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小葱拌豆腐(上)

 @Gurunaruiii 

是纳鹿的点文,本来是厨师叶X白领蓝,我给写成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玩意儿,还带点ABO

OJZ天雷预警。




【正文】

1.
蓝河是个大侠,一个有门有派的大侠,出身还不简单,本是个书香门第的公子哥,不爱圣贤书,偏爱舞刀剑,十八岁那年离了家,独自一人行走江湖,还真让他闯出点名头来,成了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按几千年后的话来讲,也是个白领了。

蓝大侠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吃这件事,要求极高,可谓人生的至高目标。南边的臭豆腐、龙抄手、酒酿圆子、东坡肉,北边的驴打滚、小窝头、百果碗糕、煎糍粑,他蓝河哪样没吃过?

笔言飞:“好了知道你能吃,所以你带我来这豆腐店干嘛?”

蓝河擦擦桌子,掸掸衣袖,正襟危坐:“你有没有发现这家店有什么不一样?”

笔言飞左看右看,前看后看,瞧见一美人在柜台后拨算盘,霎时间心领神会:“哇,老板娘真漂亮。”

蓝大侠脸一板,眼一瞪,痛心疾首:“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庸俗呢?”

笔言飞心里很委屈,看见一桌子菜更委屈。他拿筷子数一数,一碗豆腐青菜汤,一碗肉沫豆腐,一盘麻婆豆腐,再加一碟臭豆腐,说是四样菜,概括起来根本就是一样菜。来这儿不是为了看美人,还真是吃豆腐?谁信呐!

蓝河不管好兄弟那张愁苦的脸,抻着脖子左顾右盼,终于盼到一人从后厨拐出来,手上捧着一碟小葱拌豆腐。他赶忙回过头来坐好,摸摸剑穗擦擦手,等那人走到桌前,把那碟小葱拌豆腐放在中央,他才故作惊喜的抬起头来:“哎呀,叶哥!你们家生意真的好,你又忙到要送菜啊。”

叶哥本名叶修,是这家店的掌勺大厨,此刻浑身是戏:“哦哟,是小蓝啊!”

笔言飞坐在对面看他们嘘寒问暖,最后依依作别,觉得很不可思议。现在又不是饭点,店里的人用手指头都数的出来。再说了,就蓝河这十天里七天都吃豆腐的频率,两人怎么演的跟一年半载没见过一样?

蓝河假装看不见他那宛如见鬼的表情,向他倾情推荐由叶修亲手端上来的小葱拌豆腐:“你吃吃看,真的很好吃的,而且你看这豆腐长得也好看。”

笔言飞听了很忧心:“不是我说啊蓝河,你虽不是乾元,但也二十有四了,你看你单身这么久,看个豆腐都眉清目秀的。”

蓝河觑他一眼,满嘴豆腐,嘀嘀咕咕:“你懂什么呀。”

哪儿是看豆腐眉清目秀,分明是对那个做豆腐的人别有用心。

2.
梁易春说:“蓝河啊,你不能因为吃豆腐,忘了你江湖大侠的本分。”

江湖大侠的本分是什么呢?

首先,得身在江湖。

蓝河拍着胸脯说大春你放心,我这就去行走江湖。

第二天,梁易春带着曙光,在豆腐坊堵住了蓝河。

蓝河很无辜,我行走江湖了啊。

梁易春:“你走哪了?”

蓝河:“我昨天用轻功,从城东飞到了城西,很辛苦的。”

他想了想,补充一句:“所以现在我在体察民情。”

梁易春恨铁不成钢:“这城里你都呆了半年多,跟在家门口走一遭有什么区别?”

蓝河拍了拍他的剑,故作高深:“我人在这,剑在这,这桌子就是我的江湖。”

梁易春:“……”

大春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竟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3.
蓝河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大侠,他在夜里掰着手指头数数日子,发现这半年除了吃豆腐就是看叶修,可以说是很不务正业了。

蓝大侠居安思危,觉得这样不行,都对不起从大春那儿领的月钱。

于是他整了整衣袖,拿上剑,骑着马,从城西到城东沿着直线得儿得儿逛了一个来回,扶三个老太太过马路,帮两小孩找妈妈,顺便抓了一小偷丢进官府,做完好事不留名,一派大侠风范。

他把这些事儿拿小本本给记下来,哪天梁易春再问起,就把小本本给他看。

太有出息了这蓝大侠。

做完这些事情以后蓝河躺在床上,心里美滋滋,想着明天还去豆腐坊,再吃一碟小葱拌豆腐。

还可以多看两眼叶修,别提有多高兴。

4.
隔天蓝大侠拾掇好自己,英姿飒爽出门去。

从他住的蓝溪阁分会到豆腐坊需得路过一条巷道,平时不大有人,但今日堵的水泄不通。蓝河站在路口,瞧见有几个官府的人抬着四五具尸体出来,全都蒙上白布。

街坊邻里议论纷纷,有女人家抚着胸口,连声说吓死人了,小孩子都被关在家里,不准出来。有个老人在蓝河旁边摇头叹息:“真是造孽哦!”

蓝河见他像是个知情的,便向他打听:“老人家,此话怎讲?”

老人家左右看看,抬手拢在嘴边,凑到蓝河耳边低语:“少侠有所不知,这当家的是个江湖人,在外惹了仇家,这才跑回老家来。前天我两一块喝酒,他喝醉了,说怕是命不久矣,这不,今天一家老小五口人,全死个干净。那墙上还写着血债血偿四个字,甭提多吓人。还有啊这江湖庙堂向来分的门儿清,这江湖寻仇的事儿,查起来麻烦不说,还容易惹火上身。你且看着,这几具尸体草席一裹,扔到乱葬岗就算完事,可不是造孽嘛!”

老人家见他一身打扮,又提醒道:“少侠江湖上跑动可得多留心啊。”

蓝河忙谢过老人,将此事记在心里,夜里翻进府衙的停尸房。几具尸体全是一招毙命,颈上伤口细长,只有棉线这么粗,当中还有个不足满月的婴儿,也不知道那人怎么能狠下心。

蓝河又静心等了两日,府衙里不见半点风雨,只有街头小巷还有人拿这事当饭后谈资,倒真如那位老人所言了。

他想起那个乖顺的闭着眼睛的婴儿,想她是不是还在睡梦里就被人掐断生命,永远也醒不过来。她何其无辜,甚至都没来得及在这世界走一走,万千美食都没来得及尝一尝。

蓝河咬牙,当即翻身坐起,连夜收拾行李。

庙堂不管,那他来管。

5.
按照一般套路来说,一人一剑一快马,少年意气风发,英俊洒脱,方显大侠风度。

可蓝河都到城门边了,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差点什么。

于是他又折回去,在床上又躺了好一会儿,等天一亮就牵了马,路上买几个大饼几根油条,一路走到豆腐店前来。

陈老板娘瞧见他那白马蓝衣,算盘一扣,笑着招呼他:“蓝河今日来这么早呢,叫叶修给你弄点小葱拌豆腐?”

蓝河想了又想,还是推辞了,要一碗现成的豆花,就着油条吃完,用江湖人的洒脱走了。

叶修恰好从后厨拐出来,只来得及看见他远去的背影。陈果看看他,又看看行人渐多的门口,满心疑惑:“你们吵架了?”

叶修也奇怪:“没有啊。”

陈果明显不信:“得了吧,人家骑骑马背背包都远走天涯了,你到底把他怎么了?我跟你说啊叶修,虽然蓝河是个常仪,可他长这么帅,人又这么好,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你可得好好把握。”

叶修摸摸他那已经冒出胡茬的下巴,在陈果的苦口婆心里略一思索,心里大抵有数了,说道:“老板娘,我得请个假。”

“啊?”陈果有点跟不上他的反应速度,看着他去后头收拾出一个小包裹,拿着一柄半人高的银色大伞出来。

“不是,你要去哪?”

叶修包裹背上,烟杆别在裤腰带上,微微一笑:“听我老板娘的,去追媳妇啊。”

评论(26)
热度(275)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