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将军夫人(完)

前文走tag。




7.
圣旨还没传到叶府,方锐倒是先来了。

已是初春,庭院里被蓝河仔细收拾过,种了几株红梅,花影摇曳,微风和煦,红泥小炉上温一壶酒,反倒比庙堂上平和的多。

方锐啧啧感慨:“成了家的男人果真是不一样啊,活的很精致嘛。”

叶修一点头:“嗯,你羡慕不来。”

方锐登时气得牙痒痒,指着叶修把“不要脸”、“瞎得意”翻来覆去说了好几遍,最后恨恨一拍桌:“算了,本官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计较。我今日来,是要和你说件喜事。”

叶修摸摸下巴:“我官复原职的圣旨在路上了吧。”

“哦哟,”方锐开始了夸张的表演,“你又知道了?”

“刘皓有几分本事我清楚,他镇不住边关,现在能用的人只有我。”叶修摆出一副认真分析的模样,如此耿直,要是叫刘皓听见,免不了要和他打一架。

方锐也表示不想听,自顾自斟酒,笑道:“你在这运筹帷幄,赏花温酒的,你那夫人可是为了你在朝堂上跪了一个时辰,退朝后听见别人说你一句不好就去和人打了一架。”

8.
蓝河就坐在那条放花灯的河边。

磊叔怎么都不肯走,牵着马在不远处溜达,蓝河索性随他去,盘腿坐在河岸边发呆。

他还记得这条河上浮满花灯的样子,像一条灿金色的康庄大道,通向不知彼方的未来。叶修就站在未来边上,映着重重灯火,沉默着、温柔着,任由蓝河给他戴上面具。

蓝河在回忆叶修的间隙听见马蹄声,皇宫的人马打桥上路过,看方向是去叶府。他目送队伍的末尾拐过街角,很快连马蹄声都没了。叶修可能明天就要奔赴战场,或者是今夜,他会背着一个包袱,或者不背,提着他的银色巨伞,月色会为他送行。边关十几万将士在等他,黄沙血海,万丈豪情,终将归还给叶修。

这是一件好事,蓝河想,他会给叶修斟一杯茶,与他饮尽,于是夫妻情分到头,叶修会做回他的兵马大将军,而他就如同这么多年以来一样,站的远远的,只是看着叶修。

他看了五年,以后会再看一个五年,或许还要久一点,六年七年八年也不一定,但这都无关紧要,总有一天他会老去,会看不清叶修,到那时便好了,他便不会再看叶修了。

这是一个好结局,蓝河跟自己说,一切都会回到正常的轨道上,风是风,雨是雨,叶修是叶修。

所以现在他要准备一下,和磊叔一同回叶府去,向叶修道贺。如果叶修问起他脸上的伤,他会撒个无伤大雅的谎,诸如不小心摔了一跤之类的,尽管他是因为听到别人在背后诽谤叶修愤而打架。

他会去要求磊叔绝口不提任何关于打架的事,或许多年以后叶修会从别人口中听到真相, 从而窥见他的几分真心,但那些都是以后。

蓝河在胡思乱想里站起来,理了理沾了些许泥土的衣摆,长长呼出一口气,对着空气练习了一下表情,准备去迎接已经官复原职的叶修。

他将接下来的每一步都算计得当,悠悠然转身,看见叶修就站在树下。

穿的是蓝河做的那件衣裳,叼着一根草叶,看蓝河转过身来的时候草叶一动,露出个笑模样来。

蓝河忽然就乱了,忘了他第一句话该说什么,该做个什么样的表情,愣了半晌,神魂还没彻底缓过来,手倒是自发抬起,遮住脸上的淤青,结结巴巴道:“我……我没和人打架,我自己摔的!”

叶修:“哦。”

蓝河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两个人沉默了半晌,叶修还是悠悠然叼着草叶的模样,什么都不问,只安静看着他,眼眸像一潭湖,太过坦荡了,反而叫人看不清。但蓝河就是觉得叶修知道了,知道他打架的理由,知道他拙劣表演下蓬勃跳动的真心。

他欲盖弥彰,掩耳盗铃,无奈不懂如何对倾慕的人粉饰太平,到头来谁都能把他一眼看穿。

可他还想垂死挣扎一下:“我说我不喜欢你,你信不信?”

叶修说:“你说我就信。”

蓝河:“哦,我不喜欢你。”

叶修跟着回答:“嗯,我信。”

两个人又沉默下去。河畔有风,对岸隐隐约约飘来几句歌谣,听不大真切,马在树底下转来转去找草吃,时不时打两个响鼻,磊叔呵斥它声音轻点,不要打扰老爷夫人交流感情,殊不知自己声音更响。

蓝河静静听了一会儿,突然间弱了一口气,连僵直的肩背都松了些许,看起来已经进入破罐子破摔的阶段:“我们五年前见过,就在这条河边。我爬上那棵树给我小侄子取风筝,没想到树枝断了,我一脚踩空,是你接住的我。”

“后来我只是看着你。这些年我做过很多梦,三月我们看花灯,四月去踏青,八月一起吃桂花汤圆,但就算是在梦里,我也没有想过会有此番光景,”蓝河顿了顿,终于长长叹息道,“你什么时候看穿的?”

“就刚刚,”叶修丢掉一直含着的草叶,到蓝河身边坐下,还拍了拍身侧的位置,示意蓝河坐下,“站着谈多累。”

其实叶修分明可以知晓的更早。他至今都能描摹出蓝河看见他的第一眼,目光好像穿破层层叠叠的年月,最后只有一泓温柔清凉的天光雪色;也记得蓝河在悄无人声的铺子里弯腰作揖向他道歉,说是他连累的叶修,后来叶修去问过檀香,才知道蓝河为了他在御书房外跪了好几天,最后高热不退,躺在床上两月有余,落下个不大不小的病根。还有元宵的灯会,蓝河站在连绵的灯火里,给他一个疏离的拥抱和半张面具。

为什么会这么迟才看穿呢,叶修忽然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喉咙里像梗了一根刺,吞下去就扎到心脏。

他明明看过蓝河的目光,穿过他做的衣裳,明明亲耳听到他说的话,看到他在月下匆匆推开门,却在看见叶修的一瞬间放缓脚步,假装不匆忙、不急迫。

蓝河处处都是破绽,叶将军分明可以一招致命,却将绝杀时机一拖再拖,差点错过。

但幸好不算太晚,叶将军和他的夫人并肩坐在一起,思考着该从哪开始说起。谁叫现下天气晴好,远山如黛,暖风和煦,最适合谈情说爱。




END

评论(43)
热度(616)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