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天降前夫(9)

#2017蓝河生日快乐
#叶蓝96连弹计划
#18:45



9.
蓝河在报告书上敲下最后一个字,点击发送。

他把叶修的英勇和谋略都夸赞一遍,附带上中肯的评价,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千字。他写这些的时候叶修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反复琢磨三维地图。有时候蓝河抬起头来,能看到叶修专注的侧脸,目光深深,有天一样大的魅力。

现在报告书也写完了,军中暂无事务,蓝河放纵自己趴在桌子上,借着杯子文件等杂物的遮挡,从缝隙里偷看叶修,看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再看到柔软的嘴唇、挺直的鼻梁、有些长的头发。

叶修真好,蓝河骄傲的想,等上级看过报告,一定会把叶修召回去,他就能再一次大展身手。

那自己呢?

这个念头蹦出来的时候让蓝河倏忽一愣。书桌上有一份签名文件,“蓝河”两个字端端正正、规规矩矩,不像叶修的签名,龙走蛇形,自有一股潇洒。

蓝河看着签名发了一会儿呆,忽然记起当年决定投入军中时,他提着一小箱行李,坐上飞机。地面在他眼里逐渐远去,云层像海,白茫茫的一片,太阳缀在不远处,像个金黄色的烙饼。而叶修在他离去的那部分里,区区几分钟,早上还一起捧着豆浆窝在沙发里的两个人就分隔几千里。

于是他强迫自己不去想,问乘务员要了一杯红酒,把当天的报纸翻阅十几遍,想当下的时局、未来的路程,叶修终于被他暂时从脑子里驱逐出去。

他开始放松下来,这时候才注意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天,狂风骤雨是一瞬间的事情,飞机在风雨里颠簸,乘务员见惯了风浪,波澜不惊的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

现在的飞机不比当年,风雨里穿梭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就是起伏大了些。蓝河被安全带困在一个小小的座椅上,忽然想飞机会不会在这个时刻出事故。

如果他真的这么不幸,在铺天盖地的战争新闻里会不会有飞机失事的一角,叶修会看到吗?

你看,叶修总是这么烦人,老跳出来占据他的思维。蓝河咬着唇,自己和自己较劲,又去想自己的父母,希望他们能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但是父母年事已高,这个不太现实,家里还有一条叫迈克的金毛,虽然名字很man,但其实是条母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慧眼识英雄的公狗和它相配,说起来叶修家那条叫拉拉的倒是不错,就是个头太小了。

叶修这个名字再一次挣脱桎梏,蓝河把手盖在眼睛上,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苦笑,终于放弃挣扎。他放任自己去想叶修,想他隔着烟雾的眼眸,手指的温度如果真的出事他一定要给叶修发条信息,叫他冬夜不要再踹被子,军营不比家里,感冒会很麻烦;抽烟也不要再抽的这么猛了,对身体不好;吃饭要按时,每天多喝水……

他想了许多许多的叶修,从飞机颠簸到逐渐平稳,再到他安安全全着陆。他一个人提着行李站在苍茫大地上,距离军营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那条篇幅壮阔的信息存留在他的脑海里,一个字都没和叶修透露过。

也不必再透露了,从此山高水长,不知道何年何月再见。

可那个何年何月现在就摆在蓝河眼前,叶修好端端站着,抽烟和以前一样凶,眼眸深邃,有滔天的火焰在燃烧,不会屈居在一座小小城池里,等火焰变成灰烬,他蓝河留不住叶修,也不愿意留住叶修。

蓝河把脸埋进胳膊里,不敢再看叶修。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叶修小声叫他名字,他摸不准自己要不要回答,刚想出声叶修却不喊了,索性作罢。又过了片刻,他听到叶修刻意放缓的脚步声,到他身边停下,随后身上搭了一点重量——是件外套。

蓝河不敢动作,等到叶修走出去小心合上门才直起身子,紧紧攥住外套的袖子。

那自己呢?

这个问题再一次摆在他眼前。

他是平城的指挥官,之于叶修只有个前夫的身份,这个问题在两重身份下变得无比荒谬,毫无思考价值。

蓝河越想越觉得可笑,他扯了扯嘴角,忽然一滴水珠从他眼里落到桌上,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好像那滴眼泪是个怪物。他足足盯了一秒才把水珠从桌上抹去,外套也抖平挂好,转眼间又是那个温柔和煦的蓝指挥官了。

好像他对叶修的喜欢只有一滴眼泪的分量,擦干净就杳无踪迹,遍寻不着。



TBC


不知道为什么定时发布没有用,推迟发布抱歉OJZ

评论(14)
热度(139)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