑眼底下浓厚的黑眼圈,他再看了看其他的哨兵们,每个都亲切的和他打招呼,他却在这份亲切里冷不丁打了个颤,急慌慌站起身来摆手:“我觉得我……”

叶修打断他:“从刚才我就想问了,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啊?”蓝河有些楞。

“以前好像有个绝色……”

 

绝色是一年前的事情。那会儿离嘉世发布叶秋战死的消息不久,叶修就用他的真名在白塔里登记了一个新的哨兵身份,他不归属于任何一个部门,甚至后来还自己创立了兴欣,行事作风直率又阴险,蓝河和他有过几次并不算正面的交锋,因而被选为卧底,乔装打扮进入兴欣基层。

没过两天他就平步青云,成为兴欣的分部长,一大群刚觉醒的哨兵们和几个向导成天绕着他打转,叶修还给他发过一封邮件,总共十一个字——蓝雨的是吧,好好干,哥信你。

那一晚蓝河流了一夜的冷汗,隔天放了一封辞职信在卧室的书桌上,趁着天还没亮偷偷摸摸出了兴欣,却在大门口遇到正在抽烟的叶修。

 

那时候的叶修以一种洞察一切的眼神静静看着他,就跟现在一样。

蓝河举起手示意叶修不用再说下去了:“叶神我觉得兴欣的花特美,人特好,你特帅,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我一天能疏导百八十个人,别怕,交给我。”

叶修露齿一笑:“好好干,哥信你。”

蓝河一点也不想看见他的笑脸,胡乱答应两声把脸别开了,静了音的电视机里女主角张着嘴哭得撕心裂肺,蓝河只觉得她的演技真好,完全就是在表演自己的心声。

 
TBC

评论(11)
热度(422)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