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将军夫人(中)

注意事项:

1.先婚后爱
2.天雷滚滚
3.此章狗血满盆,雷者慎入



【叶蓝】将军夫人(中)
3.
时间如白驹过隙,倏忽间半个月过去,叶府的红灯笼刚撤下又挂上,大多下人都被放回去过年,府里只剩下两个男主人,还有磊叔和蓝河的贴身婢女檀香。

蓝河早就从书房搬到叶修隔壁的客房,通常是叶修起的早,在后院里练一两个时辰武,等他收拾好到饭桌前才能看到支着下巴昏昏欲睡的蓝河。今儿个却不同,叶修甫一开门,便瞧见包的像个团子似的蓝河举着两张“福”字,仰头看磊叔贴对联。

蓝河裹的那件大氅还是早些年叶修的义妹苏沐橙送给叶修当生辰贺礼的,但使用次数少之又少,和新的没什么两样。蓝河畏寒,叶修干脆把这件压箱底的大氅拿来转赠给他,藏青色的料子,有着蓬松的毛边,愈发衬出蓝河唇红齿白。叶修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王杰希给他算过一卦姻缘,说他命里无子,夫人貌美,倒应了这桩荒唐婚事。

他正在思量哪日再上门去拜访拜访王杰希,再算一卦蓝河的前程姻缘,便听得身旁传来脚步声,檀香正端着热粥从回廊走来,见到他款款行礼,笑着问:“老爷今儿不练武么?”

檀香打小陪着蓝河长大,年长他十岁有余,打心眼里把蓝河当弟弟疼爱,在他身边被书墨浸润久了,也温养出知书达理的模样。她同叶修说了两句话,忽然轻轻叫了一声:“啊呀,我就说您这衣服怎么看着这么眼熟,这是公子亲手做的呢。”

蓝河不许别人叫他夫人,檀香便照以前的称呼,唤他公子。叶修闻言感慨:“看不出来小蓝还会做衣服。”

“就这么一套,”檀香解释,“前几年……好像是您上一回从边关回京以后,公子专门去学的,裁坏了几十匹布,花了好几个月才做出来的,这尺寸谁穿都不合适,公子也不肯卖,没料想在您身上倒是正正好。”

清粥的热气在冬日里氤氲成一小片薄薄的雾,很快就散了,像檀香话里话外的意味,听着让人想多,仔细深究却觉得荒谬。叶修上一次回京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和蓝河互不相识,哪来的深情厚谊值得蓝河如此耗费心神,不过是个巧合罢了。

檀香听罢只微微一笑:“也许真是个巧合吧。”

她复又盈盈一拜,向叶修告退,留他一个人在廊下。雪堆得很厚,天地间都是惨淡的白色,只蓝河一个浓墨重彩,举起红艳喜庆的“福”字,站在门边仰着脸,很乖巧的模样。

叶修又看了一会儿,没惊动他,回屋里翻出袖子短了一截的旧衣换上,把蓝河亲手做的新衣仔仔细细折好,又拎出一个精细的小箱子,捧着宝物似的把它捧进去,藏在柜子最底层,这才心满意足的站起来,迈着他那悠然的步子,叫蓝河一同吃早食去了。

4.
今天是年三十,叶修和蓝河一直把磊叔檀香当家人看待,四个人围成一桌吃饭。

磊叔挖出了桂花树下的成年佳酿,叶修和檀香不能饮酒,幸好蓝河酒量不错,酒过三巡,两个人直接撸起袖子划拳。叶修夹在两个人虎虎生威的掌风中间淡然吃菜,檀香凑热闹,看谁输了就给谁斟酒,起初是用杯子,后来换成大碗,最后嫌不过瘾,一人一坛酒搁在手旁。

蓝河喝酒时很有江湖人的气概,仰头一口饮尽,有时候酒水流过下颌,没入衣领间,他也只随手一擦,笑着喊“再来”。两个人输赢参半,但蓝河酒量更胜一筹,磊叔涨红着脸,整个人像泡进了酒坛里,还不忘记扯着叶修的衣袖,大着舌头同他讲:“这、这夫人娶得好!能喝!能喝!”

叶修连连应付,架着磊叔送他回房休息,回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清理干净,只蓝河一个坐在原处,目光发直,连耳尖都是红艳艳的,一看就是醉的不轻。

但他还认得叶修,缓慢的眨了一下眼睛,便柔软的笑起来:“叶修,我给你求了一道符。”

是道平安符,蓝河一年前专门跑去庙里求来的,他谁也没告诉,此时此刻从怀里拿出来,还带着熨帖的体温,被放在叶修掌心。蓝河握着他的手,极其认真地嘱咐:“不可以丢,你总有一天会回到属于你的位置。那庙里的平安符很灵的,你一定要放在身边。”

叶修失笑,反手握住他的手掌,故意逗他:“那我要是回不去呢?”

蓝河忽然加重了握着他的力道,头一次在面对叶修的时候失了笑容,用笃定的、不容置疑的口气述说:“你会回去的,我相信你。”

叶修便在这语气里想起大婚之日,蓝河在冷嘲热讽里等到姗姗来迟的他,不闹不骂,甚至脸色都没难看半分,也是这么笃定地相信他。

这份相信毫无源头,分量沉重,像山河一样辽阔,全被蓝河坦诚的捧到他眼前。

叶修突然想知道一个答案:“我们五年前是不是见过?”

“见过。”

叶修那颗心蓦地急速跳动起来,恍惚间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脏稍安勿躁,又问:“在哪里?”

蓝河便不回答了,只是摇头,叶修的心在他的沉默里逐渐沉下去,终于封死所有疑问。

两个人无言的坐在一处,大门敞开,里里外外都是亮堂堂的,不远处传来爆竹声,夹杂着孩童的笑闹,月是温柔的一弯,天地都在热闹。

蓝河在这份热闹里望着不知名的某处。叶修还没放开他的手,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故意,蓝河便不去想缘由,放纵自己勾着叶修的手指,营造出亲昵无间的假象。他被叶修攥着的手是热烫的,另一只手却在夜风里冰到几乎失去知觉,像他的灵魂,再酒液里泡过一回再提出来,明明已经醉醺醺,却还清楚的知道什么不该说。

檀香曾经说过他的眼睛,面对叶修的时候实在太直白了,仿佛尘世间所有的光都聚在一起,就为了照亮叶修的身影,而这世上最藏不住的就是光。

但这又怎样呢,蓝河想,有些自豪,有些悲恸——如果叶修问起,他一定会说他不爱。

叶修是多么温柔的人啊,就算不爱,恐怕也会因为责任赔上后半生,他蓝河怎么舍得让叶修颓唐时光,错过以后的万丈红尘。

就像他亲手裁的衣、远去千里求的符,庙堂里为叶修赔上了前程的据理力争,像他千百个日夜里的所念所想,桩桩件件,情深至此,都不必叶修知晓。



TBC

评论(20)
热度(533)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