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叶蓝】天降前夫(5)

注意事项:

1.狗血

2.很狗血

3.非常狗血

4.楚云秀和林敬言有私设(其实整篇都私设),灯花夜也改了一下名字(虽然只是把灯改成邓)


前文走tag




5.
蓝河召开了一次会议,不算大,也不算小,把几个心腹都召集在一起,对于叶修“以攻为守”的指导方针进行了一次激烈并且充满烟草气的讨论,期间邓花夜打翻了一杯茶水,最后以一声响亮的甩门声结束这场会议。

叶修没表露出一星半点的不高兴,此时不知道溜到哪里抽烟去了,作战会议室里就剩下系舟和蓝河。

系舟把茶水杯和散乱的纸张都收好,问道:“你觉得他这个方法可行?”

蓝河转着笔,假装漫不经心地反问:“你觉得呢?”

“太大胆了,”系舟摇头,“你信他吗?”

蓝河张了张嘴,忽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他想回答信,又觉得包含了太多私心,想回答不信,却又觉得有失偏颇。于是他不说话了,枕在椅背上,望向灰色的天花板。白炽灯管好久没换,光也不甚强烈,蓝河闭上眼的时候觉得自己被包裹在雾蒙蒙的海洋里,这里有浓烈的烟草味,可是什么也看不清。

他索性不去看了,和系舟打声招呼,率自往地上走去。地面上阳光热烈,远远望去能看到马路上蒸腾的热气,他在这酷暑里走了两步就受不了的解开军服扣子,露出线条流畅的小臂和锁骨。但他还是淌着汗走到广场上,广场边缘种着几棵树,蓝河一眼就看见叶修躲在树荫底下,叼着草叶望天。

许是注意到蓝河的视线,叶修慢吞吞从地上撑起身子,也看向他。蓝河在一瞬间觉得自己又沉进了那片雾气腾腾的海里,神智都被吞没,等他费尽全身力气抓住那一点气泡回过神来,两个人已经站在一栋废弃的商场楼里了。

在战争只隐约有个苗头的时候平城还不是“贫城”,也曾高楼林立,街头巷尾隐隐有些风雨声,但大部分人都认为那些离他们还很远。男孩女孩们依旧打扮的的时髦又亮眼,商场里高跟鞋扣地的声音比音乐更动听。现在那些精致的声响已经从这里消失,店铺的玻璃上都蒙着一层灰。自动扶梯前几年就坏了,蓝河和叶修把它当楼梯,走到三楼去。

扶梯右手边有一家GUCCI,这间商铺尤其可怜,玻璃都被人砸碎了,里面乱做一团。蓝河顿了顿脚步,往店铺里走去,叶修没去揣测他的想法,只安静跟上,看蓝河从垃圾中间扒拉出一只精美的包来。

这只包被埋在灰尘里太久了,一拎起来就呛得人直咳嗽。蓝河捂住口鼻,闷声闷气地讲:“几年前我还是个小兵,有一天接到命令,说商场里发生踩踏事件,我和另外几个兄弟匆匆忙忙赶过来,就在这家店。”

“战争爆发了,商户全都撤走了,这家店还漏了好些个当季新品在店里,人们就都过来抢。我在这里遇到一个女人,”蓝河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么高,长得有点像林青霞,站在店外面抽烟,她问了我一个问题——枪和包哪个浪漫?”

“我猜你回答的是枪。”

蓝河不好意思的笑笑:“对啊,但是她说对于女人而言浪漫的是包。然后她就当着我的面,把她这只价值不菲的浪漫甩到攒动的人群里,也不知道有没有砸到人。我到现在都记得她的眼睛和背影,像一个战士。”

那只包被蓝河抖落许多灰尘,但表面怎么拍都是灰扑扑的,蓝河便放弃了,把它珍重的放到没坏的展柜上,显现出它往日的一点神采。叶修在他做这些事的间隙从地上捡起一条手链,手链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铭牌,刻着“楚”字,是刚刚蓝河抖包的时候掉下来的。叶修记得新军队里有一位女将领就姓楚,眉眼妩媚又英气。

但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手链和包放在一处。战争总会结束,终有一日,巾帼英雄会穿着美艳的长裙,来迎接被她封存的浪漫。

GUCCI对面是一家网咖,在脏乱的商场里,这家干净明亮的网咖倒显得奇怪了。一个年轻男人出来倒垃圾,看见他们还笑着打招呼。叶修也向他回以微笑,扭头问蓝河:“要不要进去看看?”

蓝河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啊?”

叶修指了指网吧,蓝河这才明白:“哦……那就看一下吧。”

两个人在网咖里开了机子,蓝河感慨说这里居然还通电,那位斯文的男人刚好过来给他们送茶水,闻言笑着眨眨眼睛:“现在整个商场的电都归我。”

蓝河乐意顺着他的话:“哇,老板你太富有了。”

富有的老板为他们开了空调,蓝河舒服的想躺在桌子上睡觉。叶修在旁边打开游戏,是当年风靡全球的《荣耀》,蓝河也曾爱它如命,这会儿看见不免手痒,跟着登录游戏,问他:“刷副本?”

他们没离婚时常常躲在书房里打游戏,听见叶老爷子上楼的声音就一起把电脑显示屏关掉,一个拿财经报,一个拿金融管理书,装模作样的探讨商场上的风云诡谲。叶老爷子一度夸赞蓝河,说他镇得住叶修,蓝河每每都红着脸,不敢应下,只敢在叶老爷子看不见的角度瞪偷笑的叶修。

蓝河想到这忍不住唾弃自己,他一遍又一遍的怀念过往时光,一件芝麻大的小事都记得如此清晰,而这些既不能作为武器上阵杀敌,也不能作为护甲防御全身,反而把自己的心扎的鲜血淋漓,实在太亏了。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一侧首看见叶修嘴里叼着烟,神使鬼差地劝他:“你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叶修当真把打火机放回去了,烟却怎么也不肯从嘴里拿下来,多半是烟瘾犯了难受。蓝河觉得自己这声劝诫亲昵的太过界,嗫嚅着嘴唇还想补充点什么,可搜肠刮肚好一番也找不出什么好话,索性放弃。

于是他又开始懊丧起自己的无用来,总在叶修面前丢盔弃甲,也不晓得叶修看没看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太明显,明显到叶修不用过分去窥探都能解读出来。蓝河的军帽摘了放在一边,寸头看起来就扎手,叶修掐了掐手心,克制住去揉揉他脑袋的想法,也开始怀念起以前蓝河总翘着一簇呆毛的,柔软的头发来。

后来叶修回想起这段日子总觉得好笑,他们两个人都对彼此牵肠挂肚,面上反而要装出无所谓的模样,只敢在暗地里思念以前,弯弯绕绕走了好长一段路才修成正果。幸好路虽长却不坎坷,大半是因为彼此心里挂念,舍不得多加伤害。

而现在他们还陷在彼此暗恋的心绪里,谁也不想露怯,一把游戏打的索然无味。蓝河是指挥官,不能在外晃荡太久,两个人干脆下了机,去柜台结账。

老板坐在柜台后边,手旁绿萝开的正旺,一把电风扇呼啦呼啦转着风,青瓷茶杯里的烟刚冒个头便无处可寻。他手里是一本《多情剑客无情剑》,江湖上刀光血影,现实里也不遑多让,然而这里太安逸,老板抬起眼眸时也未见血腥,眼底一片温润,倒让蓝河有一刹那忘了当下的处境。

“这本书挺好看的,”蓝河一边付钱一边和他搭话,“可惜我没来得及看完。”

老板合上书,说道:“是不错。我发现一个挺有趣的事情,一般武侠小说里处于劣势还在等对方出招的,大部分都输了。”

蓝河一怔,一个钢镚从手上掉下去,落在柜台上滴溜溜转了一圈,恰好停在书的旁边。有风吹起扉页,蓝河眼尖,看见书页上写着“林敬言”三个字,龙走蛇舞,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居然从这寥寥几笔间窥见几分世外高人的风采。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身边溜出去的,蓝河是在自动扶梯边找到吞云吐雾的他。叶修一见蓝河出来就把烟给掐灭,主动喊道:“小蓝啊。”

蓝河低低应了,落在他身后两步的位置跟着走,脑子里反复回想方才林老板说的那句话。可战争又不是高手过招,一步不慎便是上千人命,他蓝河有什么资本能拿人命去赌。

可要是叶修呢?

蓝河抬起头来,叶修在他思忖的时候放慢了步子,两个人只隔着半步距离,蓝河能闻到他身上还未散去的烟草味,忽然就觉得很安心。

要是叶修,那就肯定行。

他听见自己对自己斩钉截铁地说。蓝河这时候才终于肯承认,在他自以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时候,其实早就已经溺死在叶修这片烟草缭绕的深海里。


TBC

评论(17)
热度(205)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