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南海路137号/许里老师文评

非常客观和警醒了。
曾经我跟自己说要记得初心不负,但是后来越写越套路化,连自己都觉得没意思。
非常感觉文评君,可以说是指路明灯了

一个叶蓝文评君:

作者:南海路137号/许里 @南海路137号 


作品:所有短篇及完结中长篇


希望除作者外的其他人朋友不要点赞或推荐


个人观点,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从第一篇《山鬼》到最新的《何苦》,从总体上讲,人物塑造越来越具体,但情节和行文上越来越套路,直到《何苦》才重新找回方向。




最初的《山鬼》和《梦回还》都是古风架空设定,第三人视角。这个时候的虽然行文流畅,但人物平板,比较标签化,在总体上,包括剧情都是空洞的,只是为脑洞服务的。 




接着是睡前系列、浮生小记系列,也还是短篇,但渐渐地,能看到在作者笔下渐渐有了神韵的人物,行文上也越来越有自己的特点——极具生活化的细节描写和非常细腻的心理变化。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到《一夜春风来》,并在《春风十里》中达到顶峰,剧情上起承转合有逻辑,文笔也越来越扎实,人物塑造上越来越有原著的精神。




但从《易燃易爆炸》《俗不可耐》开始,在情节上率先有了偷懒的情况。虽然在细节描写上依然是很优秀的,但在行文上越来越经不起琢磨,能看到有赶工的情况,最明显的,从阅读体验上来说,吸引人的部分从故事情节和人物塑造,变成了叶蓝的互动小甜饼。




这是同人文,所以不能说单纯的小甜饼不好,但和前者相比较,在写作的过程中必然少了很多思考和雕琢的部分,从文学性的角度来说自然是退步的。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在《小葱拌豆腐》一文里,叶修和蓝河两人竟然有了恋爱脑的趋势,比如开篇蓝河与梁易春的对话,他理直气壮地说他昨天走了江湖——从城东走到城西,这是在体察民情,读起来很搞笑,但一篇文章,一旦以单纯的“可爱”“搞笑”的程度来作为评价的标准,那就说明其余如人物塑造、情节逻辑、主题精神等,都没有谈论的必要了——不过是一个讨读者喜欢、自己又写得轻松的空壳。




《非你不可》和《将军夫人》是低谷。在这两篇里,已经到了连最为出色的生活化描写都看不多了,留下的都是“甜”的套路——让蓝河快速入睡的牛奶,糟糕的笛子技巧,它们都是“梗”,是作者在例行公事地让两个人快速在一起的模板。所以,写作技巧的进步和写作经验的积累,带来的不止是下笔时的顺畅,它是一柄双刃剑,它会让人在不经意间放弃了努力,让人物、情节都走向模板化,流程化。




不过在这期间里,《奔》和《天降前夫》算是个例外。但可惜《天降前夫》没有写完,这是一篇把狗血的设定写成了偏现实向的故事,连所谓先婚后爱的雷人设定都变成了能为故事和人物服务的一部分,不得不说,还是可以看到作者的功力的。《奔》的细腻更胜以往,除了所传达的主题“梦想不死”有些偏说教外(当然也是表达技巧上的问题,比如由叶修说出口的“梦想不死”。不过这部分作者解释为是蓝河的梦境,而且每个人对角色的理解也是不同的,我这里是给出我个人的看法),也是一篇非常优秀的同人作品。




 但在《何苦》的第一章,我能看到这位作者带着更大的进步回来了。比《春风十里》的行文更扎实,比《奔》的心理描写更收敛、更隐晦。我非常期待这篇作者能够绷紧了神经地继续写下去,不要偷懒,不要想当然。




 


因为作品较多,所以文评写的相对比较概括。以上均为一家之言,如能有几分用处,不胜感激。


再次提醒,希望其他朋友不要点赞和推荐。



评论
热度(17)
  1. 南海路137号一个叶蓝文评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刚芭比许里
    非常客观和警醒了。曾经我跟自己说要记得初心不负,但是后来越写越套路化,连自己都觉得没意思。非常感觉文...
  2. 南海路137号一个叶蓝文评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金刚芭比许里
    非常客观和警醒了。曾经我跟自己说要记得初心不负,但是后来越写越套路化,连自己都觉得没意思。非常感觉文...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