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小葱拌豆腐(中)


6.
从十城到九城最近的路是山路。

山呢,叫大山,草木葳蕤,地势也好,常有土匪出没,专劫良家坤泽。

蓝大侠堂堂一个常仪,艺高人胆大,根本没在怕的,骑着马拿着剑一脑袋扎进大山里。

待到夜里他堪堪爬到山顶,恰恰月黑风高,赶不了路,蓝河只得找一块空地清理干净,刚生起火,就听到旁边的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想起山脚下的茶娘说这儿的土匪同狼一般凶狠,专喜欢躲在草丛里阴人,当下警惕起来,拔剑出鞘,气势凛然道:“哪个贼人竟如此大胆,敢打你爷爷的主意,出来!”

那点声音越来越响,蓝大侠摆好架势,目光如炬,剑上一道寒芒尽是凛冽杀气,屏着呼吸等到草丛里探出一个脑袋,正欲劈下,忽听那脑袋喊了他一声:“小蓝?”

蓝河照旧气势十足:“正是你爷爷……诶?叶哥?”

剑就悬在叶修脖颈上方,被一柄大伞架开。蓝河借着火光看清叶修的面容,吓得赶忙把剑丢开,一张俊脸霎时间失去血色,攥着他的胳膊把他拉起,哆嗦着嘴唇叠声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事?我是不是砍到你了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你,我……”

叶修抬手抚上他的头顶,轻轻拍了拍:“我没事。”

蓝河便不说话了,只紧紧抓着他的衣袖,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叶修把手上那两只绑住翅膀的山鸡给放在地上,在鼓鼓的胸前掏了掏,拎出一只被捆住四肢装死的白兔子来。

蓝河:“???”

叶修:“本来想抓来吃的,但是看你这么不开心,就拿来哄你一下。”

蓝河那张苍白的脸一下子又涌上艳丽的红色,好像在染缸里走了一遭,白兔子被他揣在怀里,偷偷摸摸睁开眼瞧了他一眼,又闭上眼睛装死。

蓝河全看在眼里,拿指尖轻轻戳兔子脑门:“你倒机灵,别是成精了吧。”

兔子竟然应声睁开眼睛,往他怀里钻。蓝河把细绳子解开,兔子也不跑,坐在他胳膊上蹭来蹭去,蓝河瞧着新奇,同它玩了一会儿,蓦然又想起什么来,急急忙忙转头去找叶修。

叶修就在火堆旁料理山鸡,蓝河也去蹲在他身边,一人一兔子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

蓝河问:“叶哥,你怎么在这?”

叶修如实回答:“追你来的。”

蓝河“哦”了一声,转过头去看火苗,过了一会儿把兔子举起来挡住脸,闷声闷气地说:“你怎么不问问我去干嘛呀。”

叶修瞧见他的耳根和脖颈都像着了火似的红,竟也害羞起来,原本打趣的话半句也说不出,只从善如流道:“小蓝去干嘛呀?”

蓝河把兔子往下移了移,露出一双杏目,眨也不眨的看着他。

“十城里死了一家人,我去兴欣堂那儿走了一遭,探听到那个杀人手法同九城里的一位钱大侠挺像。”

他想了想还很高兴:“兴欣堂居然没收我报酬!别人说去兴欣堂的消息都可贵了!”

叶修看着他弯起来的眉眼,忍不住笑:“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7.
当然,像兴欣堂的老板是陈果,一把手是叶修,豆腐铺的诸位在兴欣堂里都有职位这件事属于商业机密。

不可说不可说。

8.
叶修把处理干净的山鸡插在树枝上,放在火上慢慢烤。

蓝河看看鸡,再看看叶修,半晌又说:“查完凶手还有呢。”

“还有什么?”

“查完凶手,大春就能给我发工资了,”蓝河又把兔子往上举,“我这些年攒下来一些钱,再加上大春这回给的,能给你做聘礼了。”

“你可得答应嫁给我啊,我全部家当都要给你的。”

9.
蓝河想,叶修一定会答应他的。

他去豆腐店吃了大半年的豆腐,都快把自己吃的和豆腐一样水灵了。不管店里忙还是不忙都是叶修来为他端菜,他曾经用目光追着叶修在店里走,叶修察觉到以后隔着三四张桌子对他笑;他也曾坐在叶修院子旁的桂花上,等叶修打开窗户,抛给他一个苹果。

他想蓝桥(蓝河那匹白马的名字)那么那么喜欢叶修,又这么健壮,往后驮两个人应当不在话下。

10.
叶修手上没拿稳,山鸡连着树枝一起掉进火里。

“等等,”叶修说,“我耳朵有点瞎没听清,你刚刚说什么?”

蓝河没去揪出叶修话里的语病,恨不得把脸埋进兔子身体里,叶修也不催,乖巧的坐在旁边,等蓝河抬起脸来。

“我说我喜欢你,”蓝河偷偷摸摸看他一眼,看见火光映亮了叶修的脸,眼眸里也掉进了火星,亮堂堂的,期盼和紧张,还有满溢出来的惊喜都晾在光下。于是蓝河忍不住笑,在叶修的等待里抬起下巴,响亮而又大声的重复,“我可喜欢你啦!”

回答他的是一个拥抱,叶修搂住他的腰,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笑起来的时候嗓音会有一点点低沉:“我很高兴。”

11.
“他们得抱到什么时候?”

躲在草丛里的魏琛忍不住挠挠脚上的蚊子包。

方锐忙着给土匪绑上手脚:“哎呀,小年轻刚告白嘛,抱的久一些很正常的。”

唐柔手持长枪倚在树干上,和苏沐橙一起盯着空地上那两个人,恨不得能立刻亲上。

诸位常仪中唯一一个坤泽包荣兴放下了手里的砖头,吸了吸鼻子,问道:“你们有没有闻到糖葫芦味儿?”

12.
闻到糖葫芦味儿的不止是包荣兴,还有叶修。

被他抱在怀里的蓝河在蹭着他的脖颈,脸颊的热度几乎要烫到他的皮肤。叶修直觉不对,扶住蓝河的肩膀把他从身上撕下来,却见蓝河的眸子里一片空茫茫的水雾,甜蜜的香气愈发浓郁起来。

这简直就是一个坤泽的邀约,叶修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不可置信:“小蓝,你发情了?”

蓝河歪了歪脑袋,看起来很疑惑:“啊?我不是常仪吗?”



TBC

这章告白,下章福利。

评论(23)
热度(187)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