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芭比许里

真的很气

本来是答应给泰迪写的俗不可耐车震番外,预想里是上千字兰博基尼豪华跑车,现在要死要活。

就放个八百字给大家当段子看看,搞得我自己很勤奋一样

 

 

许博远把车里的灯和音响都打开,外面暴雨倾盆,他们被围困在大雨和黑暗里,轮胎陷进泥坑,叶修正在查看情况。 

不多时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了,叶修钻进车里,雨伞被吹折了,看起来不能再用,叶修满头满身都是水,过长的刘海软趴趴黏在脸上,配着苍白的脸色,倒像是个水鬼了。

“整个轮子都陷进去了,”叶修说,“估计要等到明天才有办法。”

许博远抽出四五张纸给叶修擦脸:“那就等到明天吧。”

叶修顺着他的动作把湿透的刘海拨上去,露出饱满的额头和英气的眉宇,睫毛上挂着水,随着他眨眼的力道滴落在许博远的手指上,许博远愣了片刻,随即被烫伤似的急急忙忙收回手去,整个人都像受惊的猫,一时间忘了自己还在狭小的车厢,没来得及跳起来后脑勺就撞上玻璃窗。

叶修被他弄得一愣,下意识伸手要去揉:“怎么了?”

许博远挥开他的手,一张脸红了大半,他趴到方向盘上,支支吾吾半天,声音闷在胳膊里,零零散散地听不真切:“也没什么……就,就刚刚觉得你还……挺帅的。”

叶修花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把这些字句合拢到一起,参透字里行间恋人对于自己真心实意的夸奖,素来处惊不变的荣耀教科书竟也难得红了耳尖,用几声干咳来掩饰自己显而易见的羞涩。

“既然我这么帅,不如接个吻?”

许博远从胳膊间露出小半张脸来,静静看了他片刻,忽然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不过一瞬嘴唇便贴上两片温软来,一触即分。

叶修握住许博远即将抽开的手腕,探过半个身子越往他那边,亲昵的用鼻尖蹭蹭他的,露出笑来:“再亲一下?小蓝。”

许博远仰起脸来看他,视线相撞的时候慌忙闭上眼睛,倒像是在索吻了。叶修偷偷匀一口气,极小心地贴上许博远的嘴唇。他的嘴唇很软,带着潮湿的水汽,叶修用舌尖描摹过嘴唇的轮廓,再往里探入,许博远的舌尖触到他的便僵着不敢动了,叶修也不敢,两个人就贴着嘴唇,僵着身子,不知道下一步是要离开还是继续。

电台情歌刚放完一首,两个人僵硬的听完声音甜美的女主播说完预设的词,苏打绿的《小情歌》前调如同涟漪,在车厢内一圈圈荡开。

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起来,好像他们之间只缺少了一首歌。

 

 

评论(6)
热度(70)

小可爱们不要一次性轮我主页,谢谢

换头像和ID狂魔

写文全看心情,剧情都要靠猜。

© 金刚芭比许里 | Powered by LOFTER