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非你不可(中)

我就想写个短篇贺文,鬼知道为什么有上中下OJZ

@对酒忽暝 再等等,我一定写的完!


【非你不可.中】

5.
早上八点,叶修在电梯间偶遇许博远。后者倚在壁上闭目养神,听见动静只是懒懒的抬起眼,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

叶修按了关门的按钮,问道:“神奇的牛奶没用?”

许博远艰难的点点头:“嗯,要不是我亲眼看着你倒牛奶,我都怀疑你下药了。”

叶医生哑口无言,电梯“叮”了一声,许博远揉揉眼睛,还是没能提起精神,倒记得和叶修道别,状若游魂的飘出电梯。

叶修今天休息,本来想去小区门口的小超市买个新灯泡给客厅换上,钱和灯泡都拿在手上了,不知怎的想起许博远那张困倦的脸,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两手空空的站在超市门口。

他在原地点燃一根烟思考人生,觉得自己有点着魔,抽到一半肚子饿,到一旁沙县小吃店里吃了碗馄饨,慢吞吞踱回屋里。小蓝蓝像个人似的瘫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熊大熊二,叶修把它捞起来放腿上,用那双漂亮的手给猫大爷做马杀鸡。中午自个儿下厨捯饬一碗阳春面,小蓝蓝蹲在他脚边吃肉罐头,一人一猫吃饱喝足,在阳台上晒着太阳午睡,半个小时以后叶修醒来,回书房看实习生发给他的论文,唐柔的论文前后改了三次,现在这篇已经可以定稿了;罗辑的论文思路清晰,条理分明,专业知识也很到位,没什么大问题;包荣兴的论文和他这个人一样跳脱,直接被叶修打回去重写。

晚饭做了黄焖鸡米饭,等到八点钟左右,叶修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从猫眼里往外一看,果然是许博远回来了。

叶修打开门,向许博远提出邀约:“等下要不要来我这坐坐,我妹妹送来一些点心吃不完,需要你帮忙。”

见许博远犹豫,叶修施施然加上一句:“还有牛奶。”

许博远的内心剧烈动摇,他反复考量几秒,依然挡不住诱惑:“等我洗个澡,我很快的!”


笑容里满藏淡然的叶修关上门,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妹妹送来的点心”,最后从厨房的柜橱里找出一盒不知道哪年哪月放着的小熊饼干,看看保险日期还没过就给倒在小盘子里,往客厅的茶几上一放,配一杯热牛奶,还挺像模像样。

等他弄好,门铃也响了。许博远穿着米色家居服,头发刚洗过,蓬松又柔软,抱着一瓶红酒,一笑就漾出一对梨涡:“老是麻烦你真不好意思,小小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叶修不懂酒,但也明白许博远送来的一定是好东西。他接过酒,侧身让许博远进门。

最近的电视节目越来越不好看,幸亏叶修怀旧,家里有一部DVD机,还有许多影碟。他选了一部老式爱情片,是黎明和张曼玉演的《甜蜜蜜》。

这部片子许博远曾在青春年少时看过,再看也颇有兴趣,叶修故意把音量调低,坐在他隔壁的沙发上敲打电脑。灯还是昏黄的颜色,明明在放着电视,叶修也在他旁边敲着键盘,可许博远还是觉得很安静,小蓝蓝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和大爷似的挨着许博远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许博远把小蓝蓝抱到腿上顺毛,不知不觉放松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和叶修唠嗑:“我见过这只猫。”

叶修敲键盘的手一顿,有点想抽烟,但他忍住了,把视线递到许博远身上:“我在小区里捡到的,觉得挺有缘就带回来了。”

我也在小区里见过你,叶修想,他看着许博远逗猫,电视里李翘坐在黎小军的车后座上,两个人唱跑调的《甜蜜蜜》,他们这时候还只是朋友,观众却已经看出爱情的苗头,叶修也在这首歌里突然生起一个毫无厘头、但于他而言惊天动地的想法。

这个想法的出现没有预告,却深深拓印在叶修脑子里,甚至牵动着他的心跳。叶修不敢再看许博远,他把手落回到键盘上,神游天外打了一段字,回过头来一看,一堆专用名词里居然间或夹杂了几个“许博远”。

叶修揉揉太阳穴,更想抽烟了。他把那一大段话删除,想把思绪全都收拢回来,可眼睛不听他指挥,又粘到许博远身上去了。

许博远脑袋靠在沙发背上,在这几分钟里睡得香甜,手里还捧着杯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不摔了它的,叶修这下真怀疑自己下了药。反倒是小蓝蓝还聚精会神盯着电视,挺像那么回事。

叶修把电脑放到一旁,去把杯子从许博远手里抽出来,许博远被他的动作扰到,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

眼见他要醒,叶修赶忙把手搁在他脑袋上,用安抚小蓝蓝的手法安抚他:“没事,睡吧。”

许博远便真的睡去了,甚至乖巧的蹭了蹭他的手,露出一个安心的笑来。

叶修蹲在他身边,心里像住了个雷神,鼓声震天,大雨倾盆,把他不太牢固的心里建设冲毁。而那个想法在这时又冒出来,城墙般拦住滚滚而下的泥石流。它的构成是许博远,穿着西装冷冰冰的许博远、穿着家居服柔软的许博远、睡不着会吹笛子的许博远、在他家沙发上安睡的许博远、人比猫好看的许博远。

那么多个“许博远”让这个想法成了既定事实,让叶修不得不承认——如果当初见到的是这样的许博远,他一定对他一见钟情。


6.
许博远一觉睡到天亮都没醒,叶修怕他迟到,特意早起叫他。

光喊名字还叫不醒许博远,他一旦入睡就睡得很深,没有闹钟在他耳边世界末日一般的叮铃光啷响不大能早早的醒过来,叶修只得拍拍他的肩膀和手臂,又喊他好几遍。

许博远不堪其扰,拍开他的手,嘟囔着把脸埋进靠枕里:“妈,我就再睡五分钟。”

他大概是做了什么好梦,连嘴角都带笑。叶修看了一会儿,当真纵容他再睡五分钟,随后捏住他的鼻子:“好了,小许宝宝,起来了。”

许博远终于肯睁开眼睛,叶修的脸在他眼前晃了晃,他隔着刚醒的朦胧都能窥见英俊的神采:“你长得真好看。”

彻底清醒过来只需要一分钟的时间,许博远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说了些什么,一个鲤鱼打挺,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叶修摸着下巴打量他,笑容里的戏谑藏都藏不住:“谢谢小许宝宝夸奖。”

许博远拿手捂住脸:“别说话,让我静静,超丢脸的。”

叶修想摸摸他的头,手一伸出去却抓了一包烟,他看了眼时间,善意的提醒道:“现在是七点四十分,你来得及吗?”

许博远这下是真的从沙发上弹起来了,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一句脏话:“卧槽!我要来不及了!”

他顾不上害羞,着急忙慌的夺门而出,留叶修一个人在房间里。小蓝蓝跳上沙发,在叶修身边窝成一团,叶修叼着没点燃的烟摸摸它脑袋:“你是不是也觉得他很可爱。”

小蓝蓝甩着尾巴,轻柔地“喵呜”一声。叶修当它作答了,自个儿肯定道:“我也觉得。”


7.
苏沐橙到叶修家作客,发现万年不摸酒杯的叶修家里居然出现一瓶价格不菲的红酒,趁着帮叶修洗菜的时候问了一句:“你那瓶红酒买来送人?”

别不是要有嫂子了吧,苏沐橙在心里默默补充,隐隐还有点窥见八卦的雀跃。可惜叶修否认了:“别人送的。”

苏沐橙还想再问,门铃却响了,叶修把菜刀一撂,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去开门,苏沐橙以为来的是科室里的人,探出头去才看到是个不相熟的精英男士,细看之下面容熟悉,是见过两次的。

叶修给他们互做介绍,许博远同苏沐橙客客气气打招呼,把手里提着的一小桶老酒递给叶修:“超市服务员说这个牌子的好,你看看?”

叶修把他手里的可乐和水果也一起接过来:“是老酒就行,你先去沙发上坐着吧。”

苏沐橙也被他从厨房里送出去,和许博远坐在一块儿。电视机一打开,小蓝蓝就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占据他们中间的位置看电视里放《熊出没》。有时候苏沐橙都快觉得这猫成精了,还得是个电视精,要它是人得近视八百度。

许博远深表赞同,他挽起衬衫袖子,露出腕上名贵的手表和白皙的小臂,苏沐橙略一打量,看到他的袜子都颇有讲究。他就像个包装精美价格昂贵的商品,叶修就算从橱窗边走过都不会多看一眼,因为这样的商品实在太多太多了,而他们大多冰冷,叶修不是毛头小子,他的热情全都投放给医学,没有多余的温热去拥抱冰冷。

但现在许博远就坐在这,提着料酒和水果上门,两个人看起来很熟稔。饭后许博远自告奋勇去洗碗,顺便把水果切好拼盘。叶修家原本是没有那些考究又精致的盘子的,某一天吃完晚饭后和许博远一起逛超市消消食,还是许博远买的。苏沐橙和他一起靠在厨房门外,听他说这些盘子的来历,越来越觉得不妙。

苏沐橙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修就知道苏沐橙有所察觉了,他一开始想掩饰,又觉得没有必要,许博远是雪夜里的路灯、温热的牛奶,是沸腾的火锅和不着调的笛音,是滚滚红尘里的快活灵魂,值得他向所有人炫耀:“他是一个柔软的人。”

苏沐橙注意到叶修用“柔软”而不是“温柔”来形容,那些不着边际的猜测突然落到了实处。她咬着唇,最后什么都没说,只问:“你要追他吗?”

叶修说:“正追着呢。”

苏沐橙便露出笑模样,一如既往的支持他:“要加油啊。”


8.
叶修的追求太隐晦,许博远实在没有感受到,但不妨碍他们两关系的拉近。偶尔许博远路过叶修的医院,还会给他带点水果零食,下班早的夜晚去叶修家里喝神奇牛奶已经不知不觉间成了约定。

睡得好了以后烦恼都少了很多,有一天和一干好友聚在茶水间聊天打屁,负责商诉的毕言飞感慨:“老许你最近是不是做大保健了,感觉皮肤好很多啊,黑眼圈都没了。你看看我,凑近点看,像不像国宝?”

许博远仔细看了看:“嗯,没国宝的命有国宝的脸。”

毕言飞聊不下去了,追着许博远要打,刚出茶水间就被梁易春撞见,灰溜溜回去工作,许博远也回到办公桌前。他最近手头的案子是个家暴案,收集到的证据多到数都数不过来,只等开庭了。但他并不觉得轻松,主要是来自母亲的压力。

他是单亲家庭,父亲是个主刑诉的律师,后来乘坐的飞机失事,只剩一抔黄土。母亲一人扛起家里重担,从全职太太转战商场,赤手空拳闯出一片天地,不可谓不辛苦。眼见自家儿子年近三十还没个女朋友,为此操碎了心,几次三番为他安排相亲,许博远拿各种借口推了好几次,最后实在推不过,也不忍伤了老妈的心,只得同意见见姑娘。

照道理讲该走个吃饭聊天看电影的过程,但许博远下午还要见个客户,时间有冲突,无奈老妈下了最后通牒,必须要在今天见人,只好约姑娘在事务所楼下的咖啡厅坐坐。

姑娘姓方,和母亲说的一样,温婉贤淑,品貌端庄,很有知识涵养,两个人都不少共同话题。

聊到到后面方小姐单刀直入,问他说您长得这么清俊,谈吐不俗,进退有度,家里条件也好,有车有房,按理讲小姑娘一抓一大把,怎么要相亲呢?许律师一言难尽,说自己工作实在太忙,以前也交过女朋友,但他是事务所里处理里离婚案的王牌律师,有案子就昏天暗地,确实是顾不上,一来二去想想还是不要寒了小姑娘的心,索性作罢,单身至今。

方小姐表示了解,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许博远的眼眸一瞬间亮了起来,好像窗外的阳光摔进他的眼睛里,把疏离和客套全都剥离出去。他目光的落点是一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外套,提着粉红色的保温桶,蔫头耷脑的叼着烟。

——是叶修。

许博远把咖啡往旁边推了推,说:“抱歉方小姐,我有个朋友过来,先失陪一下,很快回来。”

方小姐点头后他赶紧起身,没跑步,但步伐紧促。方小姐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他像满怀惊喜的去赴一个突如其来的约会。

好在许博远不知道她的想法,没顾得上掩藏,推开门后还小跑几步,桃花眼一弯,满是欢喜:“你怎么来啦?”

叶修说:“中午排骨汤炖多了,一个人喝不完,估摸着你没吃饭就送过来了。”

许博远抱着粉红色爱心花纹的保温盒,笑容藏都藏不住:“你怎么也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叶修前一天晚上值得夜班,运气不好碰上三个急诊,忙活到天亮才算结束,脑子转的慢了些,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说忘了带手机,到楼下才想起来,再一想他们也没交换过手机号码,索性不去拿了。说罢他朝许博远挥挥手,道:“我先回去补个觉。”

许博远看他走了几步忽然一个踉跄,很快站直了,许博远担心的不得了,赶紧拉住他:“你等等我,我送你回去。”

叶修算得上乖巧的点头:“我去站牌那里等你。”

站牌离办公楼不远,一眼就能看到,许博远目送叶修平平稳稳走到那块,转身往楼里走了两步,突然想起还有个姑娘在等他,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回到店里,向她道歉,并表示自己有事需要先走一步。

方小姐明事理,摆摆手说没关系,下次再约,许博远心下松了口气,去结了账,把姑娘送出店门,一扭头急匆匆往电梯里钻,赶着上楼拿车钥匙。梁易春看见他,还没来得及问他案子进度,他就倒豆子似的说他要请假三小时,说完也不管大春同意不同意,风一样往楼下冲。

叶修正点了根新的烟在吞云吐雾,见他过来把烟摁灭,坐进车里,还晓得系上安全带,问他刚刚是不是在和女朋友约会,贸贸然出来多有不便。

许博远尴尬的握了握方向盘,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虚:“那不是女朋友,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叶修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安安全全落回原处,他不自觉松了口气,不再发问。车里放着英文CD,是一首舒缓的情歌,等红绿灯的时候许博远看了看副驾,叶修头靠着玻璃窗,呼吸平缓,已经睡熟了。

歌里在唱“I could be your love song”,许博远看着叶修的手,不自觉的想知道叶修会成为谁爱的歌。是个温柔的姑娘,还是个可爱的女孩,对方会不会长得很漂亮,也喜欢喝牛奶,会不会抱着叶修撒娇,给他唱浸着糖的情歌。

许博远列出了许多种可能,多列一种多一分莫名其妙的苦涩和酸胀,好像有人在捏着他的心脏。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一声鸣笛打破,这才注意到前方已经绿灯了。

那些想法很快被他从脑海里丢出去,成年人总有一万种躲避的方式来避免自己受到伤害,逃的多了连自己的真心在哪都看不清。许博远也不能免俗,他下意识逃避这些带着刺的、不可追究的东西,身体却比内心诚实,自发把音量调低,打高空调,车速也慢下来,力求平稳,希望叶修能睡个好觉。

到公寓楼下他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好几次都没能叫醒,无奈之下捏住他的脸,开始深情地呼唤:“叶修,叶——修——叶修宝宝,起来吃饭了!”

叶修终于睁开眼睛,一时半会儿不清醒,瘫在座椅上不肯动弹。许博远等他醒神,隔着安全距离看他眼底淡淡的青黑色和高挺的鼻梁,手指上还残留着叶修皮肤的温度,他悄悄攥紧手指,不知道自己是想留住还是想拒绝些什么。


9.
方小姐隔了几天再次约许博远,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咖啡熟悉的位置。

方小姐笑眯眯的:“看来您是真的很忙。”

许博远特别不好意思,姑娘笑了笑,又说:“您送朋友的那天其实我没走多远,就在路边等车,那天是突然有空了吗?”

许博远愈发无地自容,他在这行业呆久了,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早炉火纯青,但这是揣着真心来同他相亲的姑娘,不是那些往来交锋的同行或是对手,他做不到拿谎话去伤人,只好实话实说:“我那天其实是请了假。”

方小姐没再说话,双手捧着咖啡,垂着眼眸一动不动。气氛一沉默就显得尴尬,许律师是个舌灿莲花的,这时候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还是方小姐吐出一口浊气,像放下了什么似的,起了个话头:“我今天来,本来是抱着一点能和你继续交往的希望,但现在看来,你我做朋友更合适。”

许博远楞楞的,不知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境况。方小姐见他那副模样,有些不可置信:“难道您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许博远这才知道方小姐想岔了,解释道:“您误会了,那是我朋友……”

方小姐不等他说完就打断道:“你有没有为前女友请过假。”

方小姐气势陡然强大,许律师头一次处于被动位置,在方小姐严肃的注视下开始追忆往昔。

许博远以前的女朋友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可以一个人看书,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周末在家做家务,一个人看电影。乖巧懂事的一个人到最后,约许博远吃了个浪漫的烛光晚餐,宣布分手。

她从来不要求许博远作陪,因为她看得到许博远的累,许博远也一直记得分手那天她说的话。她说阿远,我觉得我们有没有彼此都是一样的,你千忙万忙,我很乖,我不打扰你,因为我很爱你,可是我当一个人孤零零的开着灯看爱情电影,陪伴我的只有一杯我自己烧的热水的时候,我发现爱你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许博远把这些一五一十说出来,末了垂下眼睛,手指摩挲着杯口,愧疚和咖啡一样,留了许多苦涩在舌尖和心口。

他知道自己多有不对,可那时候事业刚起步,比现在还天昏地暗,有一个夜晚他坐在公交车上,外面车灯闪着红光,店铺里挂满装饰品,有圣诞歌翻来覆去唱的很欢快,他看着那些店员戴着喜庆的红帽子,帽子尖尖有个圆圆的小球,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圣诞节,他还以为才十月份,奇怪今年的十月怎么冷的这么快。

他过得日夜颠倒黑白不分,连自己都不当回事儿了,又怎么有多余的心思去照顾另一个人。

方小姐静静听完,语气平淡,一语戳破他包装的好好的保护罩,挖出底下盘根错节的种种:“你现在就不忙吗。”

许博远语塞,他隐约探究到方小姐想说什么,但这点隐约一探出头来他就想将其杀死在脑海深处,可他来不及了,他看见自己被层层包裹的真心,正在蓬勃的跳动,像火焰一样烧尽所有束缚,逼着他直视。

他觉得自己应该逃跑,否则会死在火里。可他在火里看到了叶修,提着保温杯,叼着烟,为他热牛奶,和他一起看电视剧,有点懒散,有点迷人。

许博远便跑不动了,火焰将他吞没,他在漫天大火里了悟,他喜欢叶修。



TBC

评论(35)
热度(274)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